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4章 说坟(56)
    一听这话,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冷声道:“颜瑾小姐,这玩笑不好笑。”

    她抬头盯着我,面色一凝,“必须杀了她。”

    “给我一个理由!”我问了一句,这倒不是同意她,主要是感觉她这要求有点那啥了,就在前段时间,这颜瑾还关心颜瑜来着,怎么一下子变化这么快,更为重要的是,我隐约觉得她们姐妹俩有问题。

    她听我这么一说,面色一喜,“当年若不是她让我妈滑胎,我妈不会变成这样。”

    我想了想,她这话先前说过,说是颜瑜对她妈下药了,这才导致他妈滑胎两次。

    我皱了皱眉头,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就这事?”

    她嗯了一声,“就这样。”

    好吧,本以为能在她嘴里套点有用的东西,没想到居然还是这消息,这让我有些失望,就说:“抱歉了,无法满足你。”

    说话间,我拉着小姨朝门口走了过去,那颜瑾在后面喊了一声,“陈九,你等等。”

    “还有事?”我顿了顿。

    她咬了咬嘴唇,颤音道:“不杀颜瑜也可以,你必须答应我,救出我妈。”

    我微微一怔,“说说你妈/的情况。”

    我一边说着,一边跟小姨朝颜瑾那边走了过去。

    待我们来到她身边时,她看了看我们,可能是想到什么伤心事了,猛地朝我跪了下来,“我妈被我爸关在冰墓,那冰墓终年冰天雪地,我…我…。”

    说着,她抽泣起来。

    我想了想,关在冰墓里?这什么情况?就问她原因。

    她说:“大概是几年前,我妈因为一句话顶撞了他,他就…就…。”

    我懂了,只是令我疑惑的是,她妈因为顶撞颜君山一句话,颜君山便将那女人关进冰墓,这未免太不着调了。

    我把心zhong的疑惑问了出来,她给我的解释是,颜君山不是人,是畜生,说是颜君山在整个颜家,都是一意孤行,从不会考虑任何的感受,为达目的,甚至不惜让自己媳妇去陪睡。

    听着这话,我特么彻底懵了,心zhong对颜君山只有一个想法,人渣。

    那颜瑾见我没说话,又说了一句,“在我们家,所有的事情都是围着颜君山转,稍有不如意,换来的就是一顿毒揍。”

    说完这话,她将睡袍,缓缓往上拉了一些,露出一大片淤青的地方,她说:“这是颜君山两天前打的。”

    一见这情况,我心沉如铁,倘若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颜瑜身上想必也有不少这种伤痕,不过,我现在疑惑的是,颜君山真的会这么做吗?

    依常理而言,作为父亲,不会这么变态才对。

    抱着怀疑的心态,我伸手摸了摸颜瑾身上的伤痕,稍微用力摁了一下,那颜瑾吃疼一声,惨笑道:“陈九,事到如今,你觉得我还会骗你么?”

    我尴尬的笑了笑,这倒不是我小人心态,主要是被颜瑾骗的太惨了,任谁被一个女人骗成这样,都会抱着几分怀疑的心态。

    于是乎,我解释道:“抱歉了,毕竟我们以前相处的不算融洽。”

    她嗯了一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陈九,你能救出我妈吗?”

    我想了想,这事不好肯定,不过,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那颜君山势必会让我下冰墓,到时候真要救她妈,估计也就是顺手之劳。

    念头至此,我也没拒绝她,就说:“如果可以的话,应该能救出你母亲。”

    “谢谢!谢谢!”她听着这么一说,拼命朝我磕头,这弄得怪不好意思的,连忙拉起她,“你若早告诉我这一切,指不定你母亲已经被救了出来。”

    她冲我惨淡一笑,“你不懂我们家的关系,别说我,就算是他亲生女儿,也不敢在他面前大声说话,否则,只会挨一顿揍。”

    坦诚说,我实在搞不懂这是什么样的家庭,只觉得这家庭情况太特么极品了,就问她:“那颜君山为什么要这样对你们?”

    她脱口而出,“为了活下去。”

    我一愣,忙问:“什么意思?”

    她苦笑一声,“大概是六年前的样子,他找道士给他算过命,那道士告诉他,今年他会离世,从那后,他看所有人的眼光都变了,他认为每个人都会谋杀他。”

    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是不是因为钱财的缘故?”

    她诧异地瞥了我一眼,惊呼道:“你怎么知道?”

    我一听,果真是这样,玛德,以前听老王说,越有钱的人,越怕死,没想到这颜君山更是把怕死发挥的淋漓尽致,就问她:“那所谓的说坟,也是颜君山想出来的注意?”

    她嗯了一声,“他怕自己死后,家里人分了他的财产,也不知道在哪打听到说坟,从那后便一直在谋算说坟的事。”

    我点点头,又问她:“颜君山说的那什么飙风小队,是真是假?”

    “那个是真的,当年的确有飙风小队下过冰墓,只是他当年是给人打下手,并没有下到冰墓,倒是另外那些人下了冰墓,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些下墓的人,不是死了,便是消失了,现在唯一活下来的就是颜君山。”

    说到这里,那颜瑾顿了顿,继续道:“或许正是飙风队员的死刺激到他,他便怀疑自己的死跟冰墓有关,这些年以来,外人永远不懂我们家乱成什么样子,如果有可能,我宁愿选择自杀,也不愿在这个家继续待下去,那种生活真不是人过的。”

    说完这话,她嚎啕大哭起来,好似想哭尽这些年受的委屈。

    我跟小姨站在边上,也不好劝慰,毕竟,这事无论搁在谁身上,压抑这么久了,不爆发才怪。

    在她嚎啕大哭时,小姨一直守在她边上,足足哭了接近半小时的样子,那颜瑾方才回过神来,擦了擦眼泪,冲我们一笑,“没事了,陈九,你还想知道什么?”

    我想了想,就问她:“这些年,你为什么不想逃?”

    “我妈在他手上,我不敢!”她说。

    我又问:“你目前没被他关进冰墓时,为什么不逃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