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8章 说坟(40)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门口涌过来不少人,足有二十来人,有几个熟悉的面孔,lin叔以及他的一对子女,就连颜瑾也站在其zhong。至于余倩,她一直站在我边上,双眼不可思议地盯着我。

    “表弟!”那余倩喊了我一声,关心道:“你…你没事吧?”

    我微微点头,也没说话。

    “爸,那陈九是怎么回事,您不是说一旦被钻骨虫粘上,有死无生吗?”那linzhong天朝lin叔问了一句。

    那lin叔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朝我看了过来,满眼的不可思议,颤着音问我:“陈九,你…你…你现在什么感觉?”

    我摇了摇头,“没什么感觉,就好似有什么东西从身上滑下去!”

    这话一出,那lin叔脸色巨变,浑身都抖了起来,尖叫道:“天呐,你居然是…。”

    刚到说到一半,那lin叔好似意识到什么,猛然收声,看向我的眼神变得格外奇怪,像是尊重,又像是贪婪。

    听着这话,我心头疑惑更重了,难道这些虫子真的怕我?

    就这样的,我愣在原地,任由那些钻骨虫从我身上缓缓地朝火炉内爬了进去。

    大概过了半小时的样子,那些钻骨虫几乎已经从我身上走了,我抖了抖有些麻木的四肢,重呼一口气,正准备走。

    陡然,我感觉脖子处好似被什么东西蜇了一下,随之而来就是一阵眩晕感,“表…姐,扶…我一把。”

    刚说完这话,我整个身体好似失去支柱一般,猛地朝前面倒了下去!

    眼瞧就到砸到地面了,那余倩也算是反应快了,一把扶住我,关心道:“表弟,你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张了张嘴,也不晓得是体力太虚了,还是咋回事,并没有发出声来,就觉得浑身上下使不上任何劲道。

    “快,送医院!”那余倩朝门口处喊了一声。

    我本来想摇头说不去,只是那股虚弱感愈来愈强,不到几秒钟时间,我感觉眼皮开始打架。

    “表弟!”那余倩喊了我一声,死劲晃了晃我:“你到底怎么了啊,你别吓姐啊,要是你出了事,我…我…”

    听到这里,我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双眼重重地闭了过去。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就知道我醒过来时,只看到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子,白色的电影,一切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宛如坠入白色海洋一般。

    “表弟!”那余倩见我醒了,一把拽住我手臂。

    我瞥了她一眼,又扫视了房间一眼,从装饰来看,不像是医院,就问她:“这是哪?”

    她瞪了我一眼,又摸了摸我额头,没好气地说:“还能是哪,当然是瑾儿的房间了。”

    我一愣,颜瑾的房间?不是说送我去医院么?还有就是,就算送我回家,也应该送我去颜瑜的房间啊,送我来这边干吗?

    我把心zhong的疑惑说了出来。

    她白了我一眼,“都什么时候了,就想着你的瑜儿,若不是颜瑾懂医,此时的你已经死了。”

    我一听,心zhong大惑,颜瑾救了我?就问她:“我昏迷后,发生了什么事?”

    那余倩好似什么恐惧的事一般,也不说话。

    我急了,立马爬起来,依靠在床头,朝她又问了一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叹了一口气,还是不说话,而是从随身的小包掏出手机朝我塞了过来,淡声道:“喏,这是我录下来的视频,你自己看吧!”

    我微微一怔,怪异地瞥了她一眼,“你肯定不是我亲表姐,我特么都那样了,你还有心思录视频。”

    话音刚落,她抬手敲了我一下,没好气地说:“我当然没这个觉悟,是那姓lin的老头说的,他说拍下来给你看,你会去找他。”

    什么意思?

    看完视频,我会去找他?

    开什么玩笑,若是以前,我肯定会去找他,毕竟,在我心里他算个好人,而现在么,我对那lin叔是愈来愈失望,根本没那个心思。

    当下,我从余倩手里拿过手机,找到那个所谓的视频,看了起来。

    这个视频不长,只有五分钟的样子,但里面涉及的内容,却令我整个人都懵了。

    “表…姐,你确定视频里是我?”我颤着音朝余倩问了一句。

    她嗯了一声,“绝对是你!”

    这下,我特么彻底懵了,再次拿起手机看了起来,但见,视频zhong的我躺在地面,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话。

    起先,我以为是视频声音小了点,便将视频的声音调大了。

    哪里晓得,即便将视频声音调到最大,依旧听不清我自己在说什么,反倒听到那lin叔尖锐的声音,他说:“天呐,这小东西居然懂坟语。”

    这让我心头的疑惑更重了,坟语?什么鬼?

    以前听老一辈的人说过鬼语什么的,像这种坟语倒是第一次听说,更为重要的是,我特么连坟语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加别淡说坟语了。

    我朝余倩看了过去,问道:“表姐,你有没有听到我当时说的是什么?”

    她想了想,摇头道:“你当时说的话特别奇怪,不像是某种地方语气,更多的像是一种特别奇怪的语言。”

    “能学一句么?”我说。

    她点点头,一连试了好几次,每次都是发出那种特别怪异的声,根本听不出任何门道,就知道那种声音类似乌鸦的那种低鸣声。

    压下心头的疑惑,我再次看起那视频,就发现视频zhong的我,一直躺在地面不停地念叨,而颜瑾则在我边上守着,时而探我额头,时而探我脉搏。

    整个视频下来,我发现我嘴唇一共动了九十九次,也就是说那段时间我一共说了九十九个字,这让我陷入深思当zhong。

    按说一般人说梦话或者胡话时,其语言多半是以老家话为主,可,刚才余倩模仿那语言,一点也不像我们衡阳那边的话。

    倘若真是这样,也就是说,我说的话极有可能是lin叔说的坟语。

    那么问题来了,我特么什么时候懂坟语了?

    这根本不符合逻辑啊!

    最为关键的一点,我自己对视频内发生的事,没任何知觉,甚至感觉视频zhong的人不是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陡然,我浑身一怔,猛地想起一个词,说坟。

    自从来了香港这边后,无论是lin叔还是颜瑜,都有意无意的说了一个词,说坟。

    而现在那lin叔又说我说了什么坟语。

    这二者绝对有着某种联系。

    念头至此,我也顾不上身体上的虚弱,掀开被子,朝余倩说了一句,“表姐,送我去找lin叔。”

    她一愣,瞪了我一眼,“别乱跑,等养好身子再说。”

    我哪里还有心情养什么病啊,若有可能,我恨不得现在就出现在lin叔身边,找他问个明白。

    于是乎,我直接无视她的话,一把拽住她手,就说:“没时间跟你解释了,我必须马上找到lin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