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96.第1287章 说坟(19)
    

    那林叔听我这么一问,抬眼瞥了我一眼,沉声道:“小兄弟,我看你应该是行内人吧?”

    我嗯了一声,也没否定,毕竟,我们八仙跟殡仪馆算是同行。

    那林叔一愣,就说:“既然是行内人,你没看过死者福体么?”

    这下,我更加疑惑了,我何止看过尸体啊,还跟尸体聊天抽烟来着,就说:“看过吖!”

    他冷笑一声,面色一下子沉了下去,“既然看过福体,却不知道福体已经仙逝多长时间,想必你跟街边那些算命的一样。”

    我懂他话的意思,是说我跟街边的神棍一样,坑蒙拐骗的。

    玛德,要说其它的事,我或许不会拒绝,但这事么,我必须跟他好好唠叨下,立马说:“敝人不才,八仙宫宫主是也,专业承办丧事,抬棺材。”

    话音刚落,那林叔盯着我望了好久,失望的摇了摇头,“本以为大陆人生辈出,没想到啊!”

    说完,他重重叹了一口气,朝灵车上走了过去,也不再说话。

    我有些急了,就准备追上去,那颜瑜拉了我一下,写道:“别闹了,先跟灵车去殡仪馆!”

    我有些懵了,这颜瑜什么反应?刚才那林叔说她父亲死了一个多月,她也听到了,为什么她没一点反应,反倒是劝我?

    这特么不正常啊!

    带着满腹疑惑,我坐上了颜瑜的车子,临出发前,那颜瑾站在车窗边上叫了我一声,“陈九,你等等。”

    “有事?”我将车窗玻璃摇了下去,问了一句。

    “等会你们到了殡仪馆后,一定要记住一句话,无论殡仪馆说什么,你们都必须同意下来。”那颜瑾盯着我说。

    “为什么啊?”我忙问。

    她瞥了我一眼,“暂时跟你说不了那么多,我只能告诉你,必须同意他们的任何要求。”

    说着,她朝颜瑜看了过去,“颜瑜,你应该懂我意思吧?”

    那颜瑜点点头。

    那颜瑾又说:“记住我刚才的话。”

    说完这话,那颜瑾朝我们挥了挥手,示意我们可以走了,我本来想问她去不去,不过,在看到背后的房子后,我立马明白过来,她妈的尸体在里面。

    很快,那颜瑜发动车子跟在殡仪馆的灵车后面。

    一路飞驰。

    大概过了半小时的样子,车子开进一条寂静的道路,路的两旁是白杨树,与市内相比,这地方显得有些宁静,路上的行人更是少之又少。

    一看这路况,我皱着眉头问了一句,“瑜儿,这殡仪馆是不是开在郊区吖?”

    她一边开车,一边点了点头。

    我又问:“还要开多久啊!”

    她想了想,朝我比划了三个手指。

    我一看,忙说:“还要三小时?”

    她白了我一眼,抬手朝前面指了指,我顺着她手指的看了过去,就发现不远处有一栋红色的房子,房子顶层是一个招牌,‘幸福大酒店’,那招牌边上是五彩的霓虹灯。

    我回过神来,捣鼓来半天,她这是告诉我快到了。

    当下,我也没再问下去,便掏出烟抽了起来。

    不待一支烟抽完,车子缓缓靠近那栋红房子,令我郁闷的是,那灵车与我们行驶的道路有些不同,我们是朝前面走,而那灵车则是绕道朝房子后面开了过去,我连忙问了一句,“他们开哪去啊?”

    那颜瑜停好车子,掏出纸条写道:“他们把车子开到专属车位,在那边有专业人士接待福主,也有专业的化妆师在那边给福主化妆。”

    我哦了一声,也没深问下去,便随着颜瑜朝火葬场内走了进去。

    刚进门,我立马懵了,玛德,这哪是什么火葬场,分明就是大酒店啊,特别是前台的台子,弄得跟酒店的前台一模一样,若不是跟灵车进来的,我甚至会怀疑这就是活人住的酒店。

    一见我们,迎上来一名二十五六岁的礼仪小姐,“两位下午好,不知你们二位是不是颜老爷的家人?”

    那颜瑜点点头,我在边上说:“我们正是。”

    那礼仪小姐微微一笑,继续道:“我们后勤部正在忙碌颜老爷的酒席,还请你们到客厅休息。”

    说着,她给我们派了一张卡片,又领着我们走进一间房间,房子不大,十来个方,设备挺齐全的,电视、电脑、电话都有。

    待我们坐下后,那礼仪小姐打开放在门口的柜子,从里面掏出两份资料,给我和颜瑜一人发了一份,笑道:“两位,这是我们幸福大酒店的价钱表,还请二位仔细查看一番,待二位看妥当后,摁了一下墙壁的红色按钮,我马上就到。”

    她刚说完,那颜瑜掏出纸条,写道:“不用了,一切按照你们这边最高的规格办。”

    那礼仪小姐一见这字,笑的更加灿烂了,“我们这边规格最高的丧事,费用是八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这里面包涵了,化妆、哭灵、出殡等等。对了,烧尸时,可以根据个人要求,烧五成熟或七成熟。”

    我一愣,五分熟?七成熟?玛德,烤牛排啊!就瞪了那礼仪小姐一眼,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那礼仪小姐说:“先生,是这样的,烧尸也有讲究的,一般烧尸都是十成熟,也就是把**跟骨头全部烧成灰,而五成熟则是只烧掉尸体的肉,仅剩下骨头,七成的话,只能剩下一些比较坚硬的骨头。”

    听着这话,我皱了皱眉头,一直听说殡仪馆有灰色收入,捣鼓老半天,他们的灰色收入是指这种烧尸,也对,烧尸嘛,只要推进火炉里就是烧,至于烧到什么程度,却是殡仪馆的人说了算。

    于是乎,我立马朝那礼仪小姐问了一句,“假如我们不想尸体被烧掉呢?”

    她一愣,尴尬的笑了笑,“先生,你别开玩笑,根据法律,这边的尸体一律火化,一旦不烧,我们得承担法律责任,这事我做不了主,实在抱歉。”

    说完这话,那礼仪小姐退了出去,留下我跟颜瑜在房内面面相觑。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