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5章 说坟(27)
    那lin叔听我这么一说,朝颜瑜瞥了一眼,淡声道:“颜小姐在这,不方便说!”

    我特么也是醉了,这lin叔说话这么直白,也不怕得罪人啊,正准备说话,那颜瑜写了一张纸条递过来,“你们去吧!我在这边守着父亲。”

    见此,我也没说话,便跟在lin叔后面朝化妆间的内屋走了过去。

    刚进内屋,他先是关紧门,又将门反锁起来,最有趴在门页上听了听,好似在听外面的动静。

    大概听了十来秒,他笑了笑,朝我走了过来,在我边上坐了下来,又从桌底掏出烟灰缸放在桌面,一边掏烟,一边对我说,“陈九啊,这事关乎重大,我告诉你的话,你得发个毒誓,否则,我不放心。”

    说着,他给我递了一根烟。

    我接过烟,点燃,深吸一口气,吐出烟圈,直勾勾地盯着他,淡声道:“到底什么事,值得发誓么?”

    他笑了笑,“我敢肯定的告诉你,这事绝对超出你的想象!”

    我想了想,只是发誓应该没啥,便当着他的面,发了一个毒誓。

    我这边刚发完誓,那lin叔立马开口了,他先是盯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后是缓缓开口道:“假如,我告诉你颜小姐的父亲,没死,你会怎样想?”

    “没死?”我惊呼一声,连忙摇头,“不可能!”

    他一笑,“事实是颜小姐的父亲的确没死。”

    我彻底懵了,这玩笑开大了,颜瑜的父亲怎么可能没死,就说:“lin叔,你是不是搞错了,她父亲不是躺在隔壁么?”

    他微微一笑,在我肩膀拍了拍,“陈九,你听过一句话没,灯下黑。”

    我点点头,这灯下黑的意思是,离灯越近,光线便会越暗,令我想不明白的是,颜瑜的父亲跟这灯下黑有什么关系。

    那lin叔好似看出我疑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说:“你凭什么断定隔壁就是颜小姐的父亲?”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就说:“这需要断定么?”

    他没有说话,而是转身朝左边一架小柜子走了过去,在柜子里面捣鼓了一番,最后摸出一张照片,朝我递了过来。

    我接过照片一看,有点泛黄,照片上是一支队伍,约摸有十三四人的样子,在这些人后面是一条红色横幅,上面写的是1998年,飙风小队到安玛斯山脉一游。

    我微微一怔,又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很快,我在照片上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应该是lin叔年轻时的照片。

    当着我指着照片上那人,朝lin叔问了一句,“这照片上的人,是您老么?”

    他瞥了一眼照片,点头道:“对,你再仔细看看我旁边的人。”

    我朝边上看了过去,立马发现有问题,lin叔旁边那人好像有点眼熟。

    等等,难道是…。

    念头至此,我连忙朝lin叔看了过去,颤着音说,“你旁边那人是颜瑜的父亲?”

    他点点头,“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了。”

    恍惚间,我好似明白什么,也就是说,lin叔跟颜瑜的父亲是旧相识。

    可,就算是旧相识,也证明不了什么啊!

    当下,我连忙问:“lin叔,你刚才说颜瑜的父亲没死,跟这照片有什么关系吖?”

    他没有说话,而是从我手zhong拿过照片,朝他边上那人指了过去。

    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就发现他指的地方是颜瑜父亲的脖子,隐约能看到那上面有一道二指大的黑色胎记。

    微微思量,我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隔壁那具尸体,虽说在相貌上很大程度上跟照片上那人挺像,但隔壁的尸体却没有那块黑色胎记,难道这就是传说zhong的以假乱真?

    一想到这个,我立马问了一句,“您意思是颜瑜父亲没死,隔壁的尸体是别人。”

    他点点头,“可以这样说吧!当年我们十三人的飙风小队,受富商之邀,前往安玛斯山脉寻找冰墓,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导致颜瑜父亲出了意外,从而四肢瘫痪,由于那冰墓有些特殊,我们的飙风小队回来之后,相互达成协议,彼此之间不再联系。”

    说完,他好似想起什么伤心事,重重地叹出一口气,双眼朝门口看了过去。

    我想了想,心zhong疑惑的很,这跟颜瑜父亲的尸体没什么联系啊,再说,就算那什么飙风小队去了安玛斯山脉,那也是十年前的事了,跟现在的丧事没什么关系啊!

    于是乎,我把心zhong的疑惑提了出来。

    lin叔尴尬的笑了笑,“艾,上了年纪,总是爱回忆以前的事。”

    说完,他将手zhong的照片颤颤巍巍的放进口袋,继续道:“我拿照片给你看,是想告诉你,隔壁的尸体与颜瑜父亲本人有些不同,另外,还有一点,足以证明那具尸体不是颜瑜的父亲。”

    说着,他将衣袖徐徐倦起,露出半截黑色的肌肤,令我恐惧的是,那位置的皮肤表面像极了老树的树皮,坑坑洼洼的,每隔0.5公分的距离,肌肤便会凸出一个白色的点,那白色的点,有股说不出的恶心感,隐约有点像脓包。

    我吞了吞口水,颤音道:“您手臂这是?”

    他苦笑一声,放下衣袖,开口道:“当年去找冰墓,我们飙风小队十三人回来时,每个人的左臂都留下这样的痕迹,而颜瑜父亲的左臂光洁平滑,这足以证明那尸体并不是本人。”

    我想了想,如果他说的是真话,那颜瑜的父亲去哪了?

    没有任何犹豫,我立马问:“以您的看法,她父亲去哪了?”

    他抬头瞥了我一眼,淡声道:“很有可能去了安玛斯山脉。”

    “为什么?”我连忙问。

    他沉声道:“正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那冰墓内步步杀机,当年我们十三人仅仅在冰墓口拿了一些东西带在身上,回来后,每个人的气运都变得爆棚,不是身价上千万,就是过亿,就连最差的我,也有九百多万存款,试想一下,倘若进入冰墓内会怎样?”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继续道:“一旦进入冰墓内,很有可能会令整个人的气运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能让这社会变了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