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4章 说坟(16)
    那颜瑜听我这么一说,柳眉微蹙,写道:“陈九,谢谢你,你怀疑我,证明你担心我。”

    我也没否定,嗯了一声,就说:“瑜儿,你跟我说实话,这事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如果是我干的,你会怎样?”她写道。

    我一愣,倘若真是她干的,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这件事,就说:“不知道!”

    “会把我送派出所吗?”她写道。

    我摇了摇头,“不会!”

    “为什么?”她写道。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你是我这辈子要守护的人,如果真是你干的,我会替你去自首,只希望你在外面好好生活,莫再干这种事,损阴德,折阳寿,还会祸连后人。”

    她微微一笑,眼角泛起了涟漪,两行清泪流了下来,朝我挪了过来,死死地抱住我。

    我问她怎么了。

    她死死地抱住我,也没动静。

    大概抱了一分钟的样子,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写道:“这事不是我干的,但我知道是谁干的。”

    我有些懵了,她知道是谁干的?忙问:“谁?”

    她面色变了变,朝我歉意的笑了笑,写道:“我不能说!”

    “为什么啊!”我惊呼一声。

    她在我脸上盯了一会儿,写道:“这事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还记得我爸是干吗的么?”

    我想了想,她父亲好似跟我说过,盗墓的,不对,是给盗墓贼打下手的,就说:“记得!”

    她点点头,写道:“我目前只能告诉你,我爸的死跟他的职业有关,再具体一点的事,我不能细说。”

    我微微一怔,这里面好像有猫腻,哪有女儿知道父杀仇人是谁,却无动于衷的,更为重要的是,这个女儿还帮着杀父仇人。

    这算哪门子道理。

    盘古开天辟地以来,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女儿。

    当下,我连忙问:“给个让我信服的理由!”

    “冤冤相报何时了!”她下了这七个字。

    看着这七个字,我心头的疑惑更重,倘若真如她说的这般,也就是说,她父亲的事并不是这个家里的人所为,而是有外人。

    当下,我也没再说话,作为女儿的颜瑜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但,目前摆在我面前的问题有两个,一是怎样让死者闭眼,二是先前那所谓的嫡亲告别仪式还要不要继续下去。

    那颜瑜见我没说话,拉了我一下,写道:“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说了一句没事,就朝死者看了过去,再次伸手朝死者的眼睛摸了过去,结果跟先前一样,无论怎样使力,死者的眼睛一直睁的斗大如牛眼。

    怎么办?

    考虑一番后,我叹了一口气,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只能任由死者这样了,倘若强行为之,恐怕会适得其反。

    于是乎,我朝颜瑜问了一句,“瑜儿,先前那个仪式还要弄么?”

    她想了想,写道:“颜瑾的母亲死了,她应该没心情弄这些东西了,现在只能将我爸的尸体送到殡仪馆,剩下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嗯了一声,目前只能这么办了,就说:“那行,你现在给殡仪馆打电话吧!我怕死者在这躺着,会生事。”

    她把我手机给我递了过来,意思是让我替她打电话。

    我也没客气,接过手机,就见到颜瑜给我递了一张名片过来,上面几个字煞是辣眼睛,‘幸福大酒店’,再下面印着一口金光闪闪的棺材以及一个电话号码。

    这让我有些懵了,玛德,现在的殡仪馆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取个名字都这么奇葩,幸福大酒店,真心不知道人死了,何来的幸福。

    那颜瑜好似看出什么,写道:“在我们这边死人是一件不祥的事,去殡仪馆更被人忌讳,一般吃白事酒,都会说上一句,去大酒店吃饭,而殡仪馆那边懂这边的习俗,名字都会用一些比较吉祥的字眼,以此驱点晦气。”

    我一听,立马明白过来,当真是十里不同俗,若是在我们那边,有殡仪馆叫,幸福大酒店,我估摸着开门不到三天,绝对有死者家属会砸了那殡仪馆。

    想通这点,我也没再多想,拨通上面的电话,很快,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说的是一口标准的港式普通话,“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我直接说:“是这样的,我这边有个死者,你看你们殡仪馆什么时候方便过来拉尸体。”

    话音刚落,那边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我有些无语了,现在殡仪馆这么牛掰?就这样对待死者家属?也不怕没生意啊!

    那颜瑜见我吃瘪,拉了我一下,写道:“我们这边殡仪馆不能直接叫出来,要叫大酒店,死者的遗体不能叫尸体,要叫福主。”

    我特么真心醉了,怎么比我们那边讲究还多,再次拨通那个电话,还是先前先前那道女声,“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这次,我学乖巧了,忙说:“是这样的,我这边有个福主,想去你们那边的大酒店用餐,不知你们什么时候方便请福主过去。”

    电话那边应该是听出我的声音了,淡淡地说:“什么地址?”

    我连忙朝颜瑜看了过去,就见到她在纸条上写着,沙田小区,c栋,就把地址对电话那边说了出来。

    令我疑惑的是,足足过了十几秒,那边一直没传个音讯过来,我又问了一句,“在听吗?”

    “你是颜老爷的什么人?”电话那边冷声问了一句。

    我支吾一声,就说:“朋友!”

    “这样吧,等三天后再去请,目前我们大酒店的席位满了,实在不好意思。”

    我一听,这什么跟什么啊,去殡仪馆居然还要排队,遥想我在东兴镇时,一场丧事,好几伙人抢,现在来了这边,居然还让排队,这是赤果果的讽刺啊!

    当下,我准备挂断电话,就发现颜瑜朝我递了一张纸条过来,上面只有两个字,加钱!

    我明白过来了,立马对电话说:“是这样的,我们这位福主有些急,你看能不能优先安排,你放心,价钱方面好商量。”

    那边愣了一下,“那好吧,半小时后到,记住,在我们没到来之前,切莫给福主乱吃东西。”

    我嗯了一声,匆匆挂断电话,就对颜瑜说:“瑜儿,殡仪馆那边说,别给福主乱吃东西,是什么意思啊?”

    她白了我一眼,写道:“意思是让你别乱动死者身上的东西。”

    好吧!

    我也是醉了,非要整的这么文绉绉的,直接说,别乱动死者身上的东西就行了,非得说什么,莫给福主乱吃东西,整的人心里瘆的慌。

    随后,我跟颜瑜守在死者边上,在这期间,那颜瑜去了一趟楼下,说是去看颜瑾的妈,大概去了十分钟的样子,那颜瑜回来了,回来时,她边上多了一人,是颜瑾。

    一见颜瑾,我有些诧异,从人伦的角度来说,此时的她应该守在她母亲的尸体边上才对,就问了一句:“颜小姐,你怎么来了?”

    她瞥了我一眼,淡声道:“怎么?不欢迎我?”

    我苦笑一声,连忙解释道:“你说的是哪里话,怎么能不欢迎你,只是,你确定要将那女人的尸体放在楼下?”

    她面色一变,紧紧地盯着我,好似在谋算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