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6章涅槃重生
    我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男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她哦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就这样的,我们俩站在窗前,大概过了半小时的样子,我朝她说了一声,谢谢,她问我谢什么。

    我笑了笑,“谢谢你给了我重生!”

    她好似不懂我意思,问我原因,我指了指天空,“凤凰涅槃,只为重生,殊不知个中艰辛,极其痛苦,而我的重生,仅仅是因为你的一番话,与凤凰受的苦难相比,我是幸运的,我更要感谢你在这个时候,选择告诉我真相,否则,我不知道自己要傻乎乎到什么时候,更不知道将来的路在哪!”

    说完,我从她身边走过,提起行李箱,淡声问了一句,“我小姨知道你的身份?”

    “不知道!”她回了一句。

    我说了一声谢谢,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那颜瑜喊了我一声,我停下脚步,问:“还有事?”

    “你真不愿意跟我归隐山林?”说这话的时候,她声音有些低沉。

    我摇了摇头,“我心里有人了,再也容不下任何女人,即便是大明星,依旧如此。”

    “为什么?难道我比不上你心里那个人?”她问。

    “人跟人是无法相比的,特别是女人,在我心里只有那个女人。”

    “能告诉我是谁吗?”

    听着这话,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闪过一个名字,苏梦珂,然后是乔伊丝,我苦笑一声,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问题,索性懒得回答,径直走了出去。

    出了酒店,我给刘颀打了一个电话,打算到他那借宿一段时间,主要是我现在实在是没地方去了。

    那刘颀二话没说,让我过去就行,又告诉我,他昨天刚好租了一个房子,正愁一个人住不习惯。

    感谢的话,我也没说,拦了一辆的士,直接找到刘颀住的地方。

    在见到刘颀的那一瞬间,我心里有股很苦涩的感觉,那刘颀见我脸色不对,也没问啥,给我留了一千块钱,又让我在这住下去,便匆匆地上班去了。

    我本来想把那妇人的真实身份告诉他,但想到这事牵扯到玄学协会,一旦告诉他,搞不好会给他招来麻烦,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待刘颀走后,我闷着头睡了足足一整天,直到刘颀下班回来,我才醒过来。

    那刘颀一回来,在我边上坐了下来,给我掏了一根烟,语重深长地说:“陈九啊,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你现在的想法,我只想告诉你,咱们男人活着,一生要守护四样东西,家里的父母,脚下的土地,身边的兄弟,怀里的女人,只有做到了四样,才无愧于男人这个字眼,在我刘颀眼里,你,陈九,是个男人。”

    我深吸一口烟,诧异地瞥了他一眼,这刘颀一直给我的感觉是莽夫,没想到竟然能说出这番话,就说:“谢谢了,我这辈子都会记住这句话。”

    他嗯了一声,在我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陈九,别因为一时的失意而颓废,男人嘛,都是在挫折中成长,我相信有了这次的经历,你一定会慢慢强大起来,等将来你有出息了,我也有了向别人炫耀的资本。”

    我笑了笑,也不再说话,躺在床上吸烟。

    随后,那刘颀又说了一大堆人生道理,大致意思是让我振作起来,别颓废下去!

    大概是晚上九点的样子,那刘颀提议出去吃夜宵,说是认识这么长时间,还没跟我一起喝过酒,一定要大醉一场。

    一听到酒这个词,我胃里一阵翻腾,忙说,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喝个够!

    那刘颀见我这么一说,也没坚持,又跟我唠了一会儿。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大清早,刘颀给我提了一个建议,说是在这住下去也不是问题,会耽搁我的前程,让我回一趟老家,一来可以散心,二来可以看看父母,三来我已经离家接近三年了,是时候回家了。

    说完这话后,那刘颀应该是考虑到我囊中羞涩,给我掏了三万块钱,说:“陈九,我知道你好面子,这三万块钱给你回去撑面子,等以后有钱了再还我,记住一句话,是个男人,就别被一些小事给打倒了,重新站起来,让你的仇人见识到你的厉害。”

    有人说,每个男人成长的过程中,都会有一名导师,这导师为善,则这男人向善,导师为恶,则这男人向恶,直到多年后我重新站在刘颀面前时,我已经小有成就,对他有股说不出感谢。

    倘若不是他在我在人生迷茫时,给了我适当的鼓励,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或许是茫茫无为地活下去,又或许一辈子都生活在那个局当中,永远无法跳出来。

    我当时听着刘颀的话,慎重地点点头,便把颜瑜的事跟他说了出来。

    他听后,斟酌了一番,解释道:“颜小姐,应该是对你有好感,至于她来这边的目的,或许真的为了救她父亲,当然,是真是假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不过,有一点,我敢肯定,颜小姐现在对你绝无恶意,若有可能,我希望你能帮助她,这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有恩得报,若不是她,此时的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我哦了一声,说实话,我不是很想面对颜瑜,主要是觉得她骗了我。

    那刘颀见我没说话,拍了拍我肩膀,“陈九啊,咱们男人这辈子最怕的就是纠缠不清的感情,我希望你能好好地处理这件事,至于你说的马锁匠,碍于他身份之高,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同样,现在的你,也没这个能力。

    说着,他顿了顿,继续道:“不过,我始终相信一句,善恶到头终有报,马锁匠跟那妇人害了这么多人,早晚会得到报应,另外,你那兄弟的媳妇,我给你的建议是,任其自生自灭,毕竟,她男人是你兄弟,你若报复她,便是愧对你死去的兄弟,这种事只能顺其自然下去。”

    我想了想,他说的颇有道理,一来以马锁匠的身份,我现在报复他,只会把自己搭进去,唯有储存足够的力量,再去报仇。

    而陈天男媳妇,就如刘颀说的那般,还真不好报复她,说穿了她是陈天男媳妇,即便陈天男接近我是出于目的,但他救我是事实,倘若对他媳妇出手,那跟白眼狼有啥区别,最好的结局便是顺其自然下去。

    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马锁匠会对颜瑜不利。

    一想到这个,我连忙爬了起来,冲刘颀说了一声谢谢,夺门而出,打算去颜瑜。

    还没出门,那刘颀在喊了一句,“陈九,记住,是个男人就不要逃避,勇于面对才是真男人。”

    我哦了一声,径直出了门,直奔回天酒店。

    当我出现在酒店时,就发现那酒店已经被封了起来,边上围了不少警察,我凑了过去,跟警察打听了一些消息。

    那警察的一句话令我浑身一怔,他说:“酒店发生人命案,死了三人,大明星颜瑜也被偷袭了,目前已经陷入昏迷当中,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竟然如此狠心,居然对她下手。”

    “她现在在哪?”我心里咯噔一声,连忙问了一句。

    “人民医院!”那警察回了一句,又在我身上瞥了一眼,继续道:“小伙子,没事别瞎打听,哪来的赶紧回哪去。”

    我朝他说了一声谢谢,紧了紧拳头,要是没猜错,应该是马锁匠对颜瑜动手,都挂我当初太冲动了,居然没想到马锁匠会对颜瑜动手。

    没有任何犹豫,我直奔人民医院,在重病房见到了颜瑜,她嘴里插着氧气管,整个人的精神格外萎缩,脸色惨白如纸,我本来想进去,但门口的警卫把我拦了下来,“哪来的大叔,没事别待这里。”

    “大哥,我是她朋友!”我朝那警卫解释一句。

    “草,老子有那么老么?滚!”那警卫脾气挺暴躁的,动手推了我一把。

    我皱了皱眉头,玛德,当真以为我好欺负是不,以前的我,经常被人看不起,那时候只能忍气吞声,而现在的我只想好好地活下去,也顾不上那么多,冷声道:“说话归说话,别动手动脚!”

    “哟呵,动你又怎么了!”说话间,那警卫又推了我一下,另一名警卫也走了过去,一把拽住我衣领,“小子,想到我们面前来耍帅,你还嫩了点,颜瑜小姐,岂是你这等小**想见便能见得。”

    “我数到三,再不松手别怪我了!”我瞥了他们一眼,冷声道。

    “草,还敢…”

    不待他话说出门,我扬起拳头,照着那人眼睛就砸了下去,于我来说,只要有人敢欺负我,就算豁出命也要打回来,同样是人,凭什么受欺负的是我,凭什么干着最神圣的工作,还要受人白眼。

    只见那警卫惨叫一声,死死地捂住眼珠。

    就在这时,另一名警卫见同伴被打了,握紧拳头就朝我冲了过来,我没跟他客气,抬手照着那人太阳穴砸了下去,怒骂道:“别狗眼看人低!”

    一拳下去,那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