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4章 说坟(26)
    念头至此,我浑身一震恶寒,就朝颜瑜看了过去,就发现她跟我一样,皆是一脸不可思议。

    足足过了十几秒钟的时间,我回过神来,颤着音问林叔,“您刚才点的是什么菜名,能否再说一次?”

    他瞥了我一眼,“你没听错,就是死尸炒田螺,心肝炒心肺!”

    听着这话,我特么再也受不了,哇哇地吐了起来,本来吧,先前帮林巧儿捣鼓尸体时,我就想吐了,现在听林叔这么一说,我哪里还受得了。

    那林叔好似很乐意看到我吃瘪,笑了笑,也不说话,倒是颜瑜不停地拍我后背,又给我端了几杯水。

    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样子,我心里稍微好受点,就朝林叔看了过去,没好气地说:“林叔,你这事干的不厚道啊!”

    他笑了笑,在我肩膀拍了拍,又在我对面坐了下去,笑道:“小伙子,吃人饭不是那么好吃的,必须时时刻刻保持一份良好的心态,否则,一旦遇到福主死的惨不容睹时,你连自己那一关都过不去,还拿什么替福主办好丧事。”

    听着这话,我脸色一沉,他说的挺对,若是自己都过不了那么一关,还拿什么替福主办好丧事,就冲林叔说了一句,“谢谢您老的提醒!”

    他罢了罢手,笑道:“谢字谈不上,只希望你以后给人办丧事时,要注意再注意,需知,福主死亡,本身就是一件极其悲伤的事,若是丧事再被人瞎搞一顿,难免会令死者不舒服。!”

    我嗯了一声,就说:“您老教训的是,小子以后一定铭记于心。”

    他点点头,眼睛一直盯着我看,也不说话。

    片刻过后,他满意的笑了笑,就问我:“你是不是还在疑惑刚才的菜名?”

    我点点头。

    他说:“的确有这菜名,死尸是死尸,却是老母猪的死尸,也就是猪肉,至于心肝炒心肺,其实就是炒猪肝。”

    我特么有种抓狂的冲动,就说:“您老就不能好好点菜,非得说什么死尸炒田螺。”

    他面色一沉,摇头长叹:“人呐,有时候就是犯贱,倘若平常跟你聊聊,指不定转背就忘了,若是在聊天时,让你身体有所反应,那么今天所说的话,很有可能会被你记下来。”

    听他这么一说,我仔细想了想,好像挺有道理的,也没再说话,心里对这林叔佩服的很,总觉得他并不是一般人。

    大概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那老板端了几份快餐过来。

    就在这时,门口走进来两人,都是熟人,一个是入殓师林中天,另一个则是林巧儿。

    一见他们俩,我本来是想喊他们一起过来吃,哪里晓得,那林叔朝他们挥了挥手,“这边!”

    那林中天朝我们这边瞥了一眼,估计是看到我坐在边上,他转身就走,被边上的林巧儿拉住了,“哥,你去哪呢,没看到爸在那么?”

    一听这话,我诧异地看了看林叔,又看了看林中天跟林巧儿,他们俩是林叔的一对子女?

    也对,他们俩都姓林,是林叔的子女也不足为奇。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林中天极度不情愿地走了过来,在他林叔边上坐了下去,而林巧儿则在我左边坐了下去。

    刚坐定,那林巧儿冲我甜甜一笑,“这一顿,我来请,你不许跟我抢!”

    我点点头,只是几份快餐应该花不了多少钱,也没在意,毕竟,这社会花几十块钱请人吃个饭,我相信谁也不会在意。

    让我没想到的是,那林巧儿话音刚落,林叔开口了,他说:“不行,这顿饭必须得让陈九来请。”

    “为什么啊!”那林巧儿诧异道,又说:“爸,他先前帮我弄好出车祸那福主,我答应过他,请他吃饭。”

    那林叔皱了皱眉头,淡声道:“不行,这顿饭必须由陈九来请。”

    我一听,心沉如铁,这林叔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虽说这顿饭只是几十块钱,谁也没不在乎这个钱,但他的做法却是令人不得不疑惑。

    他到底是什么用意?

    想了一下,我朝林巧儿罢了罢手,“巧儿,你就别跟我争了,先前在化妆间,我跟林叔说好了,这顿饭由我来请。”

    说完这话,我朝林叔看了过去,笑道:“林叔,你觉得我说的对么?”

    他点点头,也不说话,那林巧儿见林叔没说话,她也没说话,不过,手头上却是拉了我一下,意思是明天一定补上这顿饭。

    对此,我笑了笑,眼神瞄了瞄面前的这一家三口,也不晓得咋回事,我隐约觉得这顿饭有点不同寻常,特别是林叔看我的眼神,格外不对,有股说不出的感觉,而那林中天看我的眼神则充满了厌恶。

    至于林巧儿,她衬着下巴,眨巴着眼盯着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快,我们几人开始用餐。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奉行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

    饭后,那林叔问老板要了一盒牙签,给我递了一根,一边剔牙,一边说:“陈九啊,谢谢你的饭了。”

    我接过牙签,谦虚了几句,大致上是告诉他,只要他愿意,可以天天请他老人家吃。

    那林叔笑了笑,朝我说了一句好,又朝他那对子女看了过去。

    坦诚说,若不是亲眼看到,我实在无法相信一个人变脸的速度会如此快。

    原因在于,那林叔一看他那对子女,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整张脸都绷紧了,沉声道:“你们两个不争气的,以后多跟陈九学学,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们,很多时候,我就在想,当初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竟然会生出你们两个不争气的东西。”

    “爸,我跟哥正在努力学习,早晚会赶上陈九哥哥!”那林巧儿在边上说。

    “切!”那林中天对我充满了不屑,在边上冷哼一句。

    见此,我尴尬的很,也不敢说话,我怕一说话,那林中天就会倒霉。

    至于他为什么会倒霉,原因很简单,林叔本来就看林中天不惯,一旦我开口,无疑是给林叔火上浇油,倒霉的只能是林中天。

    随后,我们几人随意的扯了几句,大致上都是林叔在教训他的子女。

    大概是晚上9点半的样子,我们一行人走出排档,林中天跟林巧儿说是要回家,而林叔则领着我们回幸福大酒店,说是关于死者的一些事,是时候该对我说了。

    当我们回到大酒店的化妆间时,时间正好十点,不待我坐下去,那林叔走到我边上,沉声道:“陈九,跟我来。”

    我一愣,疑惑地看着他,就说:“怎么了?”

    他努了努嘴,意思是颜瑜在边上,他不好开口,让我跟他走。

    坦诚说,我有些不想走,主要是怕颜瑜一个人在这害怕,再说,颜瑜也不是外人,就说:“林叔,您是不是有事要说?没事的,瑜儿不是外人,但说无妨。”

    林叔微微一怔,也不说话,在颜瑜身上盯了一会儿,方才缓缓开口道:“是这样的,我刚才之所以让陈九请吃饭,原因在于,我有些事情必须告诉你们,而大酒店这边的负责人已经向我打过招呼,让我切莫告诉你,所以,你们懂得。”

    我有些懵了,忙问:“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