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42.第1333章 说坟(65)
    

    当下,我双眼紧紧地盯着粗犷男,不由自主地紧了紧拳头,若有可能,我恨不得现在弄死他。  ..

    令我没想到的是,他一句话让我整个人松驰下来了,他说:“大尊,这个陈九的身份我调查过,他绝非普通人,而我们这边收人的宗旨一向是面向普通人,故此,我认为他不够资格掺入我们。”

    听着这话,我特么差点没乐疯,这事,以颜君山的手段,绝壁调查过,甚至可以肯定的说,他一早知道了,而他之所以认为我不是普通人,绝对跟我那所谓的师傅有关。

    于是乎,我也懒得解释,朝颜君山看了过去,想听听他怎么说。

    那颜君山的一句话,立马令我明白过来,这老东西不但知道我那所谓的师傅,甚至连师傅是谁他都知道,原因在于他的话,实在太暧昧了,他说:“大兵啊,你应该是想说那个事吧,我知道,我跟他老人家有点关系。”

    说着,他顿了顿,声音莫名一冷,“怎么,你有异议?”

    我能从他这话听出很多消息,但那粗犷男,也是大兵,他显然没听出什么,正准备说几句,被他边的颜瑜给拉了一下。

    见此,我大致瞄了那些人一眼,若是没猜错,看似四个人,实则是分了两派,那大兵跟颜瑜是一派,吴老跟蝮蛇是一派,而颜君山的想法,暂时还无法看出,连他们到底是个怎样的组织,都未摸清头脑。

    正因为如此,这令我根本不敢胡乱开口,只好强忍心头的疑惑,傻傻地回到自己座位。

    我这边刚坐定,那颜君山又开口了,他说:“今天把大家叫过来,一共两件事,一件便是把陈九介绍给大家认识一下,以后也算自己人,希望多多照顾下新人。”

    “大尊,你说的第二件事是?”一直未曾开口的蝮蛇开口道。

    那颜君山一笑,缓缓开口道:“接下来正是要讲第二件事,想必大家心应该有数才对。”

    这话一出,那大病率先反应过来,他一掌拍在桌子,“玛德,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如愿以偿了。”

    “是啊!”那吴老颇为欣慰的应了一句,“为了这件事,我们等了太多年了。”

    “颜老板,到底是怎么事?”我试探性地朝颜君山问了一句,实则我心如明镜,他们说的应该是下冰墓的事。

    那颜君山听我这么一问,先是瞥了我一眼,后是微微一笑,“不错,第二件事是大家所猜的那样,我们已经敲定日期,下冰墓。”

    “什么时候下?”那大病性子急,忙问。

    “明天下午四点十三分。”那颜君山笑道。

    一听这话,我特么立马疑惑了,若说下墓,一般选时会在傍晚,原因在于,这下墓跟挖墓差别不大,都讲究日落而作,可,颜君山选择的时间却是下午四点十三分,那时的太阳应该已经偏西,但照样很热,夕阳很容易照到墓穴才对。

    一旦夕阳照到墓穴,很容易影响墓内的风水走向,甚至可以说,会破坏墓穴的风水才对。

    想通这点,我也没说破。

    “大尊,为什么是四点十三分?”那大兵问了一句。

    “这个嘛!暂时卖个关子,等下墓时才解释。”那颜君山笑了笑,朝颜瑜看了过去,“瑜儿,陈九是新人,由你负责给他讲解一下冰墓的历史。”

    说完这话,他朝另外三人打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他们出去。

    很快,大兵、吴老以及蝮蛇朝外头走了过去,而颜君山也缓缓起身走了过去,在经过我身边时,他在我肩膀拍了拍,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陈九呐,别压抑自己的天性。”

    待他离开后,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的背影,什么意思?别压抑自己的天性?什么天性?

    在我愣神这会功夫,哐当一声,大门缓缓关,整个包厢只剩下我跟颜瑜,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

    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那颜瑜朝我缓缓走了过来,令我疑惑的是,她一边走着,一边缓缓褪开自己的衣服,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当她走到我边时,她浑身下只剩下几块遮羞布,我急了,忙说:“瑜儿,你这是干吗呢?”

    她没有说话,微微抬头瞥了一眼天花板的意思,我立马明白过来,应该是告诉我,这包厢有摄像头。

    这令我愣在原地,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听到颜瑜问:“你觉得我身体怎样?”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颜君山离开前那句话的意思,捣鼓老半天,所谓的天性,是指男人特有的天性,正准备说话,听到她继续说:“我们全然教讲究追寻自然,释放天性,唯有这样,才算是一名合格的全然教教徒。”

    她一边说着,一边朝我脖子摸了过来,指甲滑过我皮肤,传出一股异样感,令我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颤着音说:“瑜儿,你别这样,我…。”

    不待我说完,她手指滑过我嘴唇,“记住这一刻,我是你的人,你想怎样便能这样。”

    她的声音好似有股说不出的惑意,令我整个人都有些懵了,听到她继续说:“人活着,无外乎权、财、色,你活着的目的呢?”

    也不晓得咋回事,这话在我听来,宛如晴天一道霹雳,脑袋嗡嗡作响,脑子情不自禁地浮想翩翩,双手下意识朝她身摸索过去。

    在这一刻,我感觉自己不再是那个抬棺匠陈九,而是一个满脑子充满色/情的伪君子,双手拼命索取,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占有她,将她融入自己身体。

    我不知道这种情绪持续了多久,知道随着身体一阵抽搐,整个世界变得索然无味,整个人好似虚脱般,浑身大汗淋漓。

    当我睁开眼的一瞬间,也不晓得是我错觉,还是怎么回事,好似看到颜瑜衣着完整的躺在我坏里,再看,她赤身**地躺在我怀里。

    这…这怎么回事?是我看错了,还是?

    本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