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30.第1321章 说坟(53)
    

    那颜瑾一见我,微微一愣,下意识避开我。

    我忙问:“你这是?”

    她吱吱唔唔一会儿,也不说话,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我立马跟了上去。

    进了屋,不待我开口,她说:“你等我会,我去清洗一番。”

    我嗯了一声,也没说话,双眼直直地盯着她背影,脑子不停地疑惑,她先前干吗去了?

    待她背影消失后,我赫然起身,直接朝杂物房走了过去,推门而入,朝床底下钻了进去,这地方格外平坦,不像是有什么地洞,我抬手敲了敲地板,一阵空洞声传了出来。

    玛德,果真有门道。

    我暗道一句,在地面摸索了一会儿,很快,我发现这地面有一块60乘60的地板砖不对劲,特别是缝隙与地面之间,好似有点不对劲,我用指甲稍微用力一掰,就听到咔嚓一声,像是某种东西断了的声音。

    就在我准备继续捣鼓的时候,颜瑾的声音传了过来,“陈九,你人呢?”

    我微微皱眉,玛德,洗这么快,我进来这房间才不到十分钟,她就好了?

    按说,女人洗澡,没个半小时,也要十五分钟吧,可,这颜瑾似乎太快点了吧?

    我有意再继续捣鼓下去,那颜瑾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陈九,你干嘛呢?”

    我叹了一口气,瞥了一眼那地板,从床底下爬了出来,缓缓推开门,透过门缝朝大堂的位置瞥了一眼,没人,这才蹑手蹑脚关上门,走了过去。

    我这边刚出来,没走几步,就发现那颜瑜从二楼走了下来,她一袭白色睡袍,湿漉漉的头发散批在肩头,或许是刚洗澡的缘故,她脸色有了一丝红润。

    “找我什么事?”我朝她问了一句。

    她抬头瞥了我一眼,也不说话,径直走了过来,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双腿微微张开,隐约能看到红色的那啥。

    我连忙扭过头,又问她:“你先前怎么一身鲜血的?”

    她看了看我,也没回答我问题,反问我:“我刚才叫你,你在干吗呢?”

    我支吾一句,“那啥,上厕所呢!”

    “上厕所也不回句话?”她又问。

    我说:“那啥,不是男女有别么,再说,上厕所怎么应声。”

    她深深地瞥了我一眼,朝我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让我坐到她边上。

    我愣了一下,脑子不由自主想起她说想生孩子的事,令我有些不敢上前,就说:“那啥,我站这里也是一样。”

    她瞪了我一眼,“让你过来,过来就是了,哪有那么多话。”

    我哦了一声,也不好再拒绝,缓缓走了过去,在离她三十公分的位置坐了下去,令我没想到的是,我刚坐定,她立马粘了过来,一只玉璧搭在我肩膀上,柔声道:“你觉得我美么?”

    我下意识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不美?”她柳眉微蹙。

    我尴尬的笑了笑,脑子立马闪过三个词,美人计,就说:“那啥,颜瑾小姐,我还有点事,要不,我先走了。”

    不待我说完,她一把摁住我肩膀,整个人压在我身上,一股香气直冲脑门,就听到她说:“陈九,我喜欢你好久了。”

    我一听,冷笑连连,喜欢我?玛德,这谎话也说得出来,要我说长的气宇轩扬,家财万贯,这话我肯定信,就我这种人,怎么可能值得颜瑾这种女人喜欢。

    更为重要的一点,我已经这女人绝非表面看上去那么单纯。

    当下,我一把推开她,就说:“颜瑾小姐,这玩笑不好笑。”

    她微微一怔,失声道:“我没开玩笑。”

    “是吗?”我脸色一沉。

    “不然呢?”

    说话间,她再次朝我身上压了过来,吓得我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冷声道:“颜瑾小姐,有些事情,你心里明白,我心里明白,大家没必要这样遮遮掩掩下去。”

    她好似不明白我的话,疑惑地看着我:“陈九,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我冷哼一声,也没理她,就准备走,她一把拉住我,说:“陈九,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谁遮遮掩掩了。”

    一听这话,我特么差点把那事说出来,一看到她脸色,我愣是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就说:“颜瑾小姐,我真有事,先走了。”

    “不行!”她死死地拽着我。

    我特么也是火了,也懒得跟她解释,直接拉着她朝杂物房走了过去,一边走着,一边说:“你刚才不是问,我先前在干吗么,我现在就带你过去,让你知道我在干吗。”

    说话间,我推开门走了进去,径直朝床底下钻了进去,找到先前那块地板,用力一拽,整块地板被我撬了起来,入眼是一个圆洞,刚好够一个人钻进去。

    当下,我拿出那地板,或许是内心实在太愤怒了,我将地板砸在颜瑾面前,怒声道:“你tm自己看看,这是什么?”

    她愣了好长一会儿时间,才回过神来,整个人好似虚脱一般,支吾道:“你…你…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地洞?”

    我瞥了她一眼,冷笑连连,“何止知道这里有地洞,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更多。”

    她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颤音道:“你还知道什么?”

    我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颜君山没死吧?”

    这话一出,她脸色苍白如纸,下意识朝后退了几步,差点没摔倒,颤着音说:“你…你…怎么知道?”

    我冷笑一声,“别管我怎么知道,且问你,他是不是没死。”

    她没有说话,双眼一直盯着我,右手朝后面摸了过去。

    看着她的动作,我哪里不清楚她的打算,估摸着是找凶器,打算弄死我,毕竟,一些小说、电影都是这样的桥段。

    当下,我警惕地盯着她,只要她敢乱来,我绝对不会怜香惜玉。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她…她居然摸出一把匕首,不是朝我捅过来,而是…而是…对着她自己腹部捅了下去。

    我草,什么情况,在我面前自杀?

    这…这女人没病吧!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