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97.第1288章 说坟(20)
    

    待那礼仪小姐退了出去以后,我朝颜瑜问了一句,“瑜儿,倘若有办法不烧尸,咱们尽量让死者的遗体留下来,送回老家下葬吧?”

    她点点头,写道:“不烧最好,父亲活着的时候,一直在唠叨入土为安,现在能将他遗体留下来自然最好了,若是不能留下来,只能任其为之了。 ”

    我嗯了一声,朝门口看了过去,要是没猜错,那礼仪小姐应该是去请示上级了。

    我们在房内等了约摸三四分钟的样子,门被推开了,这次进来的是一名三十来岁的胖子,大头,大脸,大肚子。

    一见我们,那人笑了笑,伸出手跟我握了一下,笑道:“先生,我是这间大酒店的经理,刚才听礼仪说,你们二位对死者的福体有些特殊要求?”

    我嗯了一声,也没隐瞒,就说:“我们想将死者的遗体拉回梅州。”

    “梅州?”那经理一愣,“梅州离这边也不算太远,想要将尸体完整的拉回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费用恐怕…”

    说到这里,他故意慢了下来,我知道他这是要钱,就说:“要多少?”

    他想了想,没有直接说钱,而是说:“小兄弟啊,这拉福体出境,香港可是明文禁止的,一旦差佬被抓住,至少要蹲半年,还得罚钱,甚至会影响声誉,以后办事都会麻烦不断。”

    我明白他意思,他这是想坐地起价,就说:“都是同道中人,您也别卖关子了,就说要多少吧!”

    “十万!”他直接伸出一根手指,“这十万给我私人,我给你把遗体送到梅州。”

    我一愣,眯着眼瞥了他一眼,给他私人?要是没猜错,他这是接私活啊,就说:“十万有点贵吧!只是拉个尸体,这要是搁在我们那边一千块钱就搞定了。”

    他苦笑一声,“小兄弟,你不懂这里面的门道,看似这十万块钱给我一个人了,实则,我需要把这十万块钱分出去,自己剩不了多少,你想想,首先得瞒着火葬场的领导对吧?其实又要给烧火炉的兄弟包红包,还得请司机给你们送过去,最为关键的一点,边界的地方,一般人都过不去,想要拉遗体过去,得找熟人,这中间又是一笔开支。”

    那经理越说越激动,眼瞧就要涨价了,我连忙朝颜瑜瞥了一眼,见颜瑜点头,我忙说:“那行,十万块钱成交。”

    “小兄弟当真是爽快人,你放心,这事保证给你办得妥当,对了,忘了告诉你们,在殡仪馆时,你们必须保持原先的样子,不能让领导看出什么来,否则,我这经理当不成不说,就连死者的福体也会被重点照顾。”

    说这话的时候,那经理一直笑眯眯的。

    我哪能不懂他意思,他这是暗示我们不要乱说,否则,他有办法对付死者的遗体。

    对于这话,我直接无视,就说:“你放心,我们绝对不是多嘴之人。”

    “如此甚好!”那经理点点头,又问:“你们是现金还是刷卡?”

    我一愣,“现在就给钱?不是你们将尸体拉到梅州后再给么?”

    “我的小兄弟啊,我们吃的是死人饭,哪能像做活人生意一样,所以,必须事先交一般的押金,等尸体运出殡仪馆时,再给剩下的三分之二,等尸体拉到梅州地段,再将剩下全部钱给清,这是我们这行的规定。”

    那经理拍了拍我肩膀,又给我递了一支烟,继续道:“小兄弟,你放心,这种事我们是专业的,绝对不会坑人,你们只管将心放在肚里,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就行了。”

    这话一出,那颜瑜立马掏出银行卡,朝那经理递了过去。

    那经理面色一喜,伸手去接卡,我一把拽住那经理的手臂,冷声道:“经理,这程序似乎有点不对吧!”

    “哎哟,疼!”那经理吃疼一声,“小兄弟,你轻点!”

    我松开他手臂,将银行卡从他手里拿了过来,“万一你拿了钱不办事,我们找谁诉苦去?”

    “你看你这话的说的,我这这酒店的经理,难道为了你的五万块钱,我连工作也不要了?”那经理笑了笑,掏出卡片朝我递了过来。

    我接过卡片一看,幸福大酒店,大堂经理,马富贵。

    我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人有问题,具体哪里有问题,就是说不出来。

    当下,我考虑了一下,就说:“马经理,你们这边哭灵有啥讲究没?”

    “哭灵啊!”他一愣,停顿了一下,缓缓开口道:“是这样的,我们这边哭灵都是请专业人士来哭灵。”

    “价钱呢?”我又问。

    “价钱啊,一天一千左右吧!”那支吾一句。

    一听这话,我面色一下子冷了下去,要是没猜错,这所谓的马富贵是个骗子,来这房间是想骗钱,而先前那个礼仪小姐,很有可能是他的同伴。

    但,只要我们闹出去,那司仪立马会说,他不认识这马富贵,而马富贵则会说,我们要拉尸出去。

    如此一来,我们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根本不敢把这事闹出去,而礼仪小姐跟这马富贵正是吃准了家属的这种心理,所以才敢明目张胆的行骗。

    一想到这个,我朝颜瑜打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她转过身去。

    那颜瑜有些不明白我意思,疑惑地看着我。

    我笑了笑,说:“瑜儿,你先转过去,等会好了,我再叫你。”

    她点点头,扭过头朝门口看了过去。

    一见她扭过头,我二话没说,紧握拳头,照着那马富贵太阳穴就是一拳砸了下去,玛德,居然骗到我头上来了。

    那马富贵好似没想到我会打他,捂着太阳穴,就说:“小兄弟,你这是干吗呢,再这样我可要报差佬了。”

    “随便!”

    我照着他腹部狠狠地踢了几脚,对于这种骗子,我从来不会吝啬自己的力气,玛德,家属因为死者的原因,本来就已经足够伤心,若是再被这傻币骗个几万块钱,那不是雪上加霜么。

    对于这种人,我只能说,该打。

    那马富贵应该是看出什么了,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住太阳穴,沉声道:“生意不成情意在,小兄弟你这样做,只会两败俱伤!”

    我冷笑一声,“你这话说给别人听,或许能吓到人,说给我听,恐怕是说错人了。”

    说完,我照着他后背死劲的踹了几脚,还真别说,人胖也有好处,这不,才踹这家伙几脚,就觉得脚趾有点痛了,主要是这家伙肉太厚了。

    那马富贵听我这么一说,也没说话,爬起来就准备走。

    我哪能放过他,一把拽住他头发,抬手就是两个耳光煽了过去,冷笑道:“想走?”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那家伙居然掏出手机,扬言要报警。

    我特么也是醉了,这啥社会啊,骗子居然主动说要报警,也没阻止他,就任由那家伙报了三条九,而我则坐在边上抽烟。

    待那家伙报完警后,一脸嚣张地盯着我,“你完蛋了,打人,偷尸,二罪并罚,至少要蹲三年。”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