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5章 说坟(67)
    那颜瑜说:“吴老,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陈九贪财好色好似跟你没啥关系吧?”

    就这么一句话,我们所有人不可思议地盯着颜瑜,好似都在疑惑她为什么会如此说道。

    “瑜儿!”那颜君山皱了皱眉头,沉声道:“怎么跟吴老说话的呢,他老人家再怎么说也是你长辈!”

    “长辈吗?”颜瑜冷笑一声,抬步朝我走了过来,亲睐地挽住我手臂,嗲声道:“我跟陈九哥哥是真爱,到了吴老嘴里却成了贪财好色之徒,别人能忍,我可忍不了。”

    听着这话,我立马明白过来,擦,他们这是在唱双簧,那吴老负责打击,而颜君山则在一边训导,而颜瑜则负责示爱,说穿了,他们这是为了加深我对颜瑜的相信。

    玛德,这所谓的全然教,对人心的把握当真是一套一套的,一不小心便会着了他们的道。

    想通这些,我也客气,立马跟他们虚伪几句。

    随后,我们这些人聊了几句,大概是zhong午的时候,简单的吃了一些饭菜。

    酒足饭饱后,那颜君山将我们聚在先前那个包厢。

    这次,他没说任何废话,开门见山的喊了我一声,“陈九,我来跟你讲讲那个冰墓。”

    我嗯了一声,说了一句,“洗耳恭听。”

    他大致上告诉我,那个所谓的冰墓,实则是明朝时期某个皇帝的帝王陵,早年间在广东肇庆那边称帝,后来被清兵给逼的逃亡缅甸一带,再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皇帝跑到阿斯玛山脉去了,一病不起,便挂在阿斯玛山脉了。

    按说,就这么一个落魄皇帝,其陪葬品肯定没啥可盗的,但那颜君山说了,说是这皇帝身边有一名极其忠心的道人,具体是啥道号也没人知道,不过这道人身上却是怀有三样重宝,其一为芭蕉扇、其二为九龙琉璃环。

    我问他,其三是什么,那颜君山说,暂时还不清楚,不过,他敢肯定的是,这第三样重宝肯定跟说坟有关。

    当我问他什么是说坟时,他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细说,反到对那道人的说辞比较多,说是当时那道人怜悯落魄皇帝,将身上的三样重宝赠予那落魄皇帝给其做陪葬品,至于那墓穴,则挖在阿斯玛山脉的一个角落,那道人又尽其毕生所学,为那帝陵布了一个阵法,致使墓穴终年寒意沁骨。

    最为关键的一点,那道人防止有人盗墓,在墓穴布了不少杀戮机关,所以,看似落魄皇帝的帝王陵,实则想要进入这墓穴,其难度不亚于一些开国皇帝。

    大概是十年前的样子,颜君山一行人,也就是那所谓的飙风小队,机缘巧合之下,进了那冰墓的入口处,或许是年代久远,再加上岁月的沉淀,当时那芭蕉扇不知何故,正好出现在冰墓入口处,被他们捡了一个便宜。

    听到这里,我特么算是明白了,遮遮掩掩大半天,这颜君山连冰墓的门口都没进去,这特么不是找死么,再说,那道人既忠心耿耿,穷其一生所学都耗在墓穴,岂是一般人能进去的。

    需知,那时候的道士,可不比现在的道士,那时候的道士本事是真心强,随随便便一个道士,指不定比现今那些顶尖道士还要厉害,若说就我们这些人下墓,结果只有一个字,死。

    我把这一想法跟颜君山说了出来。

    他听后,笑了笑,罢手道:“陈九呐,你不懂这里面的门道,你真以为我们这些年白忙活了么?我们将那道人的本事调查的一清二楚,说句不好听的话,那道士以前也就是一抬棺匠,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才跟在那落魄皇帝身边,被封了一个国师的称号,也正是这个原因,我们才会多方设计将你请过来。”

    我一听,抬棺匠?

    不能吧,好歹也是跟在皇帝身边,其出身怎么可能这么低贱,这倒不是我贬低自己的职业,而是在古时候,抬棺匠这个职业,就类似马桶,需要的时候,迫不及待,能把你当成上上之宾,一旦不需要,恨不得立马踢开。

    就这么出身的抬棺匠,能跟在皇帝身边?

    这个可能极低。

    当然,也不是说没有这个可能性,唯有一种可能,那便是这道人有真本事。

    也对,没有真本事怎么会有芭蕉扇这样的重宝。

    想通这个,我对那颜君山说:“颜老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们恐怕得从新估算一番下墓的风险。”

    他呵呵一笑,“你放心,十年准备不是白费的,你只需安心跟我们下墓就行了,对了,若有可能,还希望你能帮忙多请几个抬棺匠过来帮忙。”

    “为什么?”我失声问了一句。

    他笑道:“按照我们的计划,是打算将那落魄皇帝的棺材抬出来。”

    我想了想,内心不停地冷笑,就这么一个团队,想要把皇帝的棺材抬出去,这特么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吧,先不说那些机关,单单那皇帝的棺材,便不是一般人能碰的。

    刚入行那会,老王跟我说过,说是,古时候皇帝的棺材,一般都是由前朝一些忠臣来抬,鲜少请所谓的抬棺匠,一来普通抬棺匠没那个气场,镇不住真龙之气,二来抬棺匠在三六九教zhong属于最下等的一种,而皇帝属于九五之尊,再加上zhong国历来讲究血脉之分,抬棺匠不可能给皇家抬棺。

    基于这俩种原因,让我们抬棺匠把皇帝的棺材抬出来,根本不可能。

    于是乎,我说:“颜老板,这事恐怕不行呐!”

    他问我原因,我解释给他听。

    他一听,笑道:“这个担心你完全可以忽略,我们早就考虑这一点了。”

    说话间,他拍了拍手掌,从外面走进一名大汉,那大汉手里提着几件衣服,全是清一色的黑色麻服,那颜君山说:“这些衣服,全部通过加工,又请得道高僧作过法,穿在你们抬棺匠身上,应该不与真龙之气产生什么反应,你们尽量抬棺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