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5章 说坟(17)
    一看那颜瑾的表情,我立马明白过来,这女人不是什么善茬。

    试问一下,天下间,有几个女人能做到把自己亲妈的尸体丢在楼下不管?

    即便有千万个理由,依旧不能抹灭最基本的一点,那便是她将她母亲的尸体丢在楼下。

    考虑到这点,我没再说话,而那颜瑾也没回答我先前的问题,一直在愣那。

    随后,我们三人坐在死者边上守着,大概等了接近四十分钟的时间,殡仪馆那边来车了,跟车的有七八人,都是清一色的黑西服、白手套,带着墨镜,有点像黑客帝国的黑客。

    当时,我们三人在三楼,在听到楼下有响动后,那颜瑾说,“我下去看看,你们俩在上面守着。”

    按说,她是死者的女儿,下去接殡仪馆那些人没问题。

    但,我一直对她留了一个心眼,就说:“我跟你一起下去?”

    她扭头瞥了我一眼,淡声道:“你在楼上陪着瑜儿,我一个人下去就去了。”

    我摇了摇头,“没事的,瑜儿一个人能应付的!”

    说着,我朝颜瑜打了一个颜色,就见到颜瑜掏出纸条写道:“颜瑾姐姐,陈九刚来香港,对殡仪馆充满好奇,你就让他去吧!”

    那颜瑾考虑了一下,也没说话,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

    我立马跟了上去,临出门时,我偷偷地朝颜瑜竖了一根指头,那颜瑜冲我淡淡一笑。

    下了楼,一见殡仪馆那群人,颜瑾抢先跟开车的司机说明情况,又问他们,什么时候能拉走。

    令我疑惑的是,那司机一直没有说话,而是站在门口的位置,双瞳一直盯着屋内,连带殡仪馆另外一些人也没进来。

    一见这情况,我微微皱眉,眼睛下意识朝那司机看了过去,四十来岁的年龄,方形脸,下颚留着少量的胡须,整个人看上去颇瘦。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这人,立马感觉这人应该懂点偏门的东西,用我们那边的话来说,就是这人有点道行。

    当下,我朝那司机走了过去,笑道:“这位师傅,不知道怎么称呼?”

    他一愣,扭头瞥了我一眼,淡声道:“叫我一声林叔就行了,对了,小兄弟,你这房子不止一个死者吧?”

    我一听,这人果真有点道行,就问他:“不知道林叔怎么看出来的?”

    他笑了笑,罢手道:“这是行业机密,不方便透露,我且问你,是否真的有两名死者?一男一女?”

    我心中大骇,诧异地盯着他,顺着他眼神的位置看去,就发现大堂的位置什么异象也没有,也就是说,他单凭肉眼肯定无法看出什么,换而言之,他这是真有道行。

    于是乎,我朝他行了一个礼,“林叔所言甚是,这家的确不知一个死者。”

    那林叔皱了皱眉头,“如果是两个死者的话,林某人恐怕无法帮你们了,抱歉了。”

    说完,他扭头就走,我急了,一把拉住他,“为什么吖?”

    他瞪了我一眼,一把甩开我手臂,也不解释,倒是颜瑾气的在我脚上重重地踩了一下,责备道:“陈九,你到底懂不懂规矩,我刚才之所以不让你下来,就是怕你乱说话,现在倒好,直接把殡仪馆的人气走了。”

    我一脑雾水,就说:“我啥也没说啊!”

    她瞪了我一眼,“你为什么告诉他这家是两个死者,你这样告诉他,就等于赶他们走。”

    “为什么啊?”我问。

    她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死人本身就是一件极其污秽的事,现在一下子就两个,你觉得他们能乐意吗?再者说,一般殡仪馆最忌讳两个死者。”

    我一听,眉头皱了起来,太特么搞笑了吧,这事要是发生在我们那边,能把那些八仙乐坏了,死两个,意味着有两份工资,这边倒好,居然直接拒绝了,这特么是有钱不赚啊!

    我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那颜瑾一听,抬起脚猛地朝我踩了一下,“你到底懂不懂规矩,那是你们大陆,我们这边凡事都讲究一个规矩,一个习俗,否则,一旦违反了,再多的钱也不会干。”

    听着这话,我浑身一怔,这…这…这不就是我一直梦想的丧事么?以规矩、习俗来弄,无关乎经济多少。

    那颜瑾见我没说话,推了我一下,“你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也没理他,脚下朝林叔消失的方向的追了过去,“林叔,等等我!”

    值得庆幸的是,林叔他们刚发动车子,一听到我的喊声,那林叔探出头,疑惑道:“小兄弟还有事?”

    我深呼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尽量让自己呼吸平缓一些,就说:“是这样的,这房子的确是两个死者,不过,却是两个家庭的两个死者。”

    “什么意思?”那林叔好似不懂我意思,疑惑地盯着我。

    我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死者是重组家庭,就在死者死后没多久,死者的媳妇心肌梗塞,追随死者去了,而在那女人死亡之前,曾说过已经跟死者离婚了,所以,这一栋房子是两个家庭。”

    我之所以这样说,就是想通过这样的解释让他们帮忙拉走尸体,再者说,我也不算说谎,一来那女人的确跟死者快离婚了,至于那女人的死亡原因,肯定不能说摔死的,否则,我担心他们会走的更快。

    那林叔听我这么一说,皱了皱眉头,疑惑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连忙点头,“您若不信,可以叫站在门口那女人过来对质,她就是另一名死者的女儿。”

    说完这话,我冲颜瑾喊了一声,“颜小姐过来一下!”

    不到片刻时间,那颜瑾跑了过来,我朝她打了一个眼色,那颜瑾何等聪明,立马明白,对那林叔说,“陈九说的对,这房子的确是两个家庭,而我妈也的确跟我爸离了婚,他们应该算是两个家庭的人,至于我妈的尸体,要等明天才能拉回娘家,最后才会送到殡仪馆。”

    说完这话,那颜瑾悄悄朝我竖了一根大拇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