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9.第1280章 说坟(12)
    

    话音刚落,那女人彻底暴走了,指着颜瑾破口大骂,“颜瑾,你是不是喝了那杂种的**汤,他说什么,你便听什么,现在连亲妈也不认了,要是认识他时间长一些,你是不是还要学吕侍郎弑母。 ”

    我暗道一声不好,话说到这份上,颜瑾肯定会软一些,哪里晓得,她直接抽出西瓜刀,架在自己脖子上,那女人二话没说,转身就朝门口走了过去。

    待走到门口时,那女人也不知道在哪找了一条太师椅放在门口,翘起二郎腿,手中架起一根女士香烟。

    我摇了摇头,这女人一看就是暴发户心态,也难得理她,她爱坐哪,就坐哪,再说,死者的门口也不是那么好坐的。

    若是一般人,我肯定会提醒对方,那女人么?我不但不会提醒,甚至还希望她能端杯水坐在哪。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我提醒她别坐门口,她肯定不会信,甚至会怀疑我用心不良。

    我又何苦自找没趣呢!

    在抬棺匠这个行当混了这么久,以前因为懦弱没少受气,现在么,我绝无不会让自己受气,至于那些得罪我的人,在没得罪死者的前提下,我绝对不会出言制止,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好了,就如上很流行的一句话,不作不会死。

    于是乎,我直接无视那女人,将重心放到这场所谓的嫡亲告别仪式。

    按照颜瑾先前对我说的,这仪式事先要端一盆清水,清洗死者耳朵、眼角两处位置,再在死者眼皮上贴上两块红纸皮,耳朵则塞上两个红纸团,其寓意是怕死者听到不该听到的,看到不该看到的。

    其实吧,这就是所谓掩耳盗铃的做法,原因在于等下要在死者面前分配死者的财产,怕让死者看到自己后人为了财产争的面红耳赤,这才有了这种做法。

    而那纸皮跟纸团,则成了后人的一块遮羞布。

    当我准备清水后,替死者擦了擦耳朵,擦了擦眼皮,又在那两个位置分别塞了纸团跟纸皮。

    弄好这一切,这清水不能倒水,为什么呢?

    因为这清水是擦拭先人尸体的圣水,要放在死者床上七天,其目的是,用这盆清水引死者头七时回魂,而这一说法是源于宋代一本《扎天》中的一种说法,说是水易魂而近乎止也。

    我按照这边的习俗,将那盆清水放在死者的床上,又找了三个鸡蛋放在里面,这三个鸡蛋,在这个仪式上三个鸡蛋代表着死者的天、地、人三魂。

    将三个鸡蛋放入清水中后,我找了一面红布盖在上面,这红布起到锁魂的作用,意思是将死者的天、地、人三魂所在这清水盆内,只待头七那天,死者的七魄回来,从而能让死者起死回生。

    当然,这是一种美好的心愿,也仅仅是心愿而已,至于后人想不想先人真的起死回生,我估摸着一些孝子是真的想,至于一些有钱人的家庭,某些后人为了钱财,或许特别想先人能起死回生吧,只是这个想字,恐怕要加个引号。

    弄好这个,我伸出右手在红布上方往左边绕了三圈,又往右边绕了三圈,最后用食指在红布正中央的位置点了一下,这一点,在我们那边称为中原一点红,原本的意思是祝福死者下辈子红红火火。

    而香港这边称为点钟,有送终的说法,其意思跟我们那边差不多,都是祝福死者的意思。

    我这边正在忙着捣鼓清水,地面那些跪的嫡亲中,我发现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除了颜瑜跟颜瑾低声抽泣,剩下的那些亲戚,居然在暗自交流,倾耳一听,他们好似在商量股市,说是某某股最近要涨,应该大量补仓,千万别错过这个赚钱的机会。

    一听这话,我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也顾不上死者就是床边,沉声道:“各位,如若忙着赚钱,还麻烦去股市交易所,这是丧事。”

    “傻币,现在都是上炒股了!”也不知道是谁回了一句。

    我特么也是火了,就说:“当着死者面商量股市多晦气啊,要不,你们回家去炒股?”

    这话一出,那些人也不再说话,不过,看向我的脸色却有些不对,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做我们这行就这样,一旦替死者说话了,难免会得罪活人。

    很多时候,我就在想啊,一场丧事最长不过七天,哪怕再长一点,也就是是十五天的样子,有些后人这么想赚钱,回来奔丧干吗?干脆装作不知道不是更好,何苦让自己为难。

    既然回来了,为什么就不能诚心参加一场丧事,难道时间真那么珍贵?珍贵到亲人的丧事也没时间?

    扯远了,言归正传。

    见那些人不再说话,我脸色稍微缓和一些,先是抖了抖身上的衣物,又看了看身上有没有脏东西,最后朝死者作了三个揖,拉长嗓门喊道:“天地茫茫月含悲,芳草风华寒霜催,万里长天放悲声,颜家不幸离父亲,儿女落下思亲泪,苦盼慈父门前归。”

    刚念到这里,我正准备往下念,陡然,门口那女人尖叫一声,整个人猛地朝左边的门框撞了过去。

    一见这情况,我心中暗喜,玛德,你以为死者的门口那么好坐?要知道一般丧事开始之际,死者的尸体与门口要留出来一条通道,其目的是让死者的魂魄从房内走出去。

    而那女人坐在门口,无疑是挡了死者的去路,死者肯定对这种人肯定不会客气,出现点怪事算轻的,一些气运比较低的人,甚至会直接中煞。

    我瞥了那女人一眼,假装没看见,正欲往下念,忽然,那女人又尖叫一声,这次,她是左边的门框往右边撞了过去,整个过程中,就好似有人拉住她往门上撞一般。

    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这可不是好兆头。

    当然,我倒不是替那女人担心,而是担心这死者恐怕有问题。

    当下,我低头朝死者看了过去,脸色巨变,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直冲脑门。

    天呐,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内心不地呐喊!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