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36.第1327章 说坟(59)
    

    那老板听我这么一问,神秘兮兮地瞥了我一眼,又瞄了瞄左右两侧,见边上没人,这才凑到我边上,低声道:“你知道他那个大明星女儿颜瑜吧!”

    我嗯了一声,疑惑道:“知道,怎么了?”

    他笑了笑,凑到我耳根边上,“我睡过她,你别看那女人是大明星,在人前风风光光的,实则不过是颜君山的一枚棋子。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说着,他叹了口气,“艾,睡了那女人是我这辈子最值得炫耀的事了。”

    我拳头一紧,若有可能,我现在就特么想揍他,但眼下不是时机,只能强忍心头的愤怒,又问了一句,“以你的身份,恐怕没资格吧?”

    他朝我竖了一根大拇指,笑道:“不错,以我的身份肯定睡不着大明星,但当年颜君山有事求于我!”

    说到这里,他淫笑几声,“小兄弟,我跟你说,那女人的味道,啧啧…。”

    我眉头紧锁,冷声问了一句,“哦,以颜君山的身份,还能有事求于你?”

    他淡淡地瞥了我一眼,大笑一声,“这就是你不懂了吧,有句话咋说来着,谁一辈子不会遇到点求人的事,就拿那颜君山来说,他当年之所以求我,是因为芭…。”

    刚到说这里,他好似想到什么,立马停了下来,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意思是让我出去。

    我冷笑一声,要是没猜错,颜君山应该是向他问一些芭蕉扇的事,又或许这人知道芭蕉扇的下落,只是,不知什么原因,颜君山一直没动他。

    我想了想,假如我想从他嘴里知道芭蕉扇的下落,显然有些不可能,毕竟,颜君山都没能成功。

    念头至此,我紧了紧拳头,也不说话,抬手照着他太阳穴就是一拳砸了下去。

    那老板好似没想到我会忽然出手,先是愣了一下,后是暴怒一声,捞起一条凳子朝我头上砸了过来。

    像老板这种势力小人,我一直不吝啬自己的巴掌,这不,他刚朝我砸了过来,我一把抓住他手腕,重重一捏,那老板脸色一变,怒骂一句,不待他开口,我手掌已经出现在他脸上,四根鲜红的手指印出现在他脸上。

    “玛德,下次别让我见到你,老子非弄死你不可。”那老板骂了一句。

    我冷哼一声,紧握拳头,对着他腹部就是一拳下去。

    这一拳,我卯足了劲道。

    但见,那老板脸色一变,整个人蹲了下去,死死地捂住腹部,嘴里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记住,有些人不是你能碰的。”丢下这话,我朝老板身上踹了几脚,径直出门,身后传来老板歇斯底的叫喊声。

    出了门,我心沉如铁,倘若按照那老板的说法,他跟颜君山之间应该存在某种交易,只是不知何故,那颜君山没动他,想来应该是老板还有点用,否则,以颜君山的手段,这种人早就见了阎王。

    坦诚说,临出门时,我特想问那老板一句,他跟颜君山到底存在某种交易,但想到一些事,只好压下这个念头,不过,对这破烂不堪的快餐店,却是记在心上了。

    随后,我在外面随意的逛了一圈,大概是晚上八点的样子,我回到颜家。

    刚进颜家,就发现小姨跟颜瑾聊得不亦乐乎,有说有笑的,那颜瑾一见我门口,连忙起身朝我走了过来,问:“陈九,你那朋友怎么说?”

    我嗯了一声,先前出门时,我跟她说过,我去找朋友帮忙,就说:“我那朋友已经答应了,下墓那天,他会在暗中帮我。”

    “暗中?”她一愣,疑惑道。

    我点点头,这也是无奈之举,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朋友,之所以这样说,无非是安她的心,让她把芭蕉扇的地址说出来,轻声道:“嗯,暗中,敌明我暗,方便办事,你觉得呢?”

    她微微一怔,想了想,淡声哦了一句,也不再说话。

    我有些急了,我撒这个谎,就是为了骗得芭蕉扇,哪能让她带疑,连忙问:“那啥…颜瑾小姐,不知芭蕉扇的事,你考虑的怎样?”

    她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朝小姨走了过去,在小姨边上坐了下去,又示意我过去。

    我也没客气,径直走了过去,在她边上坐了下去,又将先前的问题提了出来,“颜瑾小姐,你应该明白芭蕉扇对这次下冰墓意味着什么,还望你为母亲多考虑一番。”

    她沉默不语,小姨在边上劝了一句,“瑾儿,我先前跟你那么多,只想告诉你,我这外甥人可靠,你放心把芭蕉扇交给他,我向你保证,他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说完这话,小姨拉了颜瑾一下,继续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么,几年前,我们余家出了一点事,当年若不是我外甥出手,说不定你现在已经看不到我们余家了,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们当时还不知道彼此是亲戚,事后才知道,所以啊,你试想一下,他能对一个陌生人如此尽心,更何况你跟他还有些交情,他绝对会倾尽全力帮你。”

    言毕,小姨朝我看了过去,打了一个眼色,问我:“小九,你觉得小姨说的对么?”

    我嗯了一声,朝颜瑾看了过去,沉声道:“颜瑾小姐,闲话我也不多说,你若能将芭蕉扇拿出来最好,若是实在不愿拿出来,也只有由你了。”

    听完我的话,那颜瑾还是没说话,好似在考虑什么,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她缓缓起开朱唇,淡声道:“容我考虑一番,明天早上给你答复行吗?”

    我点点头,也不再说话,便朝二楼走了过去,打算在颜瑜房间休息一番,更为重要的是,我从衡阳那边带过来的行李都在房内,为了应付接下来的下墓,必须提前准备一些东西,否则,天知道会出现什么事。

    最为关键的一点,我到现在完全摸不透颜君山的底,就连那所谓的说坟,也是一知半解,如今之计,唯有自己准备充分,以便应对接下来的事。

    本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