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46.第1337章 说坟(69)
    

    来到颜瑜边,不待我开口,那颜瑜说:“来了?”

    我嗯了一声,“来了!”

    “没人跟来吧?”她问。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

    我想了想,说:“按照你纸条的步伐走过来的,应该没人跟来。”

    说完,我朝后面瞄了几眼,黑漆漆的,下意识朝颜瑜靠了过去。

    “跟我来!”她一边说着,一边朝庭楼里面走了过去。

    这庭楼里面有一尊木质的雕像,好像是鲁班,在雕像边有一方茶几,边是几条木质的椅子,她走了过去,坐下,我在她边坐了下去,忙问:“瑜儿,你白天说,我们三会完蛋,除了你跟我,还有一个是谁?”

    她抬头瞥了我一眼,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她抬眼的那一瞬间,我觉得眼前的女人有些陌生,特别是她的眼神看去有股很重的抗拒感,好似我挨着她,打扰她一般。

    这令我下意识将凳子往边挪了挪,听到她说:“还有一个是我爸!”

    “颜君山?”我惊呼一声,“他不是逼着你干那档子事么?”

    她摇了摇头,反问我:“你是不是听颜瑾这样说的?”

    我嗯了一声,也没隐瞒,把颜瑾对我说的话,悉数说了出来。

    她一听,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叹息道:“她还是恨不得我去死。”

    我有些懵了,这俩姐妹到底怎么回事,记得刚来这边时,颜瑜信誓旦旦的说,颜瑾不会害她,而现在又说颜瑾恨不得让她去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把心的疑惑问了出来。

    她苦笑一声,淡声道:“你是不是以为这一切都是我爸的主意,是不是以为我只是我爸的一颗棋子。”

    我点点头。

    她又说:“你被骗了,这所谓的全然教,看似我爸当家作主,实则吴老才是真正的幕后之人,我爸不过他手底下一枚棋子罢了,实不相瞒,**年前,我爸想过退出这个全然教,只是碍于吴老的威压,一直不敢退出。”

    听他这么一说,再联想到白天颜君山的确多次请教吴老,这让不由信了几分,更为重要的一点,我跟颜瑜较熟,她的话更具信服力。

    于是乎,我问他:“那个假的跟颜君山是什么关系?”

    她苦笑一声,解释道:“那不过是吴老的障眼法罢了,目的是让我爸更好地替他办事。”

    “那飙风小队呢?”我又问。

    “那个是真的,不过,如你来香港时,我跟你说的那样,我爸不过是当年飙风小队打下手的罢了,真正属于飙风小队的人是吴老,他当年是飙风小队的队长,只是,后来没多久飙风小队另外一些队员先后失踪死亡,如今谨存于世的,唯有吴老一人,至于那幸福大酒店的老板,实则是吴老培养出来的一枚旗子,对外宣称那人也是当年飙风小队的人。”她一边说着,一边朝茶楼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我嗯了一声,又问她:“如果一切如你所说,吴老的目的是什么?”

    “下墓,盗取另外二宝!”她说。

    我想了想,白天开会时,颜君山说过这个问题,不过,我对那所谓的重宝没啥兴趣,倒是对说坟疑惑的很,问她:“那说坟是什么?”

    她面色变得不自然起来,先是朝我说了一声对不起,后是说:“陈九,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引你进入这个局,可…我…我也是情非得已。”

    我站起身,拍了拍她后背,淡声道:“人都来了,再说这个也没意思了,倒不如你把所有事告诉我,也免得我整天担心害怕,根本不知道谁的话是真,谁的话是假。”

    她再次朝我说了一句对不起,说:“我暂时不能告诉你,我…我怕…我爸会遇到危险。”

    虽说不明白她意思,不过,她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便站在她边也没说话,眼睛一直盯着她看。

    她好似看到我眼神,脖子一红,轻声道:“这样看着我干吗?”

    我尴尬的笑了笑,连忙收回眼神。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陷入寂静之,我们谁也没说话,大概过了三分钟的样子,那颜瑜缓缓起开朱唇,“我想拜托你个事。”

    我嗯了一声,忙问:“什么事?”

    “下幕后,请你一定要照顾好我爸,别让他遇到危险。”她说。

    我想了想,那颜君山本事非凡,哪里需要照顾,再者说,算真要照顾,我感觉我才是被照顾的那个人,毕竟,白天所见的那些人当,我特么是最弱的。

    那颜瑜见我没说话,又说:“行吗?”

    我说:“你爸好像挺厉害的,应该不需要我照顾他吧?”

    她瞥了我一眼,也不晓得是想到了什么,还是咋回事,低声抽泣起来,说:“我爸的确有几分本事,但我用电脑模拟过几次下墓,每次的结果都是我爸会死,所以,我想拜托你,救救我爸。”

    说话间,她站起身,准备下跪,吓得我连忙拉住她,“你这说的是哪里话,要是能救他,我定义不容辞,只是…”

    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抬眼瞥了颜瑜一眼,继续道:“只是,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爸是无辜的。”

    我这样说,也是无奈之举,万一那颜君山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救他,那不是找死么,在这事,我不敢大意,必须要问清楚。

    她听我这么一说,苦笑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我敢向你保证,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若有半句,我颜瑜不得好死,死后…。”

    不待她说完,我罢了罢手,“行了,这事暂时这样吧!若有可能,到时候我尽量往颜君山那边靠。”

    “谢谢了!”她朝我深深作揖,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不过,对于颜瑜的话,我却是有些不敢全信,只能说信了七分,还有三分在考察当。

    我怕一旦信了她,我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如一句说的那般,信人,七分足以。

    随后,我跟颜瑜又聊了一会儿,大抵是聊一些关于冰墓的话题,还真别说,跟她这么一聊,知道了不少内幕。

    本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