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32.第1323章 说坟(55)
    

    那颜瑾听我这么一问,面色微微一变,或许是流血过多的原因,她脸色略显苍白,也不说话。

    我又问了一句,“真的?”

    她瞥了我一眼,又朝小姨瞥了一眼,也不知道是想起什么,还是咋回事,居然低声抽泣起来。

    一见这情况,我特么也是醉了,先前冤枉时,那表情,那动作是何等潇洒,怎么现在仿佛变了一个人似得,更为重要的一点,我特么居然不太敢相信她了。

    就如那句俗话说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现在就如这种心态。

    “瑾儿!”小姨拉了她一下,低声道:“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我那外甥心好,不会跟你计较以前的事。”

    我点点头,抱着且听她怎么说的心态,说了一句,“颜瑾小姐,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就是。”

    她抬头望了我一眼,陡然就跪了下去,说:“陈九,求你了,救救我妈!”

    “你妈?”我一愣,忙说:“她不是已经…那啥了么?”

    我本来想说死的,但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愣是将死字咽了下去。

    她低声抽泣了几下,缓缓开口道:“她没死,那天掉下去的不是我妈。”

    “什么!”我惊呼一声,这特么什么情况,就说:“那是谁?”

    “我家保姆!”她说。

    我懵了,彻底懵了,这特么什么跟什么啊,我记得刚来她家时,那颜瑜告诉我,林嫂是保姆,后来这颜瑾又告诉我,林嫂是颜君山的媳妇,到现在她又告诉我,那天掉下去不是她妈,而是保姆。

    这关系怎么越理越乱的感觉。

    当下,我脸色一沉,拉起她,“你们家到底有哪些人,我希望你跟我说实话。”

    她脱口而出,“连我爸在内,一共四口人,我爸、我妈、我、颜瑜,还有一个是保姆,也就是那天摔下去的那女人。对了,那保姆跟假的颜君山是两口子。”

    一听这话,我稍微想了想,那假的颜君山跟我说过一句话,说是他媳妇当着他的面,跟其他男人搞,想必这话应该是真的。

    如此一来,那天举办仪式时,那女人忽然掉了下去,也就说的通了。

    不过,另一个疑惑出来了,林叔,不,应该是颜君山,颜君山说那个假的颜君山死了一个月,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把这个疑惑问了出来。

    她给我的解释是,那假的颜君山的确死了一个月,尸体之所以能开口说话,是因为颜君山用了一些秘术,让尸体保存的非常完整,然后又动了一点什么小把戏,这才让尸体开口。

    对于这一说法,我起先是不信的,但她提了一个词,令我开始有点信了。她说:“说坟!”

    坦诚说,自从来到香港这边,说坟这个词,我听过不知多少次,但到现在一直没弄明白什么说坟,就问颜瑾,她只对我说了几个字,她说:“说坟,说坟,说了就有魂。”

    听着这话,我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内心的震撼,看似几个简单的字,可这背后的意思却是,足以颠覆了传统观念了,有魂?这特么是回天之术啊,换而言之就是让死人复活,这…这…。

    我有些不敢相信,颤着音问了一句,“你意思是到坟头说话,能让死者复活?”

    她瞥了我一眼,点头道:“听我爸说,理论上可以。”

    “有人成功吗?”我忙问。

    她摇了摇头,说:“听我我爸说,目前暂时没有人成功过,但在蛮荒时期,好似有人成功。”

    蛮荒时期?

    我一愣,这扯得未免太远了吧,再者说,传说中的蛮荒时期,都是满天神佛的,流传至今,几乎被传的神乎其神,是真是假一眼便知。

    若说拿蛮荒时期的一个传说当真,那颜君山没病吧?

    我把这个疑惑说了出来。

    那颜瑾一听,说:“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爸有自己的打算。”

    好吧,看来这事只有颜君山自己知道了,估计颜瑾知道的并不多,就打算问她一些别的事,毕竟,自从来了香港,所有的事给我一种局的感觉。

    闪过这念头,我朝颜瑾问了一句,“颜瑜到底是什么人?”

    她一愣,疑惑道:“她是我妹妹啊,还能是什么人。”

    我冷笑一声,抬头瞥了她一眼,淡声道:“颜瑾小姐,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坦诚,我想我们没必要聊下去。”

    这话一出,那颜瑾脸色一变,沉声道:“你想知道什么?”

    我笑了笑,“你觉得我千里迢迢来香港想知道什么?”

    她微微一怔,也不说话,小姨在边上劝了一句,“瑾儿,你刚才不是想让我外甥救你妈么,如果真想,就把你知道的事说出来,我以人格向你保证,我外甥绝对会想办法救你妈。”

    听着这话,我没好气地白了小姨一眼,我本人还没说话,她倒好,率先同意了,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么,再说,万一那所谓的说坟是救她妈,这不是让为难么。

    当下,我轻声咳嗽一声,意思是让小姨别把话说的太满。

    她瞪了我一眼,开始劝导颜瑾,大致上是说,我有多好,有多大的本事,让颜瑾一定要信我。

    说到最后,我实在听不下去了,主要是她把我吹的快上天了,就对颜瑾说:“颜瑾小姐,如果你再这样遮遮掩掩,我想我们真没聊下去的必要了,就这样吧,你自己考虑清楚,我先走了。”

    说着,我朝小姨打了一个眼色。

    小姨何等聪明,立马会意过来,说:“瑾儿啊,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也帮不了你。”

    说话间,我们俩故作朝外面走。

    按照我的想法是,那颜瑾见我们要走,肯定会叫住我们,可,没想到的是,我们走到门口时,她依旧伫在那,丝毫没有开口留人的意思。

    玛德,我暗骂一句,也懒得管那么多,抬步就要走。

    我们这边刚迈出门口,那颜瑾的声音传了过来,“等等!”

    一听这声音,我松出一口气,扭头朝她瞥了过去,淡声道:“还有事?”

    她轻声嗯了一声,在看到我脸时,她声音陡然沉了下去,“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我们?”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杀了颜瑜!”她一字一句地说,铿锵有声。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