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59.第1350章 说坟(82)
    我特么也是火了,双眼冒火地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有本事,你再试试。(#……)”

    “喲!我发现你这人骨头挺贱的。”那大兵骂了我一句,扬手又要打我,那颜瑜冲了过去,一把拉住他,“大兵,你要干嘛,你不知道他是我爸请来的么?”

    “呵呵!”那大兵冷笑一声,“我当然知道他是大尊请来的,你没发现他现在成了废人么,带他只会坏事。”

    “我不允许你动他!”那颜瑜一个转身,将我护在她身后。

    看着这一切,我特想起身揍那大兵一顿,玛德,什么玩意,在几分钟前,老子还替他们挡过石子,这特么才过几分钟呐,立马要卸磨杀驴了。

    那大兵应该是感应到我犀利的目光,前又要打我。

    玛德,等会别怪老子。

    我暗骂一句,缓缓扭头,朝颜君山他们看了过去,扯开嗓门喊了一声,“首尾一字长蛇阵,腰成二龙出水阵,分天地三才阵,四门兜底互穿插,变成五虎群羊阵,依易六丁六甲阵,一线北斗七星阵,方形八门金锁阵,九宫九字连环阵,十面难抵埋伏阵。”

    “陈九,你在喊什么?”那颜瑜好似不明白我意思,朝我问了一句。

    我笑了笑,我刚才喊得是从一字长蛇阵到十面埋伏阵的一种衍变,看似很简单,实则这里面夹杂了一些较高深的阵法学问,一般阵法师应该很难接触到这一块。

    在这时,那颜君山跟吴老火急燎燎地跑了过来,一见我,那颜君山沉着脸问我:“刚才是你喊的话?”

    我点点头,也没隐瞒说:“的确是我在喊。”

    “谁教你的?”那吴老在边问了一句。

    “王老爷子!”我说了一句大实话,毕竟,这个回答关乎我的生死。

    “哪个王老爷子?”那颜君山好似不认识王老爷子,在边问了一句,令我怪的是那吴老好似想到什么,激动的拽住我手臂,颤着音说:“你说的王老爷子是不是跟徐泽士大师其名的那个?”

    我笑了笑,我说嘛,这吴老绝对懂阵法,而现在他能问出这话,说明他本身是个阵法大师,原因在于,一般外行人根本不知道王老爷子四个意味着什么,唯有那种身在阵法师这个圈子的人,才懂。

    我点点头,“的确是他。”

    话音刚落,那颜瑜应该是猜到我的用途,在边补充了一句,“爸,陈九他在京都时,曾破过徐泽士大师的阵法,在当时引起了不少轰动。”

    “这是真的?”颜君山呼吸一紧,忙问。

    我嗯了一声,“当初在京都时,的确跟徐泽士发生过一些冲突,也的确破了他设下的阵法,后来在玄学大会,跟他也小小的较量了一番。”

    “谁赢了?”吴老在边冷声问了一句。

    我笑了笑,选择低调点,说:“我没输!”

    这话一出,那颜君山跟吴老四目相对,好似在商量什么,而大兵则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俩人的变化,反倒在边嘀咕着,“大尊,这陈九现在已经是废人了,带着也是个包袱,何不现在扔下去,免得拖累我们。”

    听着这话,我没有理他,眼睛一直在颜君山跟吴老身扫动,发现这俩人惊人的同时点头,那颜君山说:“小九,如果你说的是事实,你可有办法破解九曲黄河阵?”

    我内心冷笑一声,从我开始说阵法时,我预算着他们俩绝对会把问题扯到九曲黄河阵,甚至可以说,这问题关乎到我的生死。

    一旦我说不会,他们绝对会第一时间将我扔下去,若说会,他们绝对不信,原因很简单,那九曲黄河阵好歹是一大杀阵,我特么连看都没看,会破了,这牛吹的太特么大了。

    权衡一番后,我回了一句,“暂时没看到九曲黄河阵,想要破解应该有一定难度。”

    话音刚落,那吴老面色一喜,很快又被他不动声息地掩盖过去,朝我问了一句,“诸葛老先生生前有个八阵图,以天、地、风、云、龙、虎、鸟、蛇作阵眼,散而成八,复而为一,八阵央,心零者,大将握之,倘若让你来破,你会选择何办法来破?”

    听着这话,我暗骂一句老狐狸,知道这吴老不会轻易相信我。

    我也没跟他客气,直接问他:“不知道您老打算用这八阵图作何用,是布阵打仗,还是布墓?”

    他一愣,好似没想到我会如此问,笑了笑,“行军打仗吧!”

    我又问:“既是行军打仗,能打算将它放在哪个朝代呢,要知道每个朝代的兵器不一样,行军装备一样,破阵的方法自然也不一样。”

    听着这话,那吴老脸色逐渐阴了下来,没好气道:“自然是三国时期。”

    我笑了笑,朝颜瑜挥了挥手,意思是让她扶我起来,按说我自己能起身,但为了装出重伤的模样,只能由颜瑜代劳。

    那颜瑜缓缓弯腰,扶起我,我又让她找了一块小石头给我。

    很快,她找了一块小石头交在我手里。

    我深呼一口气,让他们稍微推开一些,我则先是假装虚弱的咳嗽几声,后是在地面画了一个八阵图,对那吴老说:“倘若是三国时期,这八阵图不好破,一来是因为八阵图变化多端,让人摸不清路子,二来三国时期士兵装备颇为落后,战斗能力不强。”

    说着,我在八阵图边画了一条直线,横穿整个八阵图,笑道:“但想要破了八阵图也挺如意的,只需用最简单的一字长蛇阵便可破了。”

    “狗屁!”那吴老怒骂一声,“如果这么简单,当年诸葛老先生怎能用八阵图屡建功。”

    我罢了罢手,轻声咳嗽几声,解释道:“吴老,所谓阵法,包括两种,其一是阵法本身的衍变,其二这里面还夹杂了一些心理学,只是三国时期并没有这种说话罢了,而我之所以说用一字长蛇阵可以破了这八阵图,是缘故三点。”

    “哪三点?”他问。

    我笑了笑,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将眼光抛向愣在边的大兵,声音一冷,“吴老,我若是破了这八阵图,您老可否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他问。

    “把这大兵丢下去!”我笑呵呵地盯着大兵,一字一句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