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90.第1281章 说坟(13)
    

    但见,死者双眼不知何时已经睁开,整张脸红润异常,特别是嘴角的位置,挂着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

    正所谓,活人有活相,死人有死相,这死者哪里还有半点思想,分明就是一个活人呐!

    大凡丧事出现这种死者,都预示着这场丧事不顺利,更预示着这场丧事不顺利。

    念头至此,我连忙蹲了下去,伸手朝死者眼睛抹了过去。

    我这边刚碰到死者的眼睛,门口那边再次传来响动,抬头一看,那女人朝走廊上撞了过去。

    我暗道一声不好,也顾不上跟那女人的恩怨,立马喊了一声,“快,拉住她。”

    话音刚落,那女人猛地撞在走廊的扶手上,紧接着,便朝走廊的扶手上爬了过去,看那架势是打算跳下去。

    “快啊!拉住她!”我催了一句,脚下朝那女人跑了过去,而那女人边上的十几名黑衣壮汉,显然是被眼前这一幕给吓住了,愣在原地根本没动。

    玛德,我暗骂一句,脚下不由加快几分。

    刚到那女人边上,就见到那女人纵身一跃,朝三楼跳了下去,只听见砰的一声响,那女人在地面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作。

    这突兀的变化,令我有些束手无策,满脑子全是疑惑。

    整个场面足足静了三秒,那颜瑾尖叫一声,“妈!”猛地朝楼下跑了过去,而那十几名黑衣壮汉,一见这情况,一个个像见鬼了一般,撒腿就跑,至于那些亲戚,跟那十几名黑衣壮汉一样,在见到出人命案后,撒腿就跑。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原本还算热闹的场面,一下子就变得冷清下来。

    说实话,别说他们,就连我都有些懵了,主要是这变化太特么快了,本以为那女人坐在门口的位置,顶多是中个煞气之类,谁也没想到居然会闹出人命案。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颜瑜拉了我一下,朝我递了一张纸条过来,写道:“她怎么会自杀?”

    我咽了咽口水,本来想跟她说,是死者在作怪,但看到她脸色惨白,我怕说了实话她会害怕,就说:“应该是她想不通吧!”

    她微微蹙眉,写道:“是不是因为颜瑾顶撞了她?”

    我一愣,以那女人的性格,被自己女儿顶了几句,会自杀?

    别开玩笑了,我宁可相信那母猪会上树,也不会相信那女人会自杀。

    但,这番话我又不好跟她说出来,更不能说因为颜瑾的缘故,否则,颜瑾绝对会内疚一辈子,就说:“谁知道呢,估计是她外面野男人的缘故吧!”

    我这样说,也算是祸水东引,反正那女人的野男人,我又没见过。

    那颜瑜听我这么一说,哦了一声,拉着我朝楼下走了过去,意思是去看看那女人的情况。

    坦诚说,出于人道主义,肯定要下去看看,但想到死者还躺在房内,一旦我下去了,就没人守着死者,这在丧事上是大忌。

    于是乎,我说:“瑜儿,你下去吧,我在这守着你父亲。”

    她点点头,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朝楼下走了过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心里颇为苦涩,就她这种性格,在这个家里不被欺负才怪。

    待她离开后,我转身朝房内走了过去。

    刚进门,我眉头皱了起来,心头不由沉了下去,只见,死者不知道咋回事,居然坐了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门口的位置。

    就目前这种情况来说,从医院角度来看,是人死后的神经发射,使尸体坐了起来,而在我们八仙眼里,这种情况叫,死者死的不甘心,说穿了就是,死者不想死。

    一般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非正常死亡。

    玛德,果真是被害死的。

    我暗骂一句,朝死者走了过去,先是在死者后背轻轻地捶了三下,后是在死者胸口拍的一下。

    刚做完这动作,死者猛地朝地面躺了下去,但,双眼一直睁得特别大,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我叹了一口气,在死者边上坐了下去,掏出烟,吸了一口,想起死者生前爱抽烟,便把香烟放在死者嘴边,淡声道:“老大叔啊,你走了倒是轻松,可把你女儿跟我还惨了。”

    说完,我掏出烟,给自己点燃一支,自顾自的吸了几口,又朝死者瞥了一眼,也不知道是我眼花了,还是咋回事,我居然看到死者嘴里吐了一个烟圈出来。

    玛德,活见鬼了!

    我暗骂一句,连忙盯着死者看了过去,没动静,再看,还是没动静,但死者嘴里不停地有烟圈冒出来。

    难道是死者在怪我?

    闪过这念头,我连忙将死者嘴里的烟拿了出来。

    不拿还好,这一拿,死者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吓得我连忙塞了进去。

    玛德,太特么不可思议了,这哪是死者,分明是活人啊!

    特别是刚才沉脸那一下,死者整个面部都动了一下!

    难道没死?

    我会这样想,是因为办丧事时,有那么极小一部分死者并没有死,只是被一口气呛住了,出现假死的现象。

    没有任何犹豫,我立马朝死者胸口探了过去,没心跳,又探了探死者鼻息,没气,最后又把了把死者的脉搏,没有脉搏。

    这分明就是死人啊!

    可,刚才死者脸部那个表情,我看的格外透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时之间,我心里有些捏拿不准,甚至不敢肯定死者是否真的死了。

    入行三年了,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若是让高佬一伙八仙知道,我连死者死没死都不知道,那伙八仙估计笑死我。

    盯着死者看了一会儿,我心中尽是疑惑,到底死了没?

    当下,我又点燃一支烟,朝死者嘴里塞了进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死者嘴里再次吐出一个烟圈。

    我立马将烟从死者嘴里拿了下来,这次,死者的脸部没啥表情,不过,嘴里却莫名其妙的连吐三个烟圈。

    我懵了,彻底懵了,完全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就觉得自己遇到难题了,甚至不知道这场丧事应该怎样弄下去。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