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19.第1310章 说坟(42)
    

    刚进房,那林叔喊了一声,“巧儿,你的陈九哥哥来了,赶紧准备茶水。 ( . v o dtw . )”

    说完这话,林叔领我们几人走进一间偏房,这房子约摸二十来个方,进门的位置是鞋柜,中间摆着一个树桩样式的茶几,边上放着几条树桩式的凳子,最里面的位置是一排柜,摆放了各式各样的籍。

    “来,大家入坐!”那林叔微微一笑,让我们几人围着茶几坐了下去。

    刚坐定,那林巧儿走了进来,一袭蓝色长裙,跟在殡仪馆相比,此时的林巧儿给人一种清新脱俗感。

    “陈九哥哥!”她走到我边上,挨着我走了下去,又将手中的茶叶给林叔递了过去。

    “瑜儿呢!”我朝她问了一句。

    “瑜儿姐姐在楼上补妆,马上就下来了。”她冲我甜甜一笑,淡声道。

    我微微一愣,这颜瑜搞什么鬼,大晚上的化什么妆。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林叔已经泡好茶,先是用热水洗了一次茶杯,然后倒上茶水,最后用镊子夹住茶杯递到我们边上。

    整个过程下来,给人一种淡然感,特别是将茶叶递到我们边上那一瞬间,我甚至产生一种错觉,这并不是繁华的香港,而是身处深山老林。

    “陈九,你尝尝我这斟茶的技术怎样?”林叔端起茶杯朝我示意一下。

    我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入嘴涩涩的,待茶水到喉咙处时,却散发一种清爽感,好似整个人融入大自然一般。

    坦诚说,我对茶道不是很了解,不过,即便如此,我依旧能感觉出林叔泡的茶,与其他人不同,具体哪里不同,我说不出来。

    “好!”我赞了一句。

    他笑了笑,“好就好!”

    说着,他给我斟半杯茶水,一个劲劝我茶,对于颜君山的事,却是只字未提。

    这把我给急的啊,我来这里是想知道颜君山以及说坟的事,对于茶却是没任何兴趣。

    于是乎,我尴尬的笑了笑,问了一句,“林叔,冒昧问一句,颜君山…”

    不待我说完,他朝我罢了罢手,淡声道:“我们先茶,等颜瑜小姐下来,再说这事,你看可行?”

    好吧,我叹了一口气,只好耐着性子喝了几杯茶。

    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样子,门口处传来一阵滴答滴答的脚步声,扭头一看,来人是颜瑜跟林中天。

    令我疑惑的是,这俩人今天的穿扮格外正式,那林中天一身蓝色的西装,整个人看上去给人一种气宇轩扬的感觉,而颜瑜则是一袭白色长裙,脸上化着淡妆。

    也不晓得是错觉,还是咋回事,我忽然生出一个想法,这俩人有点像是情侣。

    一生出这念头,我猛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是情侣。

    但,他们的下一个动作,令我整个人都懵了。

    只见,那林中天绅士般地朝颜瑜伸出手,说:“瑜儿,请!”

    “嗯!”那颜瑜点点头,伸出芊芊玉手放在林中天手心,缓缓坐了下来。

    他们坐的位置正在我对面,俩人好似很亲密,经常交头接耳,在看到我的目光后,那颜瑜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会避开。

    这令我坐立难安,难道他俩真是情侣?

    可,如果说他们俩是情侣,那么,颜瑜对我说的话,全是骗我的?

    当下,我强忍心头的愤怒,我怕自己会忍不住爆发,死劲掐了掐大腿,朝林叔看了过去,淡笑道:“林叔,现在人齐了,可以说了么?”

    “不急!”他罢了罢手,朝余倩看了过去,笑道:“余姑娘,我跟令尊早些年见过一面,对于你们在衡阳那边发生的事,也是略有耳闻,今天,你既然来到寒舍,我自然不能让你空着手回去。”

    说着,他拍了几下。

    不到几秒钟时间,从外面走进来两名黑衣大汉,严格来说是三人,其中一人被那两名黑衣大汉抓住手臂,令我疑惑的是,被抓着的那人,我好似在哪见过。

    那林叔缓缓起身,朝那黑衣大汉走了过去,笑道:“若是没猜错,当年令尊生意上出现问题,有人想害令尊。”

    那余倩面色一变,忙说:“你怎么知道?”

    林叔一笑,也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朝我看了过来,“陈九,当年那场丧事是你办得,具体事情你应该清楚吧?”

    我微微一怔,他说的这事,是我刚入行时办得一场百万丧事,当时的主家是余老板,也就是余倩的父亲,而要害余倩父亲的那人好像叫阎十七。

    我点点头,说:“清楚!”

    那林叔瞥了我一眼,淡声道:“要是没猜错,阎十七在香港时曾与一名风水师联合骗了令尊,而眼前这人正是那名风水师。”

    一听这话,我脸色巨变,那余倩跟我一样,差不多也是这样。

    我沉着脸,低声道:“林叔,您怎么忽然会提到这事?”

    他笑了笑,瞥了我一眼,又瞥了余倩一眼,也不晓得怎么回事,此刻,我感觉他的眼神有些犀利,不像平常那般温和儒雅。

    林叔淡笑道:“也没什么,就是想替你们报个仇。”

    说话间,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像变戏法般摸出一把匕首,猛地朝那风水师脖子处刺了进去。

    霎时,殷红的鲜血源源不断地往外喷,而那风水师则死死地捂住脖子,双眼瞪得斗大如牛眼,整张脸都快扭曲到一起了。

    不到十秒钟时间,那人脸色惨白如纸,浑身一阵抽搐,断了生机。

    一见这情况,我眉头紧锁,而余倩则不可思议地盯着倒在地面的风水师,至于颜瑾,她估计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下意识朝我靠了靠,双手紧握拳头,浑身抖得厉害。

    “林叔,你这是?”我沉着脸问了一句。

    他没理我,而是掏出白手巾擦了擦手,最后将丢手巾丢在那风水师身上,淡声道:“人呐,做了错事,就要接受惩罚,否则,这世界迟早会乱套。”

    说着,他朝那两名黑衣大汉打了一个眼色,那俩人会意过来,连拖带拽将那风水师弄了出去。

    此刻,我不知道用什么词去形容内心的感觉,就觉得这林叔好似变了一个人似得,就在一个小时前,这人告诉我,要懂得珍惜生命。

    可,现在呢!

    最为重要的是,从他刚才的动作,我能看出来他绝对不是第一次杀人,那动作,那神态熟练无比,没有一丝犹豫,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就好似杀得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鸡。

    不,就算是杀鸡,也没他这般冷血。

    顿时,一股寒意从我脚底板升起,直冲脑门。

    那林叔应该是发现我的动作,笑了笑,在我肩膀拍了拍,淡声道:“陈九,你觉得有些人该死,却利用一些手段活了下来,对于你这种人,你会怎么办?”

    我吞了吞口水,强忍心头的震惊,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别颤抖,说:“天理昭彰,疏而不漏,这类人早晚会遭到报应。”

    这话一出,那林叔好似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大笑两声,说:“如此说来,那你觉得我是该死呢?还是不该死?”

    我一愣,他什么意思?

    这是在试探我?还是在暗示什么?

    当下,我也不敢乱回答,双眼一直盯着他看。

    他拍了拍我肩膀,也不说话,回到自己的座位,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又给我们每人倒了一杯茶,递到我们面前,“大家别愣着啊,茶,需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趁现在身体好,多喝点茶。”

    本来好好的话,可,从他嘴里说出来,我总觉得一股恶寒,但,在没摸清他打算时,我不敢乱动,只好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就说:“林叔,事已至此,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叫我们过来到底有什么打算?”

    他抬头瞥了我一眼,又扫视了一下在座的所有人,淡声道:“也没多大的事,就是想借诸位的生命一用。”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