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91.第1282章 说坟(14)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门口传来一阵响动,扭头一看,是颜瑜。

    一见她,我连忙问了一句,“那女人死了没?”

    她没有理我,皱着眉头直愣愣地盯着我边上,脸色有些不正常。

    我立马明白过来,连忙解释道:“那个…瑜儿啊,你父亲生前爱抽烟,这不,我考虑到他老人家死后,肯定也十分渴望抽上一口香烟,这才给他派了一根烟。”

    那颜瑜听我这么一说,紧绷的脸色松了一些,不过,还是没给我好脸色看,写道:“你不是八仙么,你不是最尊重死者么?你就这样尊重死者。”

    我尴尬的笑了笑,给死者抽烟,算不上不尊重,但在家属眼里,这算是亵渎尸体了,也难怪颜瑜会给我脸色。

    当下,我也不好再解释,就将香烟从嘴里拿了过来。

    “嗝!”

    陡然,一道诡异的声音从我边上响了起来,这声音阴森森的,有股说不出来的低沉感。

    不单独我听到那声音了,那颜瑜显然也听到了,猛地朝我这边跑了过去,对着死者就跪了下去,猛磕头。

    但那声音并没有停止,依然从死者身上传了过来。

    寻声望去,我发现这股声音是从死者喉咙的位置发出来的,伸手探了探喉结,没任何异常。

    咋回事?

    难道是香烟的原因?

    念头至此,我点燃一支香烟放在死者嘴里。

    说起来也是奇怪的很,刚把香烟放进去,那诡异的声音陡然就停了。

    一发现这情况,那颜瑜停止磕头,疑惑地看着我,写道:“怎么回事?”

    我尴尬的笑了笑,解释道:“在我老家那边,死者死后对生前钟爱的东西,会有特殊的感情,就如我入行没多久时,办了一场丧事,那死者生前酷爱打牌,最后在他手里塞了一张大二,老人家才算彻底死去。”

    说到这里,我猛然想起颜瑜父亲对我说的一句话,他说,他好多年没抽烟了,一直想抽烟,奈何颜瑜担心他的身子,一直没让他抽烟。

    难道死者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香烟的缘故?

    我会这样想,是因为先前办仪式时,死者一直没啥反应,直到颜瑜某个亲戚点燃一支烟后,这才出现一系列的怪事。

    难道真是香烟的缘故?

    一想到这个,我苦笑不已,如果真是这样,死者对香烟的渴望得有多强烈啊。

    没有任何犹豫,我将口袋仅剩的半包烟塞在死者右手,又朝颜瑜说了一句,“瑜儿,你们家有香烟没?”

    她摇了摇头,写道:“我们家没人抽烟,没烟!”

    我一愣,又说:“你在这守着,我行李箱里面还有几包白沙!”

    说完,我撒腿就朝二楼跑了过去,当初来这边的时候,我行李箱一直放在颜瑜房间。

    跑到颜瑜房间,我找到行李箱,将里面的烟全部拿了出来,朝三楼跑了过去。

    来到三楼,将手中的烟,一股脑丢在死者边上,又捡了两包烟塞在死者手里。

    刚塞好烟,死者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由先前的红润色变成了菜叶青,整个变脸过程不到三秒钟。

    我跟颜瑜对视一眼,彼此眼里都写满了不可思议。

    坦诚说,若不是亲眼所见,我做梦也想不到一个人爱烟,能爱到这个地步。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死者在床上瘫痪长达数年时间,只能任由子女摆弄,子女不让抽烟,死者自然抽不到烟。

    作为烟民的我,深知一个嗜烟如命的人没烟抽的感觉。

    就在这时,那颜瑜拉了我一下,朝死者眼睛的位置努了努嘴。

    我会意过来,她应该是让我把死者眼睛合上,我也没犹豫,伸手朝死者眼睛摸了过去。

    令我郁闷的是,刚给死者合上眼睛,不到一秒钟时间,眼睛又睁开了。

    按照我以往的打算,直接用胶水黏上就好了,但现在这边的习俗不同于我们那边,这边对胶水之类的东西,颇为忌讳。

    当下,我冲颜瑜摇了摇头,“闭不上,死者的心愿应该不止这个。”

    说着,我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先前你离开时,死者猛地坐了起来,按照我们那边的说法,死者不是非正常死亡才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我怀疑死者的死很有可能跟颜瑾有关。”

    她一听,拼命摇头,写道:“不可能,颜瑾不可能害父亲,凶手一定另有他人。”

    我想了一下,猛地想起颜瑾母的事,就朝她问了一句,“那女人死了没?”

    她点点头。

    我又说:“瑜儿,你也觉得那女人死的蹊跷对吧?你说,会不会是那女人杀了你父亲。”

    她脸色一变,好似想起什么,掏出纸笔,写道:“自从父亲瘫痪后,后妈对父亲的态度一日不如一日,而父亲也曾对我说过,他说,如果能站起来,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后妈。”

    我嗯了一声,倘若真是这样,整件事也就对上了。

    当下,我连忙让颜瑜跪在死者边上,我则朝死者作了三个揖,缓缓开口道:“今生情,今生恨,人死债也空,如今那女人已经身死,还望您老泉下有知,切莫为难后辈。”

    说完这话,我烧了一些黄纸在死者边上,值得一提的是,这边的黄纸不同于普通的方形黄纸,而是圆形的,中间有个铜钱大的小孔。

    大概烧了十来张黄纸的时候,也不知道咋回事,房内陡然有了丝丝凉意,紧接着,原本燃烧的黄纸,一下子就熄了。

    这一幕吓得颜瑜连忙朝我这边靠了过来,紧紧地拽住手臂。

    我拍了拍后背,“别怕,有我在!”

    说完这话,我朝死者瞥了过去,就发现死者的眼睛依旧瞪得特别大,难道杀死他的凶手不是那女人?

    倘若不是那女人,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很有可能就是颜瑾,毕竟,这个家就这么些人,颜瑜显然不可能杀了父亲,现在那女人已经死了,只剩下颜瑾一个人了。

    我把这个说法对颜瑜说了出来。

    她一听,拼命摇头。

    这下,我有些疑惑了,颜瑜凭什么断定颜瑾不是凶手?再者说,先前颜瑾从家里神色慌张的跑出来,再加上举办仪式时,颜瑾一而再的维护我,她的种种迹象都表明她的异象了。

    若说颜瑾不是凶手,我实在想不出凶手就是谁。

    等等,好像还有一种可能。

    想到这个,我朝颜瑜看了过去。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