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5.第1276章 说坟(8)
    

    看着那女人的背影,我心里感觉怪怪的,这女人这么好心?

    不过,考虑到颜瑜有危险,我也没多想,撒腿就朝外面跑了过去。

    出了大门,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车辆,我有些懵了,玛德,中环在哪啊,再者说,中环那么大,颜瑜又在哪啊?

    一时之间,我脑子闪过多种想法,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拦了一辆的士,说了一句去中环。

    那司机倒也好说话,随意问了几句,径直朝中环开了过去。

    由于我不知道具体位置,司机仅仅是将我拉到中环广场。

    本以为给了车费能直接下车,哪里晓得,那司机一把拽住我,“哥们,这是香港,你给人民币算怎么回事?”

    好吧,我急着找颜瑜,也没跟他说那么多,豪气的来了一句,“一百不要找了。”

    那司机好似不太愿意,直到我好说歹说,才放我下车。

    刚下车,我立马找了一个电话亭给颜瑜打电话,令我郁闷的是,那颜瑜的电话一直处于占线中,这让我差点没奔溃,难道她真的遭人毒手了?

    我也是急了,哪里顾得上什么素质不素质的,扯开嗓门就喊了起来,“颜瑜,颜瑜!”

    这话一出,颜瑜没找着不说,反倒招来不少人围观,对着我指指点点的。

    对此,我直接选择无视,扯开嗓门又喊了七八声。

    失望的是,这喊声宛如石沉大海,没得到任何回应。

    就在这时,我感觉背后好像有人拍了我一下,扭头一看,差点没跳起来,不是别人,正是颜瑜,她一喜蓝色长裙,脖子处围了一条单薄的蓝色围巾。

    “瑜儿,你怎么跑这来了?”我连忙问了一句。

    她微微蹙眉,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掏出纸条,写道:“你怎么来了?”

    当下,我把颜瑾的话跟她说了出来。

    她一听,眉头紧锁,写道:“我跟姐姐,一直不对头,她不可能帮我,你是不是听错了?”

    听错了?

    不可能,那颜瑾对我说话时,吐词特别清晰,不可能听错。

    等等…

    难道她是故意支开我?

    我心头一沉,连忙问:“你家现在还有人没?”

    她想了想,写道:“林嫂上午出去有点事,要下午才回来,现在你也出来了,家里就剩下颜瑾一人了。”

    玛德,上当了。

    我暗骂一句,一把拽住颜瑜,就说:“快,赶紧回去,回迟了,你爸可能会有危险!”

    那颜瑜估计是想到什么了,二话没说,领着我朝车库走了过去。

    当我们回到家时,时间是上午9点半的样子,还没来得及进入大门,就见到颜瑾神色匆匆地跑了出来。

    一见我们,那颜瑾神色明显有着一丝慌张,撒腿朝左边跑了过去。

    见此,我心头沉得更狠,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出事了,绝对出事了。

    没有任何,我让颜瑜将车子停在门口,我们俩径直朝庭院走了进去。

    刚到三楼,就听到哐当一声,声音是从颜瑜父亲所在的房子发出来。

    “玛德,那女人…”我怒骂一声,脚下不由加快几分,一把推开门,我懵了。

    只见,颜瑜的父亲躺在地面,双眼紧闭,脸色呈菜叶青,一床微薄的丝绸被子斜挂在床沿。

    我走了过去,先是探了探他鼻息,没气,又听了听他心跳以及脉搏,皆是呈停滞状态。

    要是没意外,已经仙逝了。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颜瑜走了进来,一见这情况,二话没说,猛地跪了下去,两行清泪簌簌而下。

    “瑜儿,我感觉你父亲死的有些蹊跷,恐怕并非自然死亡。”我朝颜瑜低声说了一句。

    她朝我看了过来,动了动嘴唇,写道:“你意思是颜瑾杀了父亲?”

    我嗯了一声,“你想啊,她先是将我骗走,而我们回来时又遇到颜瑾神色慌张地跑了出去,你不觉得这事太过于巧合了么?”

    她摇了摇头,写道:“不可能,虽说颜瑾跟我关系不太好,但她对父亲却是很好,她不可能杀害父亲。”

    听她这么一说,我瞥了瞥地面的死者,又看了看颜瑜,就说:“可…这事太巧合了吧,要不…我们报警!”

    她微微蹙眉,双眼紧紧地盯着她父亲,好似在想什么,足足过了三分钟的样子,她写道:“若说那女人杀了父亲,我信,若说颜瑾杀了父亲,我不信。”

    “为什么啊!”我惊呼一声。

    她低声抽泣了几句,写道:“父亲对颜瑾很好,颜瑾对父亲也很好,这些年以来,只要我不在家,一般都是颜瑾照顾父亲,她若想害父亲,早就下手了,没必要等到今天再动手。”

    我想了想,她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颜瑾真的要杀死者,没必要等到现在才动手,但刚才在门口时,那颜瑾的表情明显是惊惶失措,要说她没问题,打死我也不信。

    当下,我对颜瑜说,“要不…你给她打电话?”

    她点点头,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又将手机递给我,意思是让我告诉颜瑾这个消息。

    大概响了七八声铃,手里传出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什么事?”

    我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一些,“你父亲死了。”

    “什么?”电话那边惊呼一声,紧接着,就听到手机掉在地面的声音。

    我对着电话喂了几声,一直没回应,无奈之下,我只好挂断电话,将手机交给颜瑜,就见到颜瑜举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她怎么说?

    我也没隐瞒,就说:“她好似不太相信,此时应该正在往回赶。”

    我这样说,是因为从刚才简单的通话中,能听出颜瑾的语气,明显有着一股不可思议。

    那颜瑜哦了一声,也不再说话,跪在死者面前,低声抽泣。

    我也不好说什么,就在她边上蹲了下去,按照我的意思是,现在替死者擦擦脸部之类,但颜瑜说,他们这边死人,一般尸体会在家里放上4到12个小时,然后给殡仪馆打电话,再由殡仪馆的人给死者化妆,入殓,最后火化。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