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8章 说坟(80)
    听着这话,我特么再也忍不住了,猛地跳了起来,这话是我刚入行没多久,蒋爷对我说的。

    我那个时候,一直在纳闷这话是啥意思,便问了蒋爷好几次,他当时给我的回答是不可说,不可说。

    而现在,这话居然从‘颜瑜’嘴里说出来了,这…这…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你怎么知道这句话!”我说话的声音都开始打颤了。

    她一怔,疑惑道:“你意思是你听过这话?”

    我吞了吞口水,“听过,刚入行那会,我师兄对我说过。”

    她面色狂喜,“你真的听过?”

    我点点头,“真的听过!”

    “那你可明白这话的意思?”她问。

    我摇了摇头,说了一句,“不知道,还请您解惑。”

    她张了张嘴,好似想到什么,连忙闭而不言,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时间,她才开口道:“暂时的你,的确不易知道这意思,老朽只能告诉你,这句话会贯穿你整个人生,即便你死去的那一天,这话依旧如此。”

    听着这话,我愈发疑惑了,只是一句话,还特么贯穿我整个人生,这牛吹的有点大了,不过,她都这样说了,我只能选择听着,总不能跟她理论什么的吧!

    那‘颜瑜’应该是看穿我的想法,点头笑道:“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老朽与你相遇或许也是天意!”

    说话间,她缓缓地朝我靠了过来,我抬头瞥了一眼,问了一句,你要干嘛,她没有说话,走到我边上,抬手朝我脖子上就是一下。

    瞬间,一阵眩晕感传了过来,只觉脑袋昏沉沉的,格外重,整个人朝地面倒了下去。

    恍惚间,我好似听到一个声音,那声音说的是,“小伙子,我们梦中相见。”

    睡梦中,我好似看到一个老翁,那人六十岁的年龄,身着一袭白跑,头发是盘起来的,中间插了一个毡子,手里提着一把剑。

    我想走过去,可,我这边刚走,那老翁又向前移了几步。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老翁手头上开始舞动起来,他的剑法炉火纯青、剑风凌厉,飘忽不定,势如破竹,一套剑法下来,宛如一场视觉享受。

    当我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醒了,睁眼一看,我懵了,我发现我居然蹲在地面,手里紧紧地握住导火线,而颜瑜则蹲在我边上,眨巴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问我:“陈九,你干吗呢,点个导火线还能打瞌睡?”

    打瞌睡?

    我…我不知道用什么词去形容内心的震撼感,赫然起身,朝四周瞄了瞄,不远处有一根树枝,约摸半丈长,其形状像极了剑。

    没有任何犹豫,我捡起那树枝,猛地舞了起来,仅仅是几下,我特么立马发现一个问题,以前我舞这纯阳剑法时,看似气势磅礴,可总觉得缺点神韵,而现在舞动起来,整个人好似达到武学中那种天人合一的境界。

    就好似我如剑,剑如我。

    玛德,到底咋回事?

    刚才只是一闪即逝的梦?还是真实的存在过?

    若说是梦,可这纯阳剑法好似变了,而她说的四段式,我也是完全会了。

    若说真实存在过,颜瑜应该被附体了才对,而刚才颜瑜说话的语气,神态,哪有半点附体的特征。

    一想到这个,我只觉得脑子一麻,梦境中颜瑜被附体,然后她领着我跳入万丈深渊,最后她有打晕我,在那个梦境中,我学了四段式。

    也就是说,整件事下来是梦中有梦。

    想通这个,我立马丢掉手头上的树枝,朝颜瑜走了过去,就发现她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我,颤音道:“陈九,你刚才舞的是什么?”

    我一愣,挠了挠后脑勺,说了一句,“没什么,只是随意的舞了一番。”

    说完,我不想在这个问题纠缠,就问她:“你刚才一直在这边?”

    她嗯了一声,嗔道:“对啊,不然呢,你以为我在哪?”

    听她这么一说,我放下心来,又问她:“我刚才打瞌睡打了多久?”

    她柳眉微蹙,“没多久吖,也就三四秒的样子。”

    这下,我彻底放下心来,管它刚才是不是梦境,我只知道纯阳剑法应该算是完整了,我特么再也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八仙了,玛德,足足熬了三年,总算熬出头了。

    我特想吼上一嗓子,以此发泄内心的压抑感。

    但此时,明显不是时候,更为重要的一点,现在有了自保的本事,至少在吴老、颜君山面前,我特么不再是低声下气了。

    念头至此,我整个人的心境开始变了,抬眼朝吴老他们看了过去,就发现那群人好似在商量什么,并没有关注到我们这边。

    “陈九,发什么愣啊,赶紧点导火线,时间久了,吴老他们会怀疑。”边上的颜瑜朝我催了一句。

    我点点头,也不再说话,捞起导火线,滑燃打火机,朝导火线点了过去。

    由于先前梦境中,这导火线会湿,所以,我眼睛一直盯着导火线,令我松一口气的是,那导火线燃烧的特好,嗤嗤直响,并没有出现先前梦境中那种熄火的情况。

    于是乎,我一把拽住颜瑜朝吴老他们那边走了过去。

    来到他们身边时,吴老他们瞥了我们一眼,眉头微皱,也没说话,倒是颜君山说了一句,“小九,怎么感觉你变得比以前更锐利了。”

    我尴尬笑了笑,“可能是蹲久了,身体血液循环的不太好吧!”

    他没有说话,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方才扭头朝导火线那边看了过去。

    随后,我们所有人都朝那边望了过去,也不晓得是想多了,还是咋回事,我总感觉有双眼睛在背后盯着我。起先,我以为是吴老,可扭头一看,那吴老一直盯着导火线那边。

    这让我甚是不解,大概等了一分钟的样子,石门那边传来轰隆一阵巨响,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巨响跟着响了起来。

    瞬间,原本还稳定的场面,一下子就炸开了锅,变得飞尘满面,不少石子朝我们这边极速飞了过来。

    然而,吴老他们的动作却令我彻底暴走了,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杀了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