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56.第1347章 说坟(79)
    我死劲擦了擦眼睛,定晴一看,懵了。(#¥)

    但见,那火龙纯阳剑在‘颜瑜’手里耍的如舞生风,更为关键的一点,我发现那火龙纯阳剑好似一点也不抗拒他。

    按照我的想法来说,这火龙纯阳剑是极阳之物,而此时的‘颜瑜’应该是被附身了,以常理而言,她应该害怕火龙纯阳剑才对。

    可,眼前的情况,完全颠覆了我的想想,甚至令我生出一股念头,这…不是做梦吧!

    我死劲掐了掐自己大腿,剧烈的疼痛感,令我恍然大悟过来,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玛德,活见鬼了,要是没记错,这火龙纯阳剑被游天鸣落在白莲教了,她是怎么拿到的?最为关键的一点,我特么根本没看到拿剑的动作,好似那火龙纯阳剑无故出现她手一般。

    这完全颠覆了最基本的物体质感学。

    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颜瑜’缓缓扭过头,瞥了我一眼,“小家伙,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随我来。”

    我懵了,跟他走,那不是找死么。

    可,怪的是,我双腿居然下意识朝她那边走了过去。

    我发誓的说,我真心不想跟她走,可,大腿好似不是自己的一般,愣是走了过去。

    “想走?没门!”那吴老暴喝一声,“灭了她。”

    这话一出,颜君山等人缓缓朝这边走了过来,由于他们是结成北斗天罡阵,他们走路的步伐特别慢,而‘颜瑜’则是冷笑一声,也不说话,一把拽住我手臂,转身朝后边的万丈深渊跳了下去。

    我慌了,真的慌了,玛德,你要死没必要拉着我啊!

    当下,我尖叫一声,四肢拼命挣扎,她手头的力气很大,饶是我,愣是挣扎不开,宛如被铁剪子夹住一般,令我手臂动弹不得。

    高速下降,我能感觉到心脏都跳到嗓门眼了,嘴里疯狂地嘶叫。

    陡然,下降的速度慢了下来,睁眼一看,发现我们出现在一间小房子内,这房子看去朴素的很,只有几样简单的石式家具,面结满蜘蛛,落尽灰尘,看去空荡荡的且伴随几丝阴暗。

    “小家伙,坐!”那‘颜瑜’一边朝石凳子走了过去,一边抬手挥了挥蜘蛛。

    身处这种地方,我特么哪敢违背她的意思,跟在她身后走了过去。

    刚坐定,她微微一笑,双眼泛光的看着我,问:“先前人多,老朽不好问你,现在你必须回答老朽三个问题。”

    我嗯了一声。

    他说:“你是不是纯正的抬棺匠?”

    我一想,如果我都不算纯正的抬棺匠,这世估计也没得抬棺匠,说:“是!”

    “好!”他一笑,又问:“你可曾入过八仙宫?”

    我嗯了一声,何止入过八仙宫,我特么还是八仙宫宫主来着,即便只是地方式的八仙宫,但好歹也是宫主对不。

    他笑意更甚了,继续问:“可曾学过纯阳剑法?”

    一听这话,我差点笑出声了,当初接管八仙宫时,这纯阳剑法是宫主必学剑法,一共六十四式,这些年我对六十四式也算是研究破深,令人蛋疼的是,这纯阳剑法纯属于花架子,只能在丧事耍耍小孩子把戏,根本没得半点用。

    于是乎,我点点头:“学过!”

    这下,她看向我的眼神变了,一把拽住我手臂,她的力气很大,抓的我手臂有些疼,听到她激动道:“你学的是哪一种?”

    我一愣,纯阳剑法不是一种么,一共六十四式,还分哪一种,把我自己的告诉他。

    她一听,狂喜道:“天意,你果真是学的六十四式,天不亡抬棺匠。”

    听着她的话,我懵的很彻底,疑惑地看着她,她没事吧,怎么扯到抬棺匠身了,再说,天亡不亡抬棺匠,也不是一门剑法能决定的,而是看当今社会形势的走向。

    那‘颜瑜’见我疑惑地看着她,笑道:“你可曾听过纯阳剑法的四段式。”

    “什么意思?”我问。

    她下意识缕了缕下颚,尴尬的笑了笑,说:“这四段式算是纯阳剑法的精髓版,第一段名为,提剑归丹定五行,第二段名为白云缠绕紫气随,第三段名为玉笛三剑旋转截,第四段名为游龙入海随身缠,老朽先前使用的便是第二段。”

    我懵了,纯阳剑法还分什么四段式?当初学纯阳剑法时,那人没说啊!

    当下,我忙问:“你说的可是真的?”

    她瞪了我一眼,“你觉得我会跟你开玩笑吗?”

    我又问:“这四段式跟六十四式有什么关联?”

    她笑了笑,“关系大了去,这么跟你说吧!若说那六十四式只是花拳绣腿,一旦加这四段式,便会变得极强无。”

    “真的?”我特么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狂喜,自从入了抬棺匠这一行当,我特么也算是受尽欺负了,在听说纯阳剑法很厉害时,我那个时候心情是无激动的,可那人告诉我,只能用在丧事,我内心是崩溃的。

    而在人皮棺那次,我发现体力普通人强很多时,我当时以为终于能出人头地了,残酷的现实是,空有一身力气,没得半点用,一旦遇到懂点手头功夫的人,我特么只有挨打的份。

    为这事,我特么郁闷了好久,这好,有给你一笔巨额财富,却又装了一道防盗门,还是没钥匙那种,个辛酸,当真是不足为外人道矣。

    直到现在,我才算看到一点曙光,要说不激动那是骗人的。

    那‘颜瑜’听我这么一说,笑了笑,“老朽不打诳语,若是你愿意,老朽愿意将这四段式教给你,只不过,你得答应老朽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我警惕地瞥了他一眼,果然是世没有免费的午餐。

    她笑了笑,“这个不急,你暂且告诉我,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我疑惑道。

    她神色一凝,朝外面望了望,面闪过一丝哀愁,缓缓开口道:“八仙聚,聚八方,翼龙当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