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1.第1272章 说坟(4)
    

    我瞥了那妇人一眼,若有可能,我想踹她几脚,玛德,什么玩意,这比我们村的刘寡妇还要泼啊!

    大概拉扯了好长一会儿,那妇人并没有因此而消停,反倒是愈来愈激烈,口头上一直叫嚣着,不活劈了我,便跟我姓!

    我当时也是真火了,就说:“大婶,我姓陈,以后记得改姓呐!”

    说完这话,我径直朝门口那边走了过去。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才走了不到七八步,那颜瑜追了上来,一把拽住我手臂。

    就在这时,那妇人冲了过来,举起片刀照着我胸膛就劈了下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彻底火了,本以为这妇人只是耍耍嘴皮,没想到居然真对我动刀子,正准备抓住那妇人手臂。

    陡然,颜瑜猛地撞了我一下,我脚下一滑,整个人朝左边退了几步。

    霎时,殷红的鲜血流了出来,一滴一滴地滴在地面,迸出梅花状的的血印子。

    定晴一看,那妇人的片刀劈在颜瑜肩膀的位置,有两三公分深,足见那妇人这一刀子的力度。

    “瑜儿!”我猛地喊了一声,紧握拳头,对准那女人太阳穴就是一拳砸了下去,大骂道:“我***啊,她是你亲生女儿啊,你怎么忍心伤害她啊!”

    说话间,我抬腿又是一脚踹了过去。

    当时,我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杀了这妇人。

    在来香港之前,我曾发过毒誓,这辈子誓要守护颜瑜,没想到,才过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她居然再次受伤了。

    “草尼玛!”我抓住那妇人衣领,用膝盖抵在她脖子上,抬手就是一记耳光煽了下去。

    这一掌,我卯足了劲,刚落下,那女人脸上立马显出四条鲜红的手印,嘴角的位置溢出鲜血,紧接着,那妇人吐了两颗门牙出来,双眼惊恐地盯着我,不停地说:“求你了,放过我!”

    我没有说话,卯足劲,又准备打下去,身后传来一道唔唔唔的声音,扭头一看,是颜瑜,她用带血的手,在地面写了三个字:别打她。

    “再让我见到你,我必定要你成残疾!”丢下这话,我站起身,临起身时,我不忘在那女人腰部踹了一脚,主要是心中实在太愤怒了,若不是颜瑜阻止,我丝毫不怀疑自己会杀了她。

    于我来说,只要有人敢动颜瑜,不管对方是谁,有什么社会地位,我定豁出性命,也要守她周全,这是我对她的承诺,即便是死,也要守护到底。

    刚到颜瑜边上,她面色惨白如纸,冲我笑了笑。

    她不笑还好,这一笑,我只觉心里某样东西被人拿着片刀,一刀刀地割裂,直叫人痛的歇斯底。

    “瑜儿,你怎么那么傻!”我蹲了下来,死死地抱住她。

    她不说话,安静地看着我,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无论我说什么,她都是微笑地看着我,好似在审视我,又好似在端详我的内心想法。

    “瑜儿,以后遇到这种事,别那么傻了,我皮糙肉厚被砍几刀没事,你不同…”我看着她,声音有点哽塞!

    她竖起食指放在我嘴边,摇了摇头,手指在我嘴边动了动。

    我知道她这是在写字,她写的是:你是我男人,替你挡刀,值。

    我眼角变得湿润起来,紧了紧她,想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

    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样子,那林嫂走了过来,先是厌恶地瞥了我一眼,后是找了一个药箱过来,从里面掏出一些药水,又拿了一些纱布,没好气地对我说:“能不能放开我们家小姐。”

    我一愣,立马将颜瑜平躺下来,那林嫂洒了一些药水在颜瑜刀伤处,扭头对我说:“摁住她,我要拔刀了,可能会很痛,最好让小姐咬点什么东西。”

    一听这话,我立马将手臂伸了过去,放在颜瑜嘴边,她笑着摇头,又朝林嫂打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她拔刀。

    那林嫂皱了皱眉头,也不说话,一把抓住片刀,猛地拔了出来。

    霎时,殷红的鲜血从伤口处迸了出来,宛如灌满的池塘陡然开了一道口子般,源源不断地往外溢。

    不到片刻时间,颜瑜浑身上下已经被鲜血染红,而她依然微笑地看着我,眼神中尽是柔情,至于我放在她嘴边的手臂,她始终没咬一口,反倒是自己的嘴唇,被她咬的溢出不少鲜血。

    在这一刻,我整个人都是懵的,曾几何时,这样的情景,在我面前浮现过。

    苏梦珂!

    一想到这名字,我朝颜瑜看了过去,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她身上我看了很多跟苏梦珂类似的东西,我甚至产生过幻觉,她不是颜瑜,而是苏梦珂,真正的苏梦珂。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林嫂已经替颜瑜包扎好了,而颜瑜的脸色也好看了不少,只是,地面殷红的鲜血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

    “瑜儿,你现在感觉怎样?”我扶起颜瑜,将她抱在怀里,轻声道。

    她摇了摇头,举起手写了几个字: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我嗯了一声,紧紧地抱着她。

    随后,那林嫂领着我找到颜瑜的卧房,将她放在床上,至于那妇人,在林嫂替颜瑜拔刀的功夫,已经消失了,想必是去医院了。

    将颜瑜放在床上后,我跟聊了一会儿,便想出去在附近找个酒店住下来,毕竟,在这里我不受欢迎,我也没必要在这受气,再者颜瑜的父亲还没死,这里也不需要我。

    那颜瑜应该是看出我的打算,死死地拽住我,死活不松手。

    无奈之下,我只好在她边上坐了下去,不停地给她讲笑话,她则一直微笑地盯着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有些疲惫,趴在床沿边上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好似看到苏梦珂在黑暗中不停地对我招手,每当我朝她跑过去时,她便会朝前面跑过去。

    就这样的,她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我下意识说了一句,“梦珂,等等我!”

    刚说完话,我立马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已经天黑了,心里嘀咕几句,便朝床上看了过去,恍惚间看到苏梦珂躺在床上,定晴一看,是颜瑜躺在床上,她柳眉微蹙,正在熟睡!

    这令我有些莫名其妙奇怪,怎么会把颜瑜看成苏梦珂?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