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3章 说坟(5)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颜瑜醒了过来,或许是失血过多的缘故,她面色苍白如纸,轻轻地动了动嘴皮,又朝我做了一个要纸笔的动作。

    我朝四周瞄了瞄,立马找了纸笔给她递了过去,就见到她写了几个字: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别管我,你的安全第一。

    一见这字,一股久别的情绪在我心里荡开,溺爱的摸了摸她脸颊,“傻瓜,这话应该由我来说,下次遇到危险,别管我,你的安全才是第一位。”

    她好似很享受我的抚摸,脸颊朝我手臂靠了过来,一脸幸福地看着我。

    就这样的,她看着我,我看着她。

    足足看了接近一分钟的样子,我轻轻拍了拍她脑门,“来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家什么情况,对了,你父亲在哪,我想过去看看。”

    她神色一紧,朝我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让我扶她起来。

    我嗯了一声,立马扶起她。

    她冲我一笑,拿起纸笔写了起来。

    这次,她写字的时间有些长,足足过了十分钟的样子,她将手中的纸条交给我。

    我接过纸条一看,这上面写的是她家庭的情况,不过,内容却是令人有几分生气。

    说的是,她家是重组家庭,她母亲在她出生时,因难产而死,后来她父亲带着她娶了现在这女人做媳妇,也就是后妈,而这后妈也有个女儿,是颜瑜的姐姐,跟颜瑜一样,同样是混娱乐圈的,不同的是,颜瑜混成了一线明星,而后妈的女儿则一直是娱乐圈的边缘人。

    这巨大的落差感,令后妈对颜瑜一直不怎么待见,没少给颜瑜脸色看。

    值得一提的是,大概是十年前的样子,当时颜瑜父亲跟后妈刚结婚三年,她父亲便换上一种怪病,头两年是四肢无力,脑袋整日昏沉沉的,倒也还能行走,后几年也不知何故彻底瘫痪在床。

    颜瑜曾怀疑是她后妈动了手脚,暗地请人调查过她后妈,结果是一无所获。

    不过,大概是一年前的样子,颜瑜不经意间发现其后妈在外面有男人,而那男人好似有些黑背景,听说还是领头的。

    或许正是这层背景的原因,她后妈在家经常一副老子就是天下第一的姿态。

    看完这资料,我微微思考了一番,就问颜瑜,“那女人这些年为什么一直没跟你父亲离婚?”

    她咬了咬嘴唇,写了两个字:财产。

    我忙问其原因。

    她写了一段话朝我递了过来,我一看,这上面说的是,她父亲早些年经商,攒了不少家底,约摸五千万的样子,而颜瑜这些年在娱乐圈打拼,约摸赚了近亿的家财,由于她对钱财没啥概念,这笔钱一直存在她父亲的户头。

    而她后妈正是瞄准了这笔钱财,一直耗着没离婚,其目的显然易见,打算等她父亲仙逝后,分上一笔钱财,甚至有私吞全部家财的趋向。

    看完这个,我微微皱眉,在以往的丧事上,像这种分家产的事,没少遇到,不过,像这种上亿家产的,却是第一次。

    说实话,于我来说,这家财有啥好分的,那钱是颜瑜赚的,自然是颜瑜的,至于她父亲那五千万家财,大可到法院打官司。

    我把这一想法跟颜瑜说了出来。

    她摇了摇头,写道:“这些年,那女人以给父亲治病的理由,已经将将家里大部分钱财转移到野男人那边去了,家里剩下的钱财应该不到三百万的样子,按照后妈的意思,这些年她照顾我父亲,现在住的这栋房子应该分她三分之二,至于剩下的三百万,她也要拿走两百万。

    我一看,立马火了,怒骂道:“这女人太t无耻了吧!哪有这样分的,就算真的要分,也是对半啊,她哪有资格要三分之二。”

    她苦笑一声,写道:“她还有个女儿,理应分三分之二”

    我特么也是醉了,就说:“即便这样,你以前赚的钱,也应该还给你啊!”

    她看着我,死劲摇了摇头,写道:“钱财乃身外之物,我现在只想让父亲安度晚间,只要她们母女不来搞破坏,足够了。”

    看着这话,我心里某根弦动了一下,站起身,朝门口走了过去,那颜瑜在后面动了一下,扭头一看,她手中的纸条写着,“别替我出头。”

    我没有说话,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掏出烟,又抽了几口,脑子一直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弄。

    大概过了半小时的样子,我叹了一口气,朝房内走了进去,就见到颜瑜朝我递了一张纸条,一看,这上面写的是,“扶我去看看父亲。”

    我嗯了一声,连忙将她从床上扶了起来,又问了一下,她父亲住在哪,她抬手指了指三楼。

    很快,我扶着她来到三楼,这三楼只有三间房子,看上去挺豪气的,而颜瑜的父亲住在最左边的房子,我扶着她走了过去,不待我敲门,那门缓缓开了,入眼是一间四十来个方的房子,房内的装修极其单调,只有几样简单的家具,一张中号的木床摆在最底边的位置。

    床上躺着一名中年男人,五十岁左右的年龄,或许是长年卧床的原因,那男子双鬓的位置,有不少白发,整个人看上去有几分说不出的沧桑感。

    一见我们,那中年男人喜道:“瑜儿,你回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那男人中气十足,不像是卧病多年的人,更为重要的一点,那男人双眼特别深邃,给人一种看不穿的感觉。

    倘若不是颜瑜提前跟我说了,我绝对不相信这男人快死了。

    试问一下,一个快死的人,其声音怎么可能如此响亮,其眼神怎么如此深邃,需知,一般快死的人,声音都格外低沉且混重,眼神多半都是浑浊不堪。

    带着这份疑惑,我扶着颜瑜走了过去,就见到颜瑜写了一张纸条递了过去:爸,你感觉怎样?

    “没事,还能陪我们家瑜儿几年。”那中年男子笑道,旋即,他好似想起什么,朝颜瑜看了过去,疑惑道:“瑜儿,你怎么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