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02.第1293章 说坟(25)
    

    那林叔一笑,在我肩上再次拍了拍,反问道:“你不是专业的么?难道这个也不知道?”

    我一愣,我特么是真不知道,就摇了摇头,说:“领我入行那人只告诉我一些习俗,很多讲究并没来得及说。 ”

    “原来如此!”他叹出一口气。

    见此,我立马将刚才的问题问了出来,就问他哪三句话不能说。

    他笑了笑,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淡声道:“这三句话挺常见的,很多人一不小心就会说出口,从而引来一些不必要的祸事!”

    我好奇心大气,再次问:“哪三句话呢?”

    他瞪了我一眼,朝门口打了一个眼神,意思是让我去门口。

    我嗯了一声,起身朝门口走了过去,那林叔跟了上来。

    出了门,那林叔在我边上站定,掏出烟,吸了一口气,淡声道:“第一句,不能在福主面前提死字,会惹恼死者的魂魄,甚至会出现中煞等情况。”

    我一听,不可思议的盯着他,就我办得那些丧事而言,不少丧事都在死者面前提过死字,,就说:“一旦说了,会不会影响到丧事的进程。”

    他点点头,“人刚死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死了,整个魂魄处在一种格外奇怪的状态,一旦用死字刺激到死者的魂魄,死者的魂魄便会乱闯,到时候不管活人的生辰八字是否与死者相冲,都会犯煞!”

    我想了想,好像真是这么回事,记得在遛马村时,老王曾经莫名其妙中煞了,我那时候一起纳闷怎么回事,现在听林叔这么一说,我隐约有些明白了。

    难怪刚才林叔会煽我一个耳光,因为我提到四件寿衣了,而四与死同音。

    当下,我心里对林叔的不满立马消失殆尽,甚至有些感激他,连忙掏出烟,给他老家人点上,又朝他说了一声抱歉。

    那林叔笑了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拿你与我那对不成气候的子女相比,你比他们强多了,他们啊,就是明知道自己错了,也不会认错。”

    说完,他吸了一口气,也不再说话。

    我有些急了,立马问他:“那第二句是什么话?”

    “第二句话,不能在福主面前能提活字,特别是活鸡活鸭千万不要提,一旦提了,主家家里将会六畜难安,养猪死猪,养鸡死鸡,养头大水牛都会得疯牛病!”他缓缓开口。

    我有些懵了,这是那门子道理?

    要知道一般丧事上,主家一般都会问我们这些八仙,是用活鸡活鸭还是死的,也没看到出什么事。

    我把这一疑惑跟他说了出来。

    他笑了笑,“你仔细想想,这些真的是当着死者的面说的么?”

    我仔细想了想,好像不是,一般情况都是我们在主家家里时,主家会如此问道,在棺材边上,倒鲜少问这类话。

    于是乎,我嗯了一声,将这句话记了下来,人嘛,活到老,学到老,估计就是这种情况。

    随后,我们又扯了一会儿,在提到第三句话时,我问林叔,到底是什么话。

    他神秘兮兮地看着我,招呼我,“以后在死者面前,要尽量压抑腹中的余气,切莫在死者面前将腹中的余气排放出来。”

    我一愣,瞧瞧这就是文明人啊,愣是把放屁说的这么高深。

    当下,我朝他说了一番感谢的话,又给他派了一支烟,大概是晚上7点半的样子,那林叔进入化妆间,我跟了进去。

    本来吧,我是想问他一下,关于死者化妆的事,哪里晓得,那林叔一进化妆间,就朝颜瑜说了一句,“颜小姐,都快八点了,为了忙碌你父亲的事,我们这些人还空着肚子,作为主家,你的表示一下呐!”

    一听这话,那颜瑜明显没反应过来,别说她,就连我都没反应过来,这林叔一直给人一种正气鼎然的感觉,居然会忽然性问颜瑜要饭吃,这好似不符合他性格啊!

    那林叔见颜瑜没开口,又说:“怎么?不愿意?”

    不待颜瑜开口,我连忙凑了过去,“您老说的是哪里话,怎么会不愿意,我们先前一直在计划着捣鼓好福主的事,请您老搓一顿好的,只怕您老没时间。”

    他瞥了我一眼,笑道:“就你小子嘴贫,不过,事先说好,这次请吃饭,不是单独我一个人,另外还有两人。”

    我点点头,“别说两人,就是二十人我们也得请!”

    说完这话,我立马朝颜瑜打眼色,她会意过来,连忙写道:“我跟陈九的意思一样,只要您老愿意,天天请您都没问题。”

    那林叔笑了笑,找了一张白布盖在死者身上,又用消毒液洗了洗手,最后领着我们朝外面走。

    走出幸福大酒店,我心里疑惑的很,这林叔刚才说,还有两人,怎么出了门,也没见到另外两人,就朝林叔问了一句,“还有两人呢?”

    他笑了笑,“那两人是晚辈,我们先去就行了,别管他们!”

    好吧,他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就跟着他朝不远处一间排档走了过去。

    不待他进入排档,我连忙拉了拉他,“林叔,既然是我们请您吃饭,在拍档吃饭有点说不过去吧?”

    他瞪了我一眼,“小子,吃饭别讲究什么地方,能填饱肚子的酒店才是好酒店。”

    我哦了一声,在那林叔身上盯了很久,直到他走进排档,我才回过神来,立马凑了过去。

    刚进排档,那老板迎了过来,先是我们坐在靠左边的位置,后是拿出抹布一边擦拭桌面,一边问林叔,“老林,今天想吃点啥,我亲自给你弄!”

    “老吴,哪里需要这么客气,我还是跟以前一样,至于这两位,给他们来一份死尸炒田螺,对了,等会还有两人过来,给他们弄一份心肝炒心肺,记住,放辣一点。”那林叔跟老板好似挺熟的。

    而当时的我,根本没心情在乎林叔跟老板是否熟悉,我的好奇心全被那菜名给吸引了,死尸炒田螺?心肝炒心肺?这特么是菜名么?莫不成进了人肉排档?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