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7章 蛋碎
    一见那警卫倒地,边上不少人围了过来,对着我指指点点的,特别是先前那名被打的警卫,扯开爽门就喊:“杀人啦,杀人啦!”

    “叫尼玛!”我走了过去,抬手就是一拳砸在他腹部。

    “你死定了,我告诉你,你闯大祸了,我们医院32名警卫绝对会活剥了你!”那警卫指着我,威胁道。

    我瞥了他一眼,懒得跟着这种人继续下去,抬步朝病房内走了进去,身后传来那警卫打电话的声音,“生哥,医院有人捣乱,你快派人进来。”

    我直接无视这句话,走进病房,先是看了看颜瑜的情况,就发现她喉咙处有一道伤口,上面包裹一层很厚的纱布,隐约能看到鲜血渗出来。

    “颜姐!”我冲她喊了一句。

    也不知道她原本是醒着的,还是被我叫醒的,她缓缓睁开眼,先是一愣,紧接着面色一喜,嘴里不停地啊啊啊的叫着,好似说不出话来,神色颇为激动。

    我伸手探了探她额头,问道:“你是不是要说话?”

    她点点头,嘴里啊啊啊的叫着。

    我朝四周瞥了一眼,要是没猜错,她应该是喉咙受伤,从而影响到发音系统,立马找了一支笔跟一张纸朝她递了过去,让她把想说的话,写在纸上。

    她点点头,接过纸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朝我递了过来。

    我一看,这上面只有三个字,带我走。

    “你要出院?”我立马问了一句。

    她点点头。

    “为什么啊!”我又问。

    她做了一个写字的动作,我连忙给她递了一张白纸,就见到她在白纸上飞快的写了一些字,接过来一看,有人要杀我,快带我离开医院,急!

    一见这情况,我皱了皱眉头,也没多想,就问了她几句,身体能受得了么,她给我的讯号是,她身体没问题,让我尽快带她出院就行。

    没有任何犹豫,我将她身上的医疗机械拔掉,又将颜瑜随身的一些东西收拾一番,最后把她放在后背,就准备走。

    考虑到颜瑜不能说话,临走时,我将床头的纸笔塞在她手里。

    我们这边刚出病房门,先前被我打的那警卫领着七八名警卫走了过来。

    按照我的想法,这些警卫应该是医院的保安,可,颜瑜朝我递过来一张纸,上面写着,他们是马锁匠的打手。

    一见这字,我特么也是火了,二话没说,背着颜瑜朝那些警卫走了过去。

    “小子,你刚才不是嚣张么?怎么,现在见我们人多了,怂了?”那警卫走了过来,一脸戏笑地看着我。

    对于这种人,我懒得搭理,紧握拳头,照着他鼻梁就砸了下去。

    一拳下去,那人尖叫着一声,死死地捂住鼻子,殷红的鲜血从指缝渗了出来。

    “小子,你这是找死,老子奉劝你一句,把你后面那女人放下,老子对你既往不咎。”另一名像是头目的警卫走了过来,在我身上打量了几眼,估摸着是看我身手不错,这才说了这么一番话。

    我斜斜地瞥了他一眼,淡声道:“这女人我要定了!”

    “小子,你要知道这是医院,不是你想带走谁,就能带走谁的。”那人冷笑一声,眼睛一直盯着我。

    “哦,莫不成你们医院要强留我们不成?”我冷笑一声,刚才颜瑜已经说了,这些所谓的警卫是马锁匠的打手,如今这人将这事扯到医院方面,说穿了,他们是想站医院的方面留下我们,一旦等会真的起了冲突,他们是正义的一方,而我们则成了逃医药费的人,即便这事扯到派出所,依旧是他们在理。

    一想到这个,我诧异地瞥了他一眼,三十来岁的年龄,国字脸,小平头,上唇的位置,留着八字胡,看上去给人一种睿智的感觉。

    那人见我望着他,笑了笑,“小子,想离开也行,先把医药费结算了,否则,也怪不得我们对你手下无情了。”

    我一愣,要钱,我肯定没有,就朝颜瑜看了过去,她掏出一张卡朝我递了过来。

    我嗯了一声,也没说话,背着她朝出院部那边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我眼角的余光看到先前那人在打电话,要是没猜错,他应该是给马锁匠打电话,或者是搬救兵。

    玛德!

    我暗骂一句,若是就我一个人在这,以我的身手,就算来再多人,也有信心从容地离开,但现在有颜瑜在后背,一旦他们叫的人颇多,恐怕会有一番恶战。

    念头至此,我朝医院内瞄了瞄,或许是一大清早的原因,医院内没啥人,特别是出院部,除了偶有几个病人行走,再无任何人。

    “颜姐!”我朝颜瑜低声说了一句,“我准备加速跑了,你抓紧我!”

    她点点头,双手死死地抱紧我。

    见此,我深呼一口气,脚下缓缓地朝门口移了过去,那些警卫显然是看出我的意向,下意识朝门口堵了过去。

    “抓紧了!”我低吼一声,脚下不由加快几分,猛地朝门口跑了过去。

    “快,别让他跑了!”领头那人喊了一声,像变戏法似得,从背后抽出片刀,朝我这边冲了过来。

    一见这情况,我也不慌,自从身体发生异变后,眼前这些人我还不放在眼里。

    说话间,迎面冲过来一名警卫,那人手里拿着片刀,照着我腹部就劈了下来。

    我冷笑一声,缓缓朝后退了一步,避开劈下来的片头,抬脚对着那人裤裆就踹了过去。

    只听到咔嚓一声响,紧接着那人脸色唰的一下就青了,捂紧裤裆蹲了下去,应该是蛋碎了。

    那些警卫显然没想到我下手会如此狠毒,一个个拿着片刀愣在那,愣是没一个人敢上前,特别是领头那人,双腿夹得特别紧,生怕我会忽然对他动手。

    我扫视他们一眼,最后将目光定在领头那人身上,淡声道:“曾经有人对我说过,打架要拽住领头那人打,我很认同这话。”

    我这是暗示领头那人,再纠缠下去,我会对他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