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16.第1307章 说坟(39)
    

    大概花了五六分钟的时间,我已经出现在火炉门口,令我郁闷的是,这火炉门槛的位置,特别高,想要平稳的推过去,显然是不可能的。

    我想叫人帮忙,但火炉那边的工作人员,一看木床上的钻骨虫,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哪里敢过来帮忙。

    这特么把我给急的啊,差点没跳起来。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人出现,是余倩。

    她走到我边上,“小表弟,姐来帮你!”

    我疑惑地看着她:“你确定你行?”

    她瞪了我一眼,淡声道:“这有啥,只是一些虫子罢,想当年姐在学校时,胆子是出了名的大。”

    好吧,她都这样说了,我要是再阻止她,那不是自找难堪么,再者说,此时的确需要人帮忙。

    于是乎,我也没再说话,就朝她努了努嘴,意思是让她到后面帮忙抬木床,我则走到前头,用手掌托着木床下方。

    也不晓得是那钻骨虫的原因,还是咋回事,刚碰到木床下方,入手有种黏糊糊的感觉,就好似摸到鼻涕一般,特别恶心。

    我皱了皱眉头,也顾不上那么多,就朝余倩看了过去,就发现她脸色惨白,估摸着是被吓倒了。

    “表姐,你确定你没问题?”我朝她问了一句。

    她面色一红,白了我一眼,也不说话,双手颤颤巍巍地朝木床底下摸了过去。

    见此,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特想笑,也没说话,微微用力,将木床缓缓抬起,朝里面走了过去。

    那余倩见我用力了,也朝里面走了过去,而身后那些工作人员则缓缓推出一条道来。

    很快,我们俩人将木床抬到火炉边上。

    “那啥…,我们这边火炉是自动化的,必须福主移到火炉内的滑板上,否则,恐怕烧不了。”我背后传出一道胆怯的声音。

    扭头一看,说话那人四十来岁的年龄,国字脸,胸口的牌子上挂着,主管,朱友光的字眼。

    我皱了皱眉头,瞥了他一眼,也不说话,主要是不知道跟他说什么。

    当下,我也不敢耽搁,朝余倩问了一句,“你有问题没?”

    她嗯了一声!

    见此,我松出一口气,又回头瞪了那一群大老爷们,玛德,就这样的胆子,还在火葬场上班,也不怕人笑话。

    随后,我跟余倩两人将木床抬了起来,正准备往火炉的滑板上推。

    陡然,也不晓得嘛回事,原本一直扎堆的钻骨虫,开始变得躁动起来,隐约有向边上爬的趋势。

    一见这情况,我猛喊:“快帮忙!”

    令我气愤的是,那群大老爷们,一个个伫在那,愣是没一个人敢上去。

    我特么也是急了,大骂道:“看尼玛啊,快帮忙啊!”

    那些人还是不动!

    “草拟大爷,一个个大老爷们还不如一个女人!”我怒骂一声,猛地钻进木床底下,打算凭一己之力将死者推进去。

    哪里晓得,我这边刚钻进去,上边像下雨一般,无边无际的钻骨虫朝下掉,宛如雨点一般。

    不到一秒钟时间,那些所谓的工作人员一个个撒腿就朝门口跑了过去,仅剩下余倩一人站在木床边上,双腿直打颤。

    “表姐,你走开!”我朝她喊了一声,双手托起木床,也顾不上那火炉口的大小,连带木床往火炉内推了进去。

    就在我刚将木床推进去时,那些钻骨虫好似受到某种刺激一般,悉数朝我这边涌了过来。

    “表弟!”那余倩尖叫一声,顺手捞起扫帚朝我身上扑。

    那些钻骨虫好似不怕扫帚,密密麻麻地朝我涌了过来。

    不到十秒钟时间,我浑身上下已经沾满那种钻骨虫,最为恐惧的是,那些钻骨虫好似看上我了一般,即便是我身上爬满了,但那些钻骨虫依旧是前赴后继朝我身上爬!

    “别…别管我,先烧尸!”我朝余倩喊了一声。

    不张口还好,这一张口,那些钻骨虫好似找到突破口一般,猛地朝我嘴里钻了去。

    玛德,我怒骂一声,抬手朝嘴上摸了过去,用力一摔,一大片钻骨虫散落在地。

    而那余倩一见这情况,也不晓得是吓蒙了,还是怎么回事,直勾勾地看着我,颤着嘴唇,也不敢上前。

    玛德,看来指望不上她了。

    我暗骂一句,抬腿朝火炉边上的按钮跑了过去,令我崩溃的是,这上面写的全特么是英文。

    我上学那会,英语烂的要命,除了最简单的几个英文字母,其它的一概不认识。

    很多时候我就在纳闷,明显是咱们大中国制造的,为什么非要刻着英文,那些人是觉得中文没水准,还是觉得英文逼格高?

    当下,我也顾不上那么多,拽着那些按钮,就是一顿乱摁。

    好在我运气还算可以,在按到第七个按钮的时候,那火炉的滑板总算缓缓朝里面滑进去。

    见此,我松出一口气,低头朝了自己身上一眼。

    仅仅是一眼,我头皮一麻,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脑门,但见,我身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布满那种钻骨虫,里三层,外三层。

    我本身就对密集恐惧症,看到这情况,只觉得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四肢不停地发抖,脑子里像浆糊一般,没得任何想法。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瞬间,或许是好几个时间,就觉得浑身好像轻了不少,低头一看,令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出现了。

    那些钻骨虫居然…居然从我身上缓缓退出,最为诡异的是,它们退走的路线,极其规律,宛如行军一般,拉成一条长线,每一排三只钻骨虫。

    而它们退出的方向,竟然是火炉。

    也就是说,这些钻骨虫在自杀?

    玛德,这是咋回事?

    我微微一怔,也没多想,四肢猛地抖了起来,目的是将那些钻骨虫从身上抖下去。

    哪里晓得,那些虫子好似黏在我身上一般,无论我怎么抖,愣是不掉,而是极有规律地缓缓退。

    这一幕把我弄懵了,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难道这些虫子怕我?

    不对啊!若是这些虫子怕我,它们绝对不会爬到我身上来。

    一时之间,我实在想不明白。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