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13.第1304章 说坟(36)
    

    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玛德,在那个位置歪歪扭扭的写着两个字,陈九。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我忙问林叔:“怎么回事?”

    他微微皱眉,“要是没猜错,应该是死者写的。”

    “不可能!”我惊呼一声,“怎么可能是死者写的。”

    那林叔摇了摇头,“起先我也不相信这是死者写的,但现在我信了。”

    “为什么?”我问。

    他没有说话,而是从边上捞过一些黄纸,点燃,烧在死者尸体边上。

    起先那火苗烧的挺旺盛的,大概烧了三分之一的样子,也不晓得咋回事,那黄纸毫无征兆的熄了,更为诡异的是,那黄纸熄灭时所呈现出来的姿势,有点像个‘九’字。

    一见这情况,我浑身一怔,这特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林叔是他们在搞鬼?

    考虑一番后,我决定亲自试试,捞起一把黄纸,朝死者作了几个揖,然后烧在死者边上,令我崩溃的是,烧到三分之一的样子时,出现跟先前一模一样的情况。

    这让我浑身愣在原地,根本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坦诚说,我甚至怀疑过是颜瑜跟林叔在这黄纸上动了手脚,但一看到死者边上歪歪扭扭的两个字,我心里又没了底。

    就在这时,小姨走了过来,轻声道:“小九,这事不正常,要不,我们回去吧!”

    我摇了摇头,瞥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颜瑜,也没说话,伸手朝死者鼻子探了过去,入手格外冰冷,像是被什么东西冰过一样。

    “陈九,我怀疑福主对你有某种情绪,这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若是…”那林叔说。

    不待他说完,我罢了罢手,沉声道:“我懂您意思,若是不能解决这事,死者便会一辈子缠上我。”

    话音刚落,小姨急了,死死地拽住我手臂,急道:“小九,这可怎么办啊,万一死者真的缠上你…。”

    我冲她笑了笑,“小姨,您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放心吧,这点事难不到我,倒是您在这,会让我束手束脚,放不开来!”

    我这样说,是暗示她离开,毕竟,她跟颜瑜有点不对头,让她们俩人在一起,短时间各自能压制自己的情绪,一旦时间长了,俩人肯定是闹起来。

    小姨听我这么一说,估计是明白我的言外之意,就说:“那行,我不在这打扰你了,不过,我必须让你表姐过来,你一个人在这我放心不。”

    一听这话,我脑子立马闪现一道人影,那人一副女强人的姿态,对啥事都爱上管上一手,气场特别足,正是我表姐,余倩。

    一旦让她来了,我估摸着她绝对我拿我当儿子一样管着。

    没有任何犹豫,我立马说:“小姨,不用麻烦表姐了。”

    她一笑,也不说话,掏出手机,摁了几个数字,约摸过了几秒钟的样子,就听到她对手机说,“倩儿啊,你现在在哪呢?”

    “是这样的,你表弟来了。”

    “还能是谁啊,当然是小九啊!”

    “骗你干嘛,他现在就在幸福大酒店,你…!”

    说到这里,小姨皱了皱眉头,没好气地说:“死丫头,我话还没说完,就挂断电话了。”

    说着,她抬头朝我瞥了我一眼,“小九啊,那我先走了,等会你表姐来了,你有啥需要跟她说,我相信她会竭尽全力满足你,这些年,她总在惦记着你,说你要找个时间好好感谢你!”

    我一脸苦涩地盯着她,根本不知道说什么,主要是我那表姐太特么强势了。

    小姨见我没说话,满意的笑了笑,又说:“晚上记得跟你表姐回家。”

    我嗯了一声,正准备送别小姨,就发现门口处走进来一名女人,那女人一身黑色工作服,头发齐肩,微卷,一见我,她先是一愣,紧接着冲到我面前,象征性地抱了我一下,喜道:“我的小表弟,你总算来了,这些年表姐可想死你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也不知道怎么会回答她的话,支吾老半天,愣是没憋出来一句话,反倒是小姨在边上疑惑道:“倩儿,你怎么这么快?”

    那余倩一笑,“妈,你给我打电话时,我就在幸福大酒店下面,一听表弟在这,我立马就过来了。”

    小姨笑了笑,跟那余倩说了几句,大致上是让她照顾好我,说到最后,更是附耳说了几句话,说这话的时候,她眼睛一直盯着颜瑜,要是没猜错,小姨应该是招呼余倩,让其重点看着颜瑜。

    见此,我无奈的耸了耸肩,也不知道说什么,索性也懒得搭理这事,便朝死者走了过去,打算先弄清死者到底怎么回事。

    来到死者边上,那颜瑜跟林叔凑了过来,而余倩跟小姨则在门口的位置说着什么。

    “林叔,你说我得罪死者了么?”我朝林叔问了一句。

    他尴尬的笑了笑,“我又不是神算子,哪里晓得你有没有得罪福主。”

    我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死者,最后将眼神盯在颜瑜身上,轻声道:“瑜儿,我去过‘将军澳华人永远坟场’。”

    我这话的意思是暗示她,我已经知道她父亲早些年就死了,希望她能对我说真话。

    她听着这话,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仅仅是点点头,写道:“陈九哥哥,你想说什么?”

    说实话,我没想过她反应居然会如此平淡,不由在她身上盯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我想说,死者明显不是你父亲,你为什么非要说他是父亲?”

    她惨然一笑,豆大的眼泪簌簌而下,也不说话,倒是边上的林叔说了一句,“陈九啊,或许颜瑜小姐有难言之隐。”

    我没有理他,眼睛一直盯着颜瑜,只希望她能给我一个解释,不为别的,只为那份信任。

    那颜瑜见我盯着她,掏出字条,写道:“不错,我爸八年前就死了。”

    我一听,紧了紧拳头,果然是这样,那颜瑾没骗我,正准备说话,那颜瑜陡然朝我看了过来,在她眼神中,我看到一丝阴厉,不待我反应过来,她双手朝我脖子伸了过来。

    我有些急了,猛地抓住她手臂,厉声道:“你要干嘛?”

    她愕然地瞥了我一眼,死劲晃了晃脑袋,又朝我脖子指了指,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摸了过去,就发现脖子处有一颗王豆大的虫子,摸下来一看,那东西浑身通黑,有触角,最为恐怖的是,在触角的位置有一丝鲜血。

    我再次朝脖子摸了摸,入手有点湿润,黏糊糊的,像是鲜血。

    我有些懵了,难道这黑乎乎的东西咬了我?

    可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颜瑜也不知道怎么了,脸色巨变,从我手中夺过那黑乎乎的东西,猛地朝地面摔了过去,用脚狠狠地跺了几脚。

    我疑惑地看着这一切,实在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大概过了十来秒的样子,那颜瑜一把拽住我肩膀,另一只手摁住我额头,嘴唇朝我脖子伸了过来。

    我彻底懵了,她到底要干吗啊!

    也不晓得是情急之下,还是她真的急了,她居然说:“别动,再动你就没命了。”

    我惊愕地盯着她,她…她不是不能说话了么,怎么…怎么?

    不待我反应过来,她的嘴唇已经到了我脖子处,紧接着,一股清凉感从脖子处传了过来。

    这种感觉大概持续了不到三四秒的样子,随之而来就是像火烧一样的难受。

    我急了,玛德,这什么情况啊!

    正当我准备推开颜瑜时,那林叔在边上说:“陈九,这东西关乎到说坟,你最好别动!”

    我一愣,这东西是什么意思?是指那黑乎乎的虫子还是什么?正准备开口。

    陡然,那股火烧感愈来愈强,令我忍不住喊了一声痛,豆大的汗滴如雨后春笋般从脑门冒了出来,愈来愈多,而那股火烧感愈来愈强。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