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9章 说坟(61)
    来到颜君山住的地方时,时间是十点样子,大门紧闭,我试探性地敲了敲房门,喊了一声:“lin老板,在没?”

    奇怪的是,一连敲了好几下,房内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响动。

    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按照颜瑾的说法,颜君山近几天时间没空,莫不成被她说zhong了?

    当下,我又敲了几下,这次我敲门的声音颇重,就连喊话的声音也下意识大了一些,“lin老板,我是陈九!”

    约摸过了半分钟的样子,从里面传出一道阴沉沉的声音,“钥匙在门头左边的矿泉瓶里,自己进来。”

    我一听,连忙朝那个地方看了过去,那位置有个黑乎乎的水瓶子,拿起来,倒了倒,果真有钥匙。

    只是,令我疑惑的是,明显有人在里面,为什么非得把门锁上,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带着这种疑惑,我缓缓开锁,推门而入,一切正常,倒也没啥异样的地方。

    穿过庭院,我朝里屋走了进去。

    刚进房屋,入眼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头,粗略估算一下,估计得有百人以上,怪异的是,这些人直愣愣地站在那,没有任何动作,每个人都是双臂自然地垂直,双目直视正前方,而正前方正坐着一个人,是颜君山,不对,此时的他应该称为lin叔。

    那lin叔见我进来,象征式点点头,示意我到他边上去。

    我点点头,走了过去,也不晓得是我错觉,还是咋回事,总感觉房间这近百人有点不对劲,特别是那些人的眼神格外空洞,并不是常人能拥有的眼神。

    来到lin叔边上,我稍微看了他一下,他脸色沉得格外阴,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近百人,好似有啥心事一般,我轻声喊了一句:“lin老板,芭蕉扇拿来了。”

    他嗯了一声,也不说话,缓缓起身,围着那近百人渡来渡去。

    趁着这会功夫,我眼睛一直盯着那近百人打量起来,就发现他们的站姿像极了军队,只是他们的脸色格外苍白,即便用苍白如纸来形容也不足为过。

    若说一两人这样,能解释为身体不适,可近百人都是这样的脸色,这令我有些忐忑起来,甚至开始怀疑他们不是人。

    当下,我缓缓朝那些人走了过去,伸手轻轻地戳了其zhong一人一下,入手格外僵硬,像是打了僵化剂一般。

    这一情况吓了我一大跳,玛德,正常人能这么僵硬么。

    那lin叔好似看到我的动作,沉声道:“别乱碰!”

    我哦了一声,连忙缩回手,眼神却一直盯着其zhong一人看,脑子不由自主浮现一个词,僵尸。

    我记得电影zhong所演出来的僵尸好似就是这样,浑身僵硬,眼神空洞。

    念头至此,我看向那近百人的眼神变了,玛德,难道这些人真是僵尸?

    不对,电影zhong的僵尸,都有獠牙,而眼前这近百人,除了身体僵硬、脸色苍白,并没有其它症状了,难道是我想多了?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lin叔走了过来,先是在我肩膀拍了一下,后是笑道:“陈九,跟我去书房。”

    我哦了一声,跟着他朝另一间房走了过去,下意识扭头看了看那近百人,心沉如铁。

    很快,我们俩进入书房,还是第一次来的房间,那lin叔让我坐在边上,他则给我斟茶,也不说话。

    大概沉默了三分钟的样子,他缓缓开口道:“芭蕉扇拿出来我看看。”

    我也没犹豫,掏出芭蕉扇朝他递了过去,眼睛一直盯着他看,虽说我已经他就是颜君山,但不敢说破,一来是我怀疑余倩在他手上,不敢忤逆他的意思,二来我想看看这颜君山到底要装到什么时候。

    那lin叔接过芭蕉扇大致上瞄了几眼,便将芭蕉扇收了起来,又给我递了一根烟过来,笑道:“陈九啊,你我以后就是一条船上的人,有些时候是时候跟你坦白了。”

    我神色一凝,故作镇定道:“什么意思?”

    他微微一笑,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缓缓开口道:“我就是颜君山。”

    这话一出,我懵了,彻底懵了,他这什么意思?试探我?如果我表现的很吃惊,则说明我不知道这事,如果我表现的不吃惊,则说明我知道这事。

    换而言之,我一旦知道这事,也就意为着是颜瑾告诉我的,如此以来,他对颜瑾应该会有另类看法。

    可,如果我不知道这事,他便会怀疑我,原因很简单,万一他跟颜瑾之间有什么协议,我特么绝对会倒霉。

    闪过这念头,我内心一狠,事到如今,只好赌一把了,就说:“哦,我已经知道了。”

    他笑了笑,令人看不穿他的想法,就听到他说:“这样啊,那你就不奇怪我为什么会成为颜君山?”

    玛德,这老狐狸。

    我暗骂一句,看似很淡然地问我,实则还是在试探我。

    我稍微想了想,脑子有些乱,主要是看不穿他的用意在那,也懒得在想,就说了实话,把那快餐店老板的话,全部告诉他了。

    我这样说,也算是祸水东引,反正对那快餐店老板没啥好感,就算真有事,这颜君山也是去找那快餐店老板的麻烦。

    待我说完话,那颜君山脸色一凝,一掌拍在桌面上,厉声道:“好你个赵丘山,这些年对你不薄,竟敢…。”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拍了拍掌,从外面走进来两名黑衣大汉,那颜君山吩咐道,“把那赵丘山弄过来。”

    “好!”那两名黑衣大汉点点头,朝外面走了出去。

    待他们出去后,那颜君山将眼神朝我这边抛了过来,笑道:“我那女儿给你芭蕉扇的时候,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草!

    我差点没抓狂,玛德,这特么太直白了吧,就说:“她不太愿意将芭蕉扇给我,我用了一些手段。”

    “哦?”他眯了眯眼睛,笑道:“什么手段,说来听听。”

    我想了一下,就说:“其实也没啥,就是告诉她将芭蕉扇藏起来没什么好处,毕竟,若是下墓是双赢的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