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98.第1289章 说坟(21)
    

    听那经理这么一说,我直接无视他的目光,就在他拨打电话的时候,我眼尖得看到,那家伙看似打了三条九,实则,打了不到一秒钟便挂断了,然后在那装逼。

    对此,我也没说破,就任由那经理在我面前指手画脚的。

    也不晓得那家伙哪来那么多话,在我面前嘀咕了七八分钟的样子,大致上都是说,我在香港混不下去了,立马要被遣送出去了。

    说到最后,我算是听出这家伙的意思,捣鼓老半天,他没被我打怕,好似还想从我这里骗点钱。

    我特么也是无语了,第一次见这么锲而不舍的骗子,我也懒得跟他废话,一把拽住他衣领,照着他腹部猛地砸了几拳,厉声道:“别逼我动真格!”

    那经理被我这么一揍,立马老实了,也不敢说话,便朝门口走了过去,临出门时,丢下一句,“小子,你有种,下次见到你,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类似这种威胁的话,我绝对不会放在心上,毕竟,这社会很多人就是这种性格,被打了,丢几句狠话,目的是让自己走的有面子点。

    待那经理离开后,那颜瑜拉了我一下,朝我递了一张纸条,写道:“感觉你变化好大,简直判若两人。”

    我笑了笑,解释道:“瑜儿,你永远不会明白以前的我有多么无能,被人欺负到头上,都会选择息事宁人,直到上次在衡阳,是你点醒了我,与其活在别人的阴谋当中,倒不如跳出圈子,至少自己活的洒脱点。”

    说完这话,我怕她再问下去,连忙岔开话题,“对了,现在几点了。”

    那颜瑜微微蹙眉,掏出手机在我面前扬了扬,我看了看,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下午5点半。

    我也没再说话,便跟她在房内静静地等着。

    大概是六点半的样子,房间的门被推开了,这次进来的一名女人,二十七八岁的年龄,挺漂亮的,就是个子高的有点离谱,目测有180以上,再她左胸前挂了一个牌子,上面的写的是,经理,张翠云。

    一见我们,那张经理笑了笑,“抱歉,刚才有点事来迟了。”

    我摇了摇头,说了一句没关系,双眼一直盯着她看,主要是想看出她的真的经理,还是假的经理,毕竟,刚才差点被骗了,这次必须上点心。

    然而,那张经理见我盯着她看,显然是误会我了,皱眉道:“这位先生,这样盯着人看,不礼貌吧?”

    我连忙罢了罢手,说了一声抱歉,收回眼神,心里则基本上已经确定这经理是真的,只不过,即便是真的经理,恐怕与刚才那假经理也有着某种联系。

    毕竟,像殡仪馆这种地方,来钱快,不少人都盯着这个肥差,还有就是一些在职经理与外面的人也会有些勾搭,说穿了,就是盯准了主家口袋的钞票。

    于是乎,我叹了一口气,就问她:“不知福体现在怎样?”

    那张经理笑了笑,“目前就在化妆,再过一小时的样子,应该能弄好,对了,先前听礼仪小姐说,你们二位替死者选的是最好的那款套餐,不知道是否是真的?”

    我嗯了一声,“的确是这样!”

    那张经理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好似在考虑什么,片刻过后,缓缓开口道:“我刚才打听到,你们二位好似想把福主拉回梅州,可是真事?”

    我皱了皱眉头,立马说:“你想多了,我们只想在幸福大酒店替福主办好一场丧事,也算了却福主最后的心愿,至于拉走福主,从来没动过这念头,倒是你们酒店,一而再的询问这个问题,是否可以怀疑你们居心叵测?”

    说这话的时候,我语气变得重了几分,主要是这边的人把我惹毛了,玛德,假经理这样问,现在真经理也这样问,难道拉尸的钱这么好赚?就像那什么保险一样,遍地开花。

    那张经理一听我语气不对,忙说:“抱歉了,打扰了,不过,我们酒店方面也是考虑到为客户全面服务,这才会提到这个问题,若有打扰,敬请见谅。”

    说着,那张经理给我掏了一张名片,退了出去。

    待那张经理走后,我跟颜瑜一阵无语,玛德,这什么破殡仪馆,到底是替死者办丧事的,还是来这拉生意的。

    就在我们愣神这会功夫,又进来一人,我稍微瞄了一眼,玛德,又是个经理,我想也没想,立马对那人说了一句,“我们没有任何需要,你可以出去了。”

    那人尴尬的笑了笑,好似想什么,直到我脸色沉了下去,那人方才缓缓退出。

    一见那人出去,我特么也是彻底火了,本以为这边的丧事,一切按照习俗、规矩来办,而现在看来,这所谓的幸福大酒店也没有正规啊,至少我们八仙不会像他们酒店一样,来了一波又一波,甚至给人生出一种掉传销窝的感觉。

    在接下来的一小时内,一共来了七八人,每一个进来的人都说自己是经理,都被我赶了出去。

    到最后,我特么实在是没耐性了,干脆将房门反锁起来,我则跟颜瑜待在房内聊聊天。

    大概是六点半的样子,房门被人敲了几声,我原本处在暴怒边缘,一听这敲门声音,我特么也是彻底火了,一把拉开门,正准备发脾气,就发现来人是一名男性,二十一二的年龄,胸口的位置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的是入殓师,林中天。

    我微微一怔,强压心中的怒火,沉声道:“干吗?”

    “先生,是这样的,福主的装扮已经弄好,主管让我请你们过去看看,如果满意的话,我们准备请福主入殓。”那人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令我诧异的是,他说话的时候,语气极淡,淡到令人听不出丝毫感**彩。

    我嗯了一声,朝颜瑜看了过去,就说:“瑜儿,那我们现在跟他过去?”

    那颜瑜点点头,朝我走了过来。

    很快,我们两人跟在那林中天后面,朝酒店后勤部走了过去。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