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8章 说坟(10)
    一见颜瑾的动作,我恨得牙直痒痒,玛德,这女人太特么不近人情了,就拿我们那边的丧事来说,即便是嫡亲才能弄的仪式,也会有不少旁人在边上观看。

    而这些旁人观看的原因有二,一是凑个热闹,二是起到一个督促的作用,说穿了就是,督促嫡亲应该对死者尊敬一点,毕竟,谁百年后不办丧事?

    当下,我把这套理论对那颜瑾说了出来。

    她一听,微微一怔,诧异道:“没想到你懂得挺多啊,但也仅仅是你们那边,在我这边,嫡亲的仪式,只能由嫡亲产生,旁人无权观看。”

    听着这话,我朝颜瑜看了过去,她写道:“她说的对,我们这边的嫡亲告别仪式会牵扯到一些财产分割以及家庭的辛秘,一般不允许外人参观。”

    我有些郁闷了,本指望颜瑜帮忙说几句话,没想到她居然会帮着颜瑾说话,但,一想到她说的家庭辛秘,我有些明白颜瑜的意思,也不好再继续纠缠下去。

    毕竟,这是他们家的丧事,我一个外人瞎掺合干吗,倘若强行为之,跟捣乱丧事有啥区别?

    于是乎,我朝颜瑜招呼几句,就准备去外面溜达一会儿,那颜瑜则在纸条上面写着,让我别走远了,等她弄好这个仪式,就去找我。

    我点点头,转身朝门口走了过去,心里则颇为颜瑜,主要是因为她刚才说到那仪式会牵扯到财产分割,以她的性子,估摸着只能受欺负的份。

    眼瞧就要出门了,那颜瑾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什么,忽然喊了我一声,“那个谁,你等等!”

    我停下脚步,扭头朝她看了过去,疑惑道:“有事?”

    她想了想,“刚才听你说话,好似对丧事仪式颇为熟练,不知道有没有兴趣留下来帮我们弄弄等下的嫡亲仪式?”

    我一听,有些懵了,啥意思,刚才赶我出去,现在又留我下来帮忙,她这是拿我当猴耍啊,正准备拒绝,在看到她边上的颜瑜后,我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兴趣倒是有,只是不懂你们这边的仪式是怎么个样子。”

    她一笑,说:“挺简单的,你主要是负责念一些开场白以及一些悲词,这仪式的重点在于财产分割以及家庭辛秘。”

    开场白跟悲词,我倒是会,不过,令我疑惑的是,她为什么忽然留下我?

    我也没客气,直接把这个疑惑问了出来。

    她笑了笑,在颜瑜身上瞥了一眼,也不说话。

    我明白过来,她这是担心颜瑜被欺负,想让我帮着颜瑜。

    不对啊,欺负颜瑜的人就是她母亲,她没必要帮颜瑜啊,再者说,她跟颜瑜关系一直不太对头,怎么会这么好心想着帮颜瑜。

    闪过这个念头,我直接对颜瑾说,“颜小姐,我这人直言直语习惯了,要是说了啥不中听的话,你也别在意哈!”

    她一愣,“你想说什么?”

    我苦笑一声,“你跟瑜儿的关系不太好,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帮她?”

    她扭头朝颜瑜看了过去,“以前跟瑜儿关系不好,是因为我觉得父亲把所有的关心都给了她,现在父亲走了,我对她的那点意见也没了,就如你们男人的一句话,打虎亲兄弟,而我现在把这句话送给瑜儿。”

    说着,她在颜瑜身上瞥了一眼,“瑜儿,你怎么个想法?”

    颜瑜面色一喜,连忙写道:“姐姐说的在理。”

    见此,我心沉如铁,难道真如颜瑾说的那样?倘若没有进来时见到那一幕,我或许会相信她,但每每想到门口时颜瑾那惊慌失措的样子,总觉得这颜瑾有所目的。

    我叹了一口气,希望是自己多想了吧!

    强压心中的疑虑,我朝颜瑾说了一声谢谢,站到颜瑜边上,也没再说话。

    随后,那颜瑾给我说了一下香港这边的嫡亲仪式,又跟颜瑜聊了一会儿,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的时间,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

    从那些人的服装来看,都是一些非富即贵的亲戚,令我疑惑的是,颜瑜的后妈一直没出现。

    那颜瑾估计也是急了,一连给那女人打了好几个电话,直到中午11点的样子,那女人姗姗来迟,身后还跟了十七八个黑衣壮汉。

    一见这场面,我皱了皱眉头,朝颜瑾看了过去,就发现她脸色有些不对,“妈,现在是父亲的嫡亲仪式,你带这么多人来干嘛?”

    那女人冷笑一声,直勾勾地盯着我,值得一提的是,这女人从进门后,眼神一直停留在我眼神,充满了怨恨。

    “再不让人保护,老娘什么时候被人打死都不知道。”那女人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没离开过我。

    我自然明白她这话的意思,别说她看我不顺眼,我特么看她同样不顺眼,若不是因为死者在边上,我估计早就冲上去揍她了,对这女人的恨,我是发自内心的。

    当下,我也没客气,直接回了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

    那女人一听,一下子就火了,领着那些黑衣壮汉就朝我走了过来,“杂种,你找死。”

    我耸了耸肩头,淡声道:“求死。”

    “你…”那女人一愣,挥了挥手,她身后涌过来七八名黑衣壮汉,看那架势是准备揍我。

    “妈,你闹够了没?”就在这时,那颜瑾冲了过来,横在我身前,“现在是爸的丧事,你带这么多人过来干吗,你是打算大闹丧事么,这么多亲戚在这,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啊!”

    “你…你…”那女人被颜瑾这番话气的不轻,颤抖手,指着颜瑾,“早知道你这么不孝,当年生个冬瓜,也比生你强!”

    “如果有的选择,我宁愿我妈死了。”那颜瑾恶狠狠地丢下这话,也不再说话。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静了下来,那女人则气急败坏地在房内扫视着,最终将眼神停在我身上,尖叫道:“来人啊,把这杂种丢出去!”

    “凭什么!”我饶有深意地盯着她。

    那女人显然没想到我会如此问,立马说:“凭你是外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