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1章 说坟(33)
    很快,小姨将车子停在墓陵园左侧的一个停车场,我们几人先后下了车。

    刚下车,我立马朝小姨问了一句,“您带我来这边干吗?”

    她瞥了我一眼,也没说话,反倒是颜瑾对我说:“跟我来。”

    我嗯了一声,也没说话,就跟着她朝墓陵园内部走了过去,而小姨则依靠在车子边上,说是她不方便过去,在这看着就行。

    见此,我也不好说什么。

    大概走了三四分钟的样子,我发现这‘将军澳华人永远坟场’大的很,整个坟场呈圆形,有点像四川那边的梯田,坟与坟之间紧紧挨着,坟头是用水泥做成的墓碑,上面有照片跟跟名字。

    走着,走着,我们俩人在一座陵墓前停了下来,那颜瑾抬手指了指坟头,“你看清楚这上面的名字。”

    我一愣,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就发现那位置立了一块石碑,上面有一张照片,照片上那人像极了颜瑜的父亲,这让我有些懵了,什么情况,忙问颜瑾:“这…这…是谁的…坟墓?”

    她瞥了我一眼,也不说话,对着坟头跪了下去,磕了几个头,然后起身,蹲在坟头边上抽泣。

    见她不说话,我也没再问,就朝坟头看了过去,墓碑的正zhong间写的是,慈父颜君山之墓,左边写的是生于一九五八年六月七日,右边写的是,终于二零零零年六月八日,妻子率子女夏立。

    我算了一下时间,现在是08年,而这坟墓是2000年立的,也就是说这颜君山已经死了八年。

    可,如果他真的死了八年,那‘幸福大酒店’里躺的是谁?

    难道真如lin叔说的那般,那人是假的颜君山?

    当下,我立马朝颜瑾问了一句,“颜小姐,这颜君山就是你跟瑜儿的父亲?”

    她瞥了我一眼,点点头,也不说话。

    我特么急了,就说:“你确定没骗我?”

    她没有理我,而是抱着墓碑低声抽泣。

    足足哭了好几分钟,她才停下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朝坟头作了几个揖,扭头瞥了我一眼,淡声道:“你觉得我会拿父亲的死跟你开玩笑么?”

    我一想,也对,除非那些生性歹毒的人会拿这事做wen章,大多数人绝对不可能。

    于是乎,我就问她:“既然颜君山早就仙逝了,为什么你在家里却…。”

    我这话的真正意思是,你既然知道你父亲死了,为什么还要供养家里那个。

    她显然是明白我意思了,也没直接回答我问题,而是反问我:“陈九,说句不吉利的话,假如你父亲某天走了,恰恰又在这个时候,你发现一个跟你父亲长的有几分相像的人,你会怎么做?”

    我想了想,倘若真这样的话,肯定会对那人生出一股异样感,而颜瑾估计也会这样。

    一想到这个,我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沉声道:“整件事跟颜瑜是什么关系?”

    她冷笑一声,“都是她一手策划的。”

    我一愣,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颜君山2000年就死了,而那个时候的颜瑜,估计也就是十三四岁的年龄,怎么可能策划出这么机密的计划。

    那颜瑾显然是看出我不相信她,冷笑一声,说:“陈九,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天生就是玩阴谋的,而颜瑜正是其zhong的佼佼者,这么跟你说吧,在她十岁的时候,她当时的班主任是一名刚结婚没多久的女老师,只因为打了她一下,她愣是用诡计活生生逼的那女老师离婚了。”

    我还是有些不信,主要是颜瑜给我的感觉很好,不像是那种心计颇深的人,就说:“颜瑾小姐,你莫以为这样讲,我会信你!”

    她笑了笑,“信不信在你,我只能告诉你,颜瑜并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

    说话间,她从随身的小包掏出一份本子朝我递了过来。

    我接过本子看了看,这上面是一份份剪报,每一份剪报都是关于颜瑜在娱乐圈的消息。

    大概看了三四分钟的样子,我发现这剪报的所有内容,惊人的相似,不是跟这个男星暧昧不清,就是跟那个男星暧昧不清,最为离谱的是,这报纸上居然说颜瑜跟一名七十来岁的老头曾经在一个房子待了三天三夜。

    这…这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我记得刘颀跟我说过,他说颜瑜是娱乐圈出了名的玉女,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新闻。

    当下,我将那本子砸在地面,双眼通红地盯着颜瑾,一字一句地说:“颜瑾,别以为拿出这些东西,我就会信你,我告诉你,在我心里瑜儿是纯洁无瑕的,并不是所谓的剪报就能改变的。”

    她笑了笑,抬头瞥了我一眼,淡声道:“陈九,我知道你一时之间无法接受,我也没指望你能接受,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完全是看在胡阿姨的份上,否则,你这种见色忘义的男人,我颜瑾还没放在眼里。”

    我一听,本来想直接开骂了,但想到一些事,我强压心zhong的愤怒,厉声道:“那天在丧事仪式上,你之所以一而再的维护我,是因为我小姨的原因?”

    她一愣,冷笑道:“怎么?难道你认为我看上你了才会一而再的维护你?”

    我有点懵了,也顾不上那么多,又问:“那天我们见你慌慌张张的从房内跑出来,再后来就发现那人死了,你…。”

    不待我说完,她脸色一沉,冷声道:“你怀疑我杀了那人?”

    “难道不是你?”我回了一句。

    她笑了笑,“陈九啊陈九,你把我颜瑾想成了什么人,那人半死不活地活着,他死与不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为什么要弄死他?退一万不说,就算我要弄死,你觉得我会让你们看到?”

    “那天是?”我连忙问了一句。

    她没有理我,而是抬头望了望天空,嘴里呢喃了几句话,具体是啥,我没听清,不过,却能看见她绝美的脸上滑过几滴豆大的泪水。

    片刻过后,她扭头瞥了我一眼,淡声道:“言尽于此,你自己好之为之,我只能告诉你,颜瑜不是你能招惹的,最好是尽快离开她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