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14.第1305章 说坟(37)
    

    我懵了,彻底懵了,玛德,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莫不成是蛊虫不成?

    就在这时,那颜瑜松开嘴,整个身形朝后退了一下,差点没摔倒,我一把拉住她,低头一看,妈吖,好吓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但见,颜瑜嘴唇的位置一片深紫色,整张脸呈现一条条特别奇怪的经脉,像是一张蜘蛛罩在脸部上,有股说不出来恐惧感。

    “瑜儿,你这是?”我死死地抱紧她,连忙问。

    她整个人好似很虚弱,晃了晃脑袋,“陈九哥哥,我…我…我对不起你,可…可…可那都是过去的事,我…。”

    不待她说完,我轻声道:“过去的事,就让它随风而逝,没必要纠结在过去,人是活在当下!”

    她虚弱的笑了笑,“你会原谅我吗?”

    我嗯了一声,紧紧地抱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感觉整颗心都揪了起来,特不想怀里这女人受到任何委屈。

    她笑了笑,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也不说话。

    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她缓缓开口道:“陈九哥哥,答应我,无论任何时间,任何事情,请你相信我不会害你,好吗?”

    “嗯!”我重重地点头。

    此时,我脑子只有一个想法,便是好好地盯着眼前这个女人。

    她嘴唇动了动,或许是太累的缘故,这次,她嘴唇并没有发出来声音,整个人的气色在这一瞬间暗淡不少。

    我急了,正准备说话,那林叔凑了过来,拍了拍我肩膀,“放心,她只是晕了过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有些不相信他的话,就说:“你确定没问题?”

    “放心吧!出不了事,你有这个时间关心她,还不如多关心你自己。”那林叔瞥了我一眼,淡声道。

    “我怎么了?”我疑惑地看着他。

    “那虫子是有名的钻骨虫,一般都是出现在上了年代的墓穴,现在出现在你脖子上,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恐怕会招来杀身之祸。”那林叔盯着我脖子,淡声道。

    钻骨虫?

    我微微一愣,这名字好熟悉的感觉,好似在哪见过。

    等等!难道是…。

    一想到这个,我心里狂震,死劲摇了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我脖子上!”

    那林叔见我脸色不对,摇头长叹,“这就是命啊!”

    我将颜瑜扶到一条长凳上,一把抓住林叔手臂,颤着音说:“你说的钻骨虫,是不是老班人说的长条虫?”

    他嗯了一声,“以前的人的确称这种钻心虫为长条虫,只因这虫子会随着吞噬骨髓的多少,而导致其身体变长,故此才会被人称为长条虫。”

    一听这话,我整个人差点没跳起来,玛德,这种虫怎么会出现在我身上,要知道这所谓的钻心虫并不是单纯的出现墓穴,还会出现快死之人的身上,以前听老一班的人说,大凡活人身上出现这种钻骨虫,不出三天便会毙命,久而久之,这种虫有了另外一个称呼,叫勾魂使者。

    最为关键的一点,这种虫子一般都是成双入对的出现,一白一黑,与民间传说中的黑白无常一样。

    而现在我脖子上出现的是黑色虫子,还有一条白色虫子哪去了?

    念头至此,我猛地朝小姨看了过去,就发现她身上并没有虫子。

    我松出一口气,还好没出现在小姨身上。

    等等!

    我记得走出幸福大酒店后,我一直跟小姨还有颜瑾在一起,不在小姨身上,难道会在颜瑾身上?

    没有任何犹豫,我立马朝外面跑了过去,身后传来表姐余倩的声音,“小表弟,你这是去哪啊,带上我!”

    十万火急,我没有理她,径直跑了出去。

    出了酒店,我找到小姨的车子,就发现那颜瑾正在车里捣鼓手机。

    我走过去,敲了敲车窗玻璃。

    她缓缓摇下玻璃,疑惑地盯着我,淡声道:“有事?”

    我没有说话,打量了她一眼,令我松一口气的是,她脖子处没有任何异物,正准备收回目光,陡然,我眼神被她胸前一颗白色的颗粒给吸引了。

    那玩意差不多黄豆大小,浑身洁白无瑕,要是没猜错,那玩意应该就是钻骨虫。

    按照我的想法是把钻心虫拿下来,但由于位置有些特殊,我没敢伸手,就说:“那啥…,你…你…。”

    支吾老半天,我愣是说不出那几个字,我总不能告诉她,你胸前有颗黄豆大的东西吧!

    我估摸着,只要我敢这样说,她绝对会煽我一个耳光,外带一句色狼。

    那颜瑾见我吱吱唔唔的,柳眉微蹙,“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伫在原地,老脸憋得通红,心里急,但口头上又不敢说,这种感觉差点没把我逼疯!

    当下,我也顾不上那么,抬手猛地朝她胸前抓了过去,一把拽住那钻骨虫扔在地面,用脚死劲踩了踩。

    我这边刚踩死钻骨虫,那边颜瑾的耳光已经出现在我脸上,“陈九,你是不是有病,居然敢…。”

    玛德,老子这是为救你。

    我暗骂一句,也懒得跟她解释,毕竟,这种事一来不好解释,二来就算解释了,也未必有用,这就好比有人找你借电瓶车,你要是告诉对方,电瓶车没电了,对方肯定不信,甚至会以为你小气。

    于是乎,挨了一记耳光后,我扭头就走,不想再说什么。

    那颜瑾见我要走,火更大了,从车子一下子就窜了出来,一把拽住我手臂,死活要我给她解释,否则,就拉我去差馆。

    面对这种事,我只有两个想法,一是跟她解释,但这个时间估计要半小时甚至更长,二是甩开她直接回大酒店。

    权衡一番,我打算采用第二种方法,就说:“随便你,你爱报警就报!”

    说完这话,我一把甩开她手臂,猛地朝幸福大酒店内跑了过去,那颜瑾则在后面来了一句,“陈九,你给我等着,不让你蹲监,我跟你姓!”

    我微微一怔,想留下来跟她解释,偏偏在这个时候,那林叔跑了过来,一把拽住我,就往里面跑,一边跑着,一边说:“出事了,这次的事情变得大条了。”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