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0章 说坟(62)
    “双赢?”那颜君山饶有深意地盯着我。

    我愣了一下,立马明白他意思,就说:“的确是这样,她说她母亲被林老板关在冰墓内,想救出母亲,这才将把芭蕉扇给我。”

    说完这话,我忐忑不安地盯着他,主要是想看他到底有啥想法,毕竟,我刚才这些都是事实。

    令我没想到的是,那颜君山听完这话后,笑了笑,“那丫头一心想救出母亲,也不是这两三天的事了,倒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我现在纳闷的是,在知道我真实身份后,你为什么会表现的如此淡定,居然还愿意把芭蕉扇送过来。”

    说着,他敲了敲桌面,继续道:“据我所知,这芭蕉扇应该属于暗八仙,于你们八仙来说,这东西可是至宝。”

    玛德,又来。

    我暗骂一句,这颜君山还是没完全相信我,就说:“因为我是林老板,不对,应该说,我是颜老板的人,当那什么八仙,哪有待您身边赚钱。”

    说到这里,我朝他看了过去,淡声道:“颜老板应该不会亏待我吧!”

    他一笑,“这个是自然不会亏待你,前提是你得真心实意帮我,否则…。”

    言毕,他用力一捏,手中的茶杯应声而碎,笑道:“这就是下场。”

    看到这里,我松出一口气,若是没猜错,他应该是彻底信了我,否则,绝对不会出现刚才威胁的这一幕,这令我原本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

    玛德,跟这种人聊天,当真是步步杀机,一个不小心便会粉身碎骨。

    于是乎,我忙说:“颜老板,既然你调查过我,你应该知道我身世,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家境特贫困,而抬棺匠这一行,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多少钱,想要让父母生活的好点,跟在您身边是最好的选择。”

    他一听,点点头,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也不再说话,整个场面又静了下来。

    这一次静得时间颇长,估计得有二十分钟左右,在这期间,我好几次想说话,在看到他脸色不对,一直不敢开口。

    “陈九!”陡然,那颜君山缓缓开口道:“事已至此,咱们得商量一下冰墓的事。”

    我嗯了一声,我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事,就说:“我对冰墓了解甚少,恐怕无法帮助您什么。”

    我这样说,其实也就是变着法向他打听关于冰墓的事,毕竟,来了香港以后,多次听他们提到冰墓,对于冰墓内的了解却是甚少。

    那颜君山一笑,“这个不急,在商量这事之前,我先给你送份礼。”

    “什么礼?”我忙问。

    “来人,把余倩小姐请上来。”那颜君山喊了一声。

    不一会儿工夫,进来几名黑衣大汉,在这些黑衣大汉后面是余倩,被绑成了粽子,嘴里塞了一团白布。

    一看到余倩,我脸色一沉,玛德,若是没猜错,他上次之所以会轻松放我离开,一点不担心我私吞芭蕉扇,应该是打算用余倩作为筹码。

    说穿了,有余倩在他手里,他丝毫不用担心我会跑。

    而现在,他觉得余倩已经没了利用价值,便打算做个顺水人情,把余倩放了。

    想通这些,我不动声色,就问颜君山,“颜老板,您不是把她放了么?”

    他笑了笑,“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意思。”

    说完这话,他朝那黑衣壮汉挥了挥手,意思是让那些壮汉把余倩松绑。

    片刻过后,那余倩被松绑,她的第一句话,让我差点没暴走,她说:“好啊,你个陈九,我拿你当表弟,你居然串通外人绑我。”

    我懒得跟她解释,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从她那次一个人逃走后,我对她有些隔阂,淡声回了一句,“随你怎么想!”

    随后,那余倩拽着我骂了一顿,大致上是骂我联合颜君山绑她之类的话。

    足足骂了好几分钟时间,直到颜君山一掌拍在桌上,她才停下来。

    “陈九,你若觉得她话多,我可以替你割了她舌头。”那颜君山笑眯眯地说。

    我罢了罢手,“不用了,小姨对我还算不错,看在小姨面上,不想为难她,如果颜老板方便的话,我希望您放了她。”

    那颜君山点点头,朝那几名黑衣壮汉挥了挥手,意思是让他们把余倩赶出去,我怕这颜君山故技重施,连忙跟了上去,亲眼看到她走出去,上了的士后,才放心下来。

    回到书房,那颜君山笑眯眯地看着我,笑道:“怎么?不相信我?”

    我苦笑一声,也没隐瞒,就说:“上次您说…”

    不待我说完,他大笑一声,“不错,我就欣赏你这种勇于说实话的年轻人,你看这样行不,今天你暂时在这边住下,明天中午我们再商量下冰墓的事。”

    我眉头一皱,什么意思?刚才还说商量冰墓的事来着,怎么一下子就变了?

    当下,我疑惑地看着他,就听到他说:“我手头上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好。”

    说完这话,他起身朝外面走了过去,临出门时,他停了下来,说:“你先在这待着,等会有人给你们安排住宿的地方,对了,要是没猜错,你那黄布袋里面的东西,对这次下墓有用,别弄丢了。”

    听着这话,我特么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来,玛德,这颜君山到底什么人,居然能一眼看穿我布袋内的东西有用,难道他能透视不成。

    如果不是透视,那只能说明这人对玄学的了解达到一种可怕的地步了,我记得蒋爷给我说过一句话,说是在中国有一种高手,大凡出现跟玄学有关的任何东西,无须用眼睛看,只需用心感受一下,便能知道那东西的作用。

    难道这颜君山是这方面的高手?

    闪过这念头,再联想到先前进房时看到的近百人,我居然产生一种错觉,这颜君山绝对高手中的高手。

    这令我原本就紧张的神经,一下子就变得更紧了,玛德,就这么一号人物,跟他下墓,我真的能全身而退?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从外面走进来一人,也不晓得是颜君山故意安排的,还是咋回事,来人居然是颜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