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35.第1326章 说坟(58)
    

    出了门,我找了一间还算安静的快餐店,打算待上一个小时左右,至于先前跟颜瑾说的去找朋友,实则就是骗她的,原因很简单,就我这么一个抬棺匠,想要让她彻底信服,这可能性不大,倒不如虚构出来一个朋友。

    “小兄弟,吃点啥?”快餐店老板走了过来,一边抹着桌面,一边朝我问了一句。

    我随意的点了一份菜,也没多说什么。

    约莫过了七八分钟的样子,那老板端了一份酸辣土豆丝摆在我边上,也不晓得是我点的菜,让他觉得没钱赚,还是咋回事,他上菜的时候,是将菜碗砸在我边上的,动静挺大的。

    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淡声道:“老板,就你这态度,搁我老家衡阳,这店早晚倒闭。”

    他一笑,瞥了我一眼,在他眼神中我看到一丝不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俗话都说了,先敬罗衫后敬人,就我这身装扮,泛白的牛仔裤,配上一件蓝t桖,再加上白头发,搁香港这种大都市,绝对是要饭级别的。

    念头至此,我也没再说话,闷着头随意扒了几口饭。

    饭后,按照我的想法是再呆上一会儿功夫,让我郁闷的是,我这边刚丢下筷子,那老板凑了过来,“三百,不谢!”

    草,这么贵。

    我暗骂一句,也没多问,掏出三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在掏钱的那一瞬间,我内心是崩溃的,玛德,就这么一份酸辣土豆丝外带上小碗白米饭,就三百,难怪都说香港这边的钱好赚。

    坦诚讲,我当时真没多想,本能的认为这价钱正常,毕竟,香港这种地方,从小到大,我特么只在电影中见过,可那老板的一句话,令我彻底怒了。

    他先是蔑视的瞥了我一眼,后是阴阳怪调道:“拿着人民币,到这种高档酒店消费,也就你们这些大陆仔能干出来。”

    我一听,小暴脾气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冷声道:“的确高档,整个门面,还不如我老家一个厕所大。”

    我说的是实话,就他这快餐店,估计也就四个平方左右,几张破旧不堪的餐桌摆在路边。

    说完这话,我也不想跟他再纠缠下去,毕竟,这社会像他这种人太多了,完全没必要斤斤计较,可那老板不这么想。

    他一把拽住我手臂,讥笑道:“大陆仔,我们这是高档酒店,三百人民币肯定不够,你得再加五百。”

    听着这话,就是傻币也懂这意思了,我一把打开他手臂,也不说话,闷着头就走。

    “草,我说你们大陆仔就这个素质,吃个快餐还想赖皮?”那老板追了过来,死死地拽住我手臂。

    有句俗话是这样说的,是不忍,孰不可忍,我特么也懒得跟他废话,正准备动手,他的一句话,令我整个人愣在那。

    他说:“当年颜君山来我这边消费时,每次都是老老实实给八百再走,你特么算哪根葱。”

    听他这语气好像认识颜君山,我深呼一口气,强忍心头的愤怒,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当年颜君山在这吃过饭?”

    他瞥了我一眼,语气有点冲,就说:“对啊,跟颜君山相比,你特么算个毛,赶紧的再拿五百。”

    如果有可能,我想打他,特想,但听到他提颜君山,我强压心中愤怒,掏出五百冲朝他递了过去,一脸谄媚地看着他,说:“老板,问个事呗!”

    他好似很满意我的态度,笑了笑,在我肩膀拍了拍,笑道:“小子,你很上道啊!”

    我嗯了一声,连忙拉过一条凳子,请他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水,笑脸道:“老板,颜君山真在这吃过饭?”

    他点点头,一脸自豪说:“那是当然,想当年我跟颜君山那可是称兄道弟的,只是后来我时运不佳,混成了现在这模样,反观颜君山一年混比一年好,就拿去年的同学聚会来说…。”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惆怅道:“说起来也奇怪的很,那颜君山的相貌好似变化挺大的,若不是他自己说是颜君山,我们一票人都快认不出来。”

    一听这话,我立马明白过来,这老板应该跟颜君山是同学,只是,我疑惑的是,他这快餐店开的离颜家没多远,而像颜家那种小区,附近的饭店,几乎都是上了档次的,像这种破旧不堪的饭店,简直就是万花丛中的一对干柴,特别扎眼。

    先前进快餐店时,我就一直在纳闷在这事,而现在听老板这么一说,我隐约觉得这老板跟颜君山之间应该有着某种联系。

    想通这个,我看向老板的眼神变了,一脸羡慕地道:“老板,您跟颜君山是同学?”

    他哈哈一笑,“怎么,你不信?”

    我故作吃惊,摇了摇头,“不太信,那颜君山都死了好多年,去年怎么可能参加你们同学会。”

    话音刚落,那老板瞪了我一眼,“小子,你不懂这里面的门道,这颜君山吧,他这人心计颇重,他之所以会…。”

    说到这里,他立马收口,摇头道:“艾,跟你个陌生人说这个干吗,没事赶紧走,别打扰我做生意。”

    我故作好奇道:“老板,你不会吹牛吧,那颜君山在这边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怎么可能跟你是同学。”

    我这样说,是故意刺激他。

    那老板听我这么一说,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你懂个p,那颜君山若不是得到一样东西,他现在跟我一个鸟样,不对,指不定混的还不如我。”

    “切,吹牛的话,谁不会说,我还说我是老李家的人勒!”我轻蔑地瞥了他一眼,语气中夹杂了一些阴阳怪调。

    不待话音落地,那老板好似有些急了,立马说:“小子,谁吹牛谁不是人。”

    说话间,他瞥了瞥四周,朝我凑了过来,低声道:“小子,我告诉你个秘密,大概是十几年前的样子,那颜君山穷的只剩下一条内裤,后来吧,他下了一趟什么墓穴,从那里面拿了一个什么东西出来,从那之后,那老小子一路顺风顺水,这才混到今日的地步,对了,还有个事,我说出来你肯定不信。”

    “什么?”我神色一紧,忙问。

    本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