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99.第1290章 说坟(22)
    

    穿过一条长长的过道,我们一行三人进入一间冷冰冰的房间,那房门上白底黑字写着,化妆间三个字。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我拉了一下那林中天,“林大哥,我们是不是到了?”

    他瞥了我一眼,面色有些不喜,“大叔,我才22岁,你叫大哥有点不合适吧?”

    那颜瑜听他这么一说,憋嘴一笑,我则郁闷无比,麻蛋,我才21好吧,你本来就比我大。

    但这话,我肯定不能说出口,毕竟,任谁看到我这一头白头,都会认为我是三十几岁的人,我也懒得解释,就冲那林中天尴尬的笑了笑,也不说话。

    很快,那林中天领着我们走进化妆间。

    刚进化妆间,就发现这里面有七八人,每两人成一组,每一组边上带着一个台子,台子上面则躺着死者,或许是我们运气比较好,我们所看到的死者都算安详,场面也不算多恐怖。

    我觉得不恐怖,不代表别人也这样想,这不,那颜瑜一见这情况,死死地拽住我手臂,也不敢说话。

    我拍了拍她手背,安慰道:“没事,有我在。”

    话音刚落,那林中天朝我看了过来,在我脸上盯了很长一会儿,淡声道:“大叔,听你这语气,你不怕?”

    我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既然他都叫我大叔了,我自然要倚老卖老,就说:“小侄子啊,叔看过的尸体,比你见过的人还要多!”

    好吧,这话我其实是吹牛的。

    那林中天瞄了我一眼,朝左边指了过去,“左边第三个台子是福主颜老爷,你们过去吧,我们主管在那等你。”

    我嗯了一声,就问他:“你不跟我们一起过去?”

    我会这样问,是因为一般殡仪馆在入殓这个环节比较重视,一般都会由入殓师陪着,而听这林中天的语气,他显然是不想陪着我们去了。

    他摇了摇头,淡声道:“大叔,你刚才不是说,你见过尸体比我见过我的人么,怎么,不会害怕了吧?”

    听着这话,我算是明白过来了,感情这家伙是在跟我斗气,我也懒得跟他说话,领着颜瑜朝左边第三个台子走了过去。

    刚到第三个台子边上,我微微一怔,一股极重的血腥味传了过来,不对,颜瑜的父亲怎么可能有血腥味。

    当下,我没有继续朝前走,而是在边上停了下来,扭头朝后面看了过去,就发现林中天那家伙正站在边上抽烟,见我望着他,他朝我打了一个眼神,意思是让我往前走。

    我皱了皱眉头,不需要看那尸体,也知道那尸体绝对不是颜瑜的父亲,肯定是那小子想试试我胆量。

    玛德,他这是关公面前耍大刀,自不量力,也不看看我是干哪一行的。

    一想通这个,我朝颜瑜低声说了一句,“瑜儿,你等会闭上眼睛,什么也别看。”

    她眨巴眨巴眼睛,疑惑地看着我。

    我压低声音说,“有人想看我们笑话。”

    说完,我再次让颜瑜闭上眼睛,我则缓缓朝第三张台子走了过去。

    刚到边上,我眉头一皱,玛德,这具尸体是出车祸死的,脑袋跟身子的分了家,胸前被车轮子压成了肉饼,能清晰的看到一摞摞白骨,特别是血淋淋的肠子,绕在死者腰部。

    死者腰部以下的位置,只能用血肉模糊来形容,甚至分辨不出肉跟骨头。

    见此,我扭头朝林中天那家伙看了过去,就发现那家伙正盯着我,见我看着他,他一笑,朝我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我直接无视他的夸奖,朝三号台边上的一名女子看了过去,这人二十一二的年龄,长相中等,一对眼珠特别大,给原本平凡的五官,增添了几丝灵动,令其整个人看上去,有股说不出亲切感,宛如邻家小妹一般,她胸口的牌子上写着,入殓师,林巧儿。

    我问她:“尸体由你负责?”

    她嗯了一声,就问我:“你有事?”

    我笑了笑,在她身上盯了一会儿,从她表情我能看出来,她估摸着在琢磨怎样给这具尸体化妆,就说:“你看这样行不,我替你把这具尸体化妆了,你下班后请我吃个饭,怎样?”

    “当真?”她面色一喜,连忙问了一句。

    我嗯了一声,不待我继续说话,边上围过来不少入殓师,估计是听到我的话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化妆间就这么点大,而我刚才为了让那林中天听见,声音故意大了点。

    就在这时,那颜瑜以为我在泡妞,先是在我腰间掐了一把,后是睁开眼,正准备责备我几句,陡然,她脸色一变,不到三秒钟哇哇哇的吐了起来。

    有些事情也是奇怪的很,颜瑜这边刚开始吐,边上有三四名入殓师下意识捂了捂嘴,紧接着也开始吐了起来,就连林巧儿也捂了捂嘴。

    我苦笑一声,在颜瑜肩膀拍了拍,责备道:“都说了让你别睁眼!”

    她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也不说话,不过,眼神始终不敢朝三号台子看过去。

    见此,我招呼她几句,让她切莫转身,又朝三号台子走了过去,打算露一手。

    当然,我这番动作,并不是完全因为林中天的关系,也有我自己的原因,说穿了,就是我内心的好胜心在作祟。

    于我来说,这殡仪馆可以说是我们八仙的死对头,所以,从进入殡仪馆后,我一直在挑这殡仪馆的毛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人嘛,就这样,总会以为别人的东西就是不好的。

    直到刚才林中天的动作,可以说是彻底激出我内心的好胜心,这才打算在殡仪馆露一手,也算是为我们八仙争点面子。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林中天凑了过来,他先是瞥了瞥尸体,后是看了看我,淡声道:“你要替福主化妆?”

    我嗯了一声,也不说话。

    他又说:“就凭你?”

    说这话的时候,他语气中充满了一股不屑,甚至有几分鄙夷。

    我直接无视他的话,倦起衣袖,先是朝死者作了三个揖,缓缓开口道:“敝人陈九,受主家之托,前来替您老抹尸化妆,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您老多多见谅。”

    说完这话,我再次朝死者作了三个揖,又朝林巧儿看了过去,“美女,等会能帮忙打下手?”

    “好!”那林巧儿立马应承下来。

    随后,我又弄了一些抹尸必须准备的东西,这过程大概花了三四分钟的样子。

    待准备好这一切,那颜瑜好似想到什么,拉了我一下,写道:“该去看我爸了,别在这看闹事了。”

    我一看,差点没煽自己一个耳光,玛德,我来这里是看颜瑜父亲的,居然因为林中天的几句话,差点忘了这事,正准备说话,就听到那林中天说,“颜小姐放心,离您父亲入殓还有三小时的时间,而且您父亲的福体,也不在这普通的化妆间,而是在高级vip房间。”

    我会意过来,就朝颜瑜说了一句,“瑜儿,给我一小时。”

    说这话的时候,我声音特别沉重,那颜瑜应该是听出我意思,点点头,也不再说话。

    随着她的点头,我彻底放下心来,先是深呼几口气,后是朝林巧儿问了一句,“准备好了没?”

    她嗯了一声,站在我边上,眨巴着大眼睛一直盯着我,好似在疑惑我为什么帮她,而边上不少入殓师三两接头,好似在商量什么,隐约能听到他们在说尸体的事,说是这具尸体,一般的入殓师,根本没这胆子化妆。

    相比他们的交头接耳,那林中天则一直静静地盯着我。

    将他们的形态收入眼里,我也不说话,先是拿起一块抹布,弄湿,朝死者脑袋抹了过去,由于死者脑袋跟身子是分了家的,死者脑袋看上去有几分恐惧感,特别是脖颈的位置,隐约能看到骨头跟筋脉,再有就是死者脑袋鲜血淋漓的。

    我先是擦了擦死者脸颊的位置,刚擦第一下,整块抹布立马红了,用手一拧,殷红的鲜血从抹布内流了出来,那林巧儿说,“大哥,抹布吸血性不好,要不你试试海绵。”

    说话间,她朝我递了一块海绵。

    我摇了摇头,淡声道:“在我们这一行,有个规矩,擦拭死者尸体时,必须从死者生前的衣服上扯下来一块布,我看你们这边的抹布,不像是死者生前的衣物吧?”

    我这样说,是因为刚才擦了一下,那抹布便被沾满了鲜血,若是正常的抹布,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话音刚落,那林巧儿想了想,朝左边走了几步,扯出一件衣服,那衣服上面沾满鲜血,她说:“喏,大哥,这就是死者生前的衣服!”

    我嗯了一声,在那衣服上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地方,扯下一段布料,又用清水洗了洗,然后伸手朝死者脸颊擦了过去。

    这一擦,死者脸上立马露出一片菜叶青,而抹布上的鲜血则顺着抹布往下滴,并没有在抹布久留。

    待擦完死者整张脸,那抹布微微露出红色,与先前那抹布的眼色相比,简直是判若两样。

    那些入殓师显然是看出这一点了,一个个不可思议地盯着我,特别是那林中天,眼睛一直盯着我手中的抹布。

    陡然,也不晓得是谁喊了一句,“你们看死者的眼睛!”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