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45.第1336章 说坟(68)
    

    一看那些衣服,我眉头皱了起来,玛德,这颜君山早准备好这一切,也是说,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会想办法将那棺材弄出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

    当下,我只能说:“颜老板,实在抱歉了,我恐怕请不来抬棺匠。”

    “哦!”他眉头一皱,淡声道:“为什么?”

    我也没隐瞒,说:“既然您调查过我,应该知道我的一些事,几年前在东兴镇那边出了一点事,不少抬棺匠都叛变了,所以,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了。”

    说完这话,我朝颜瑜瞥了一眼,继续道:“您若不信,可问瑜儿。”

    那颜瑜会意过来,忙说:“爸,他说的对,他身边的确没什么人,我在衡阳那会,他身边只有一个派出所所长,还有一个好像去了玄学协会。”

    我眉头一皱,她这是什么意思?游天鸣只是去了京都,可从她嘴里说出来,却变成了去玄学协会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那颜君山一听这话,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朝吴老看了过去,直到吴老摇了摇头,他才说:“那行吧,这事暂时这样了,咱们先商量一下怎样下墓。”

    我懂了,那颜瑜故意说出玄学协会应该是暗示颜君山我在玄学协会有人,说白了,玄学协会的名头在这边挺好使的,她这是故意给我拉一个后台,以此唬住颜君山他们。

    想通这些,我下意识朝颜瑜那边靠了过去,也不再说话,听到颜君山等人开始商量下墓的事。

    要说这颜君山在领导方面的确颇有才,他将我们这些人分成五队,由他本人带领一支人数五十人的队伍、吴老带四十人、以此类推,他给我则安排十个人,说是那些人不怕死,一声令下,即便前面是火山,那些人也会前赴后继的跳下去。

    听到这话,我的第一想法是昨天见到的那些怪人。

    按照我的想法,是现场问出来,但看到颜君山说的特激动,我也不好打断,只好强压心的疑惑。

    直到下午四点,这所谓下墓的计划才算敲定下来。

    刚敲定这事,那颜君山说是有些锁事需要亲自去安排一下,让我跟颜瑜以及大兵留在茶楼,美名曰交流感情。

    对于这一说法,我倒是无所谓,反正这颜君山看似彻底信了我,实则心里还是不放心,而这大兵则是他留在我身边的移动摄像头。

    待颜君山领着吴老、蝮蛇走后,我们三人漫无目的坐在凳子,我掏出烟点燃,抽了起来,也不说话,那大兵则跟颜瑜在说道什么,由于他们说的粤语,我压根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不过,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俩人应该聊的挺嗨。

    这俩人都健谈,一直到傍晚六时许,方才停下来,那颜瑜领着我跟大兵,简单的吃了一顿便饭,又给我安排了一间住宿,说是让我在这边一直住到明天下午三点半,自然会有人过来叫我。

    安排好这一切,那颜瑜领着大兵朝外面走了过去,临出门时,那颜瑜给我打了一个眼色。

    我懂她意思,是让我今晚子时去茶楼后面的庭楼。

    我回了一个眼神,也不再说话。

    待他们离开后,我漫步目的在房内渡了几步,看似漫无目的,实则我是在打量房内有无摄像头,结果很蛋疼,这不足三十方的房间,至少有三个摄像头,这令我郁闷的死,本想着回到房间能看看先前颜瑜给的纸条,现在看这情况,想要看那纸条,估计只能出去了。

    打定这主意,我抬步朝门口走了过去,刚打开门,两名彪形大汉站在门口,左边那个说:“陈九先生,抱歉了,我们老板招呼过,下墓事关重大,不允许出门。”

    我哦了一声,退了回来,好吧,他都这样说了,我也没必要坚持下去。

    回到房间,掏出烟,点燃,站在窗边抽了起来,偶尔会抬头瞥一眼摄像头,想找找死角,令我失望的是,那几个摄像头的摆设,令整个房间毫无死角,无奈之下,我只好去了一趟洗手间,令我崩溃的是,连洗手间也装了摄像头。

    玛德!!!

    我暗骂一句,只好假装个厕所,退了出来,躺在床,闭目养神。

    或许是精神高度集的原因,躺在床没多久,便睡了过去,直到晚10点的样子,才醒了过来。

    刚睡醒,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脑子不由想起颜瑜招呼的事,只是,这房间满是摄像头,一旦我出去,颜君山他们势必回知道啊。

    可,那颜瑜既然让我子时去,她应该会考虑到这房间有摄像头才对。

    一时之间,我陷入两难之地,咋办?

    等等,她不是给了我纸条么,也许那纸条是办法。

    当下,我抬头瞄了一下摄像头,拉过被子盖在身,假装睡了过去,大概睡了半小时的样子,我故意将被子闷在头,翻出颜瑜给的纸条,打开手机屏幕,透过微弱的光线,隐约看到面写了一段话。

    子时,西南方下床,左三、右七、退五、左六…。

    起先,我有些不太明白这意思,仔细想了想,感觉这面写的应该是步伐。

    于是乎,我收好纸条跟手机,稍微拉开一些被子,透过微弱的光线看了看西南方,也不晓得是我眼花了,还是咋回事,那位置隐约有一层雾气,我往左边看了过去,同样,那位置也有类似雾气的液体。

    玛德,怎么回事,白天怎么没发现这个?

    闪过这念头,我立马坐了起来,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离子时还有三分钟的样子。

    在艰难的等待,时间总算跳到子时,我立马从西南方下床,朝左边迈了三步,然后又朝右边迈了七步,最后根据纸条的方向,我走到一堵墙边。

    抬手敲了敲墙壁三下,陡然,哄的一声,那墙壁缓缓裂开一道口子,约摸三十公分宽,我连忙挤了进去。

    令我郁闷的是,这墙壁背后是一道长长的过道,过道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我只好拿出手机,摁亮屏幕,心对这所谓的茶楼不由高看一幕,一直以为所谓的暗道只会出现在电视,没想到现实,居然真有这样的暗道,难怪有人说,小说来源生活,这话丝毫不假。

    大概花了十来分钟的时间,穿过过道,眼前的景象渐渐开朗起来,隐约能看到不远处有一庭楼,而庭楼前则站着一道倩影,要是没猜错,应该是颜瑜。

    当下,我脚步不由快了几分,恨不得立马奔到颜瑜边,只因心太多疑惑,迫切需要答案。

    本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