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08.第1299章 说坟(31)
    

    但见,来人是颜瑾,一身黑色衣服,鼻梁上是一副黑墨镜,身后跟着三十来个壮汉,清一色的黑西装、黑墨镜,像极了某些不良份子。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我盯着那群人看了一下,就发现颜瑾身后那些都是陌生面孔,一个个杀气冲冲的,不像是来奔丧,更多的像来找茬的。

    一见这情况,我拉了颜瑜一下,“瑜儿,你姐带人来了。”

    说话间,那颜瑾已经走到门口,一见我们,二话没说,大手一挥,“给我把那女人绑了!”

    我特么也是急了,立马将颜瑜护在身后,直勾勾地盯着颜瑾,冷声道:“你想干吗?”

    她冷笑一声,“陈九,我奉劝你一句,这事你最好别管,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没有说话,死死地护住颜瑜,用行动向她证明我的决心。

    那颜瑾应该是看出我的决心,冷笑一声,直接朝颜瑜看了过去,厉声道:“颜瑜,你若拿我当家人,就自己走过来,别以为你干的那点事,我不敢说破!”

    我一愣,疑惑地瞥了颜瑜,又看了看颜瑾,直觉告诉我,这两姐妹关系有点异样。

    令我没想到的是,颜瑜居然拉了我一下,递了一张纸条过来,上面写着:“别管我,她是我姐,不会对我怎样。”

    我正准备说话,那林叔凑了过来,笑道:“我说谁来了呢,没想到居然是颜瑾小姐来了。”

    “林叔,你在这里正好,有件事我想问问你。”说着,那颜瑾朝林叔看了过去。

    “哦!”那林叔一愣,“说说看。”

    “那件事你有没有份?”那颜瑾冷声道。

    这话一出,林叔面色一变,怪异地看了看颜瑾,就说:“你知道了?”

    “要想人莫知,除非己莫为。”颜瑾冷哼一声,直接无视林叔,缓步朝颜瑜走了过去,抬手就是一记耳光煽在颜瑜脸上,“这一掌是替我妈煽的。”

    说完,她抬手又要煽下去。

    我特么也是火了,一把拽住她手臂,按照我当时的想法,煽她几记耳光给颜瑜报仇,但颜瑜一直拉着我,死活不让我动手。

    “陈九,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再干扰这事,别怪我不给你姑妈面子。”那颜瑾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

    我懵了,她居然认识我姑妈?

    也对,我姑妈认识颜瑜,而颜瑜跟颜瑾是姐妹,认识她也正常。

    只是,从她的语气中,我却能听出她与我姑妈关系好似很不一般。

    当下,我忙说:“你跟我姑妈很熟?”

    她瞥了我一眼,也不说话,而是朝颜瑜走了过去,抬手又是一记耳光煽了下去,“这一掌是替胡阿姨煽的。”

    我特么再也忍不了,也顾不上颜瑜的拉扯,照着颜瑾绝美的脸蛋,就是一记耳光煽了下去,怒声道:“你tm够了没,有什么事冲我来!”

    “你!”那颜瑾捂住被我煽过脸颊,双眼冒火地盯着我,也不说话,她后边那些人好似想冲过来,被她给制止了。

    “颜瑾,我警告你,你敢动瑜儿一下,你信不信老子豁出这条命不要,也要弄死你!”我气急了,一把掐住颜瑾脖子。

    “陈九,你会后悔的!”她瞪了我一眼,一把打开我手臂,领着那些人,扭头就走。

    看着他们的背影,我疑惑了,这什么情况?来这煽颜瑜两个耳光就走?

    我想追上去,可,颜瑜一直死死地拉着我,低声地抽泣,也不说话。

    待她们离开后,那林叔凑了过来,叹了一口气,“现在这社会呐,连最基本的人伦道德都没了,哪有女儿大闹父亲丧事的,这不是给父辈抹黑么?”

    对于这话,我颇为认同,就觉得这颜瑾完全继承了她妈/的优良传统,泼!

    随着她的离开,化妆间陷入沉默当中,谁也没有说话。

    大概过了两分钟的样子,我实在摁耐不住心里的疑惑,就问颜瑜,“瑜儿,那颜瑾刚才说的那件事是什么事?”

    她抬头瞥了我一眼,很快又将头低了下去,低声抽泣,也不说话。

    我急了,又说:“瑜儿,你倒是说话吖!”

    不待颜瑜开口,那林叔开口道:“艾,还能有什么事,就是安玛斯山脉的事呗!”

    我皱了皱眉头,“能说说具体是什么事?”

    他叹了一口气,“这是他们的家事,我不好细说,不过,我只能告诉你,颜瑜小姐这些年在那个家,当真是受尽了委屈,就连我这旁人也有些看不过眼了。”

    听着这话,我心沉如铁,这倒不是因为颜瑜受委屈的事,而是这林叔的话好像有漏洞,就在昨天晚上,他告诉我,他们飙风小队从那冰墓出来后,相互不联系。

    可,听他刚才的语气,好似对颜瑜的家事挺了解的,这情况有点不对劲啊!

    当下,我也没点破,就顺着他的话说,“艾,那对母女太泼辣了,别说颜瑜这种柔软的姑娘,恐怕就是泼妇住在那家里,也会受欺负。”

    “可不是嘛,那对母女简直了,泼的不能再泼了,我当年不过是…”

    说到这里,那林叔好似意识到什么,立马收口,也不再说话。

    我忙问:“您当年怎么了?”

    他尴尬的笑了笑,“没什么,都是十几年前的往事了,不说也罢了,倒不如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丧事怎么弄!”

    我深深地瞥了他一眼,也不说话,就朝颜瑜看了过去,安慰她几句,大致上是让她别跟那种泼妇计较,等有机会一定替找回这个场子。

    也不晓得是我的话让她感动了,还是咋回事,她死劲抱紧我,豆大的眼泪簌簌而下,悉数落在我肩上。

    我拍了拍她后背,“没事,有我在!”

    她点点头。

    随后我跟林叔开始商量丧事的具体事宜,而颜瑜则一直拽住我手臂在边上听着。

    大概商量了接近半小时的样子,总算敲定这丧事,令我郁闷的是,这边的丧事风俗,与我们那边有着天地之别,甚至可以说,这简直就不是丧事了,而是一种告别仪式,许多的丧事仪式都被简化了。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