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06.第1297章 说坟(29)
    

    那颜瑜听我这么一问,柳眉微蹙,在我身上又盯了一会儿,我有些急了,就说:“瑜儿,你要是有事就直问,我绝不隐瞒!”

    她点点头,掏出纸条,写道:“林叔是不是跟你说了我爸的事?”

    我也没隐瞒,就嗯了一声。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她又写道:“他是不是告诉你,我爸没死?”

    我微微一怔,点点头,也没说话。

    她在我身上盯了一下,神色一变,写道:“他骗了你,其实这尸体就是我爸,当年我爸跟他们的飙风小队,前往安玛斯山脉,他们十二人全部下到冰墓了,留我爸一个人在洞口守着,后来也不知道冰墓内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那些人出来后,左臂起了一层特别奇怪的东西,不过,他们的运势却比以前好多了。”

    听着这话,我特么有些无语了,这与林叔说的不同啊,那林叔说,他们十三人全部下到冰墓了,而颜瑜又说,他爸没下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在说谎?

    那颜瑜见我没说话,又在纸条上写了很多字。

    过了好几分钟的样子,她将纸条递了过来。

    我接过纸条一看,这上面写的是,当年她父亲没有下到冰墓,让林叔等十二怀恨在身,后来十二人集体污蔑她爸,至于污蔑的理由很简单,好像是怕她爸泄秘,甚至对她爸动过杀念,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那十二态度大变,不但没有动她爸,反倒跟她爸结拜了。

    看到这里,我心沉如铁,从颜瑜跟林叔的话,我能听出来一些门道,首先可以确定的是,那个所谓的飙风小队肯定下过冰墓,至于是十三人都下去了,还是十二人下去,这一点无从得知。

    想了一会儿,我缓缓开口,就说:“瑜儿,实不相瞒,你的话与林叔的话相差甚远!”

    她面色一沉,朝门口看了过去,眉头紧皱,写道:“他在骗你,他是想让你不信任我,从而达到他的目的。”

    “他有什么目的?”我脱口而出。

    她想也没想,写道:“这些年以来,他们十二人的身体出现了问题,或许是跟当年那个冰墓有关,他们想找人替他们下墓。”

    一听这话,我一愣,疑惑道:“不对啊,如果他要找人下墓,完全可以去找那些盗墓贼,没必要找我啊!”

    那颜瑜冷笑一声,写道:“你不懂那冰墓里面的门道,这里面牵扯的东西特别多,一般的盗墓贼根本无法下去,唯有像你这样的抬棺匠才有机会下墓。”

    我一听,愈发迷惑了,我一抬棺匠跟下墓有啥关系?再者说,我们抬棺匠都是以尊重死者为毕生目的,怎么可能干那种断子绝孙的事,就说:“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只是抬棺匠,我们有什么本事下墓?”

    她站起身,朝死者走了过去,又朝我招了招手,意思是让我过去。

    我也没多想,就跟着她走了过去。

    刚站定,她抬手指了指死者四肢,写道:“还记得我爸为什么会瘫痪吗?”

    我嗯了一声,她当初好像说过,说是下了一个什么墓,从那里回来后没多久,便瘫痪了,就问她:“这根下墓有什么关系?”

    她抬手捏了捏死者四肢,也不知道是想到什么伤心了,还是咋回事,两行清泪簌簌而下,开始抽泣起来。

    约摸过了三分钟的样子,她写道:“当年我爸从冰墓回来后,曾跟我说过一句话,说是那冰墓内有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似人非人,似鬼非鬼,飙风小队的十二人都是因为得罪那生物了,左臂才会生了怪东西。”

    写到这里,她顿了顿,抬头瞥了我一眼,继续写道:“大概是半年前的样子,我爸也不知道从那听到一个消息,说是抬棺匠身上有某种东西,可以克制那生物,让抬棺匠下墓,或许能让他四肢恢复正常。”

    我一听,立马说:“你找我也是为了下墓?”

    她冲我歉意的点点头,写道:“当初去衡阳,的确是想找你下墓,但考虑你们抬棺匠对死者颇为尊重,不愿意下墓,这才说成找你办丧事。”

    听完这话,我心里特不是滋味,总觉得有股被人利用的感觉。

    但考虑到颜瑜的情况,也没说出来,愣是将这股不舒服压了下去,就说:“那你现在是什么打算?”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很快,又将头低了下去,写道:“现在我爸死了,一切都成了空谈,待我爸的丧事结束后,你…。”

    写道这里,她没再写下去,不过,我能明白她意思,估计是让我回衡阳去。

    我盯着她没说话,心里却是愈来愈疑惑了,若说林叔是骗我,可他说的却是头头是道,找不出丝毫漏洞。

    若说颜瑜是骗我的,她的话也是滴水不漏。

    这…。

    我有些懵了,实在分不清他们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假话。

    那颜瑜见我没说话,也没啥动静,挨着死者坐了下去,双眼一直盯着死者的脸看,好似想将死者的脸刻在记忆深处一般。

    见此,我没去打扰她,朝门口走了过去,掏出烟,点燃,深吸一口气,脑子一直回想整件事的来龙出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天边渐渐闪现一道亮光,我才回过来神来,此时,地面已经堆满了烟蒂。

    “陈九!”就在这时,那林叔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了过来。

    我微微一怔,抬头瞥了他一眼,由于颜瑜的话,令我不太敢相信林叔,就象征性的嗯了一句。

    那林叔见我神色不对,先是瞥了瞥地面的烟蒂,后是在我肩膀拍了拍,沉声道:“陈九啊,有些事情,你无须考虑那么多,凭心而论,你觉得我会骗你吗?”

    我懂他意思,他估计是猜出颜瑜跟我说什么,我也没回答他,就问他要了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气,淡声道:“对了,林叔,死者的丧事,你们大酒店打算什么开始弄?”

    我这样说,是想岔开这个话题,于我来说,无论他们谁说真话,谁说假话,好似跟我关系不大,至于什么冰墓,飙风小队什么的,跟我更是没一分钱关系,我干吗要操那份心,倒不如早点弄好这丧事。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