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5章分魂终章
    我一听,哪里顾得上那么多,捞起酒瓶一饮而尽。

    顿时,整个人飘飘然的,总感觉这房间在晃动,到最后,甚至觉得墙壁围着我打圈。

    “陈八仙!”那颜瑜叫了一声。

    我嗯了一声,死劲捶了捶脑袋,带着几分醉意,“现在…能…说了么!”

    她看了我一会儿,“这件事从一开始,你就是错误的,陈天男媳妇并不是什么双生魂,她所有的一切都是演出来的,就连怀孕都是她买通那个医生做的假,真相是陈天男因你而死,她要替陈天男报仇!”

    “不…不…不可能,如果这么一切都是假的,她为什么不亲自动手杀了我!”我支吾道。

    她一笑,“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这世界上有一种人活着比死了痛苦,她是打算一点点折磨你,最后让你自杀,也正是因为这点,她与马锁匠发生了分歧,俩人一直在争论是让你死,还是让你窝囊的活着。”

    说着,她紧紧地盯着我,沉声道:“所谓分魂,分的不是阴阳二魂,而是善与恶,真与伪。”

    我死劲晃了晃脑袋,这一切来的太忽然了,甚至可以说,颠覆了我的想象,我一直以为陈天男媳妇是双生魂,甚至在想法设法替她分魂,特别是在知道陈天男媳妇怀孕后,我当时差点蹦起来,只觉天男有后了。

    谁曾料想这一切竟然是个局,我居然傻乎乎的当真了。

    “那十八名警察呢?”我强忍心中的愤怒,问了一句。

    “那十八名警察的确是陈天男媳妇杀得,只不过,她杀那些警察并不是为了滋养腹内的胎儿,而是将你引过来,让你一步步地陷入这个局,再有就是昨天夜里,马锁匠已经动了杀机,在你房内动了一些手脚,只要你昨天夜里一回去,现在的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她说。

    我想笑,想仰天长啸,这种巨大的落差感,令我差点奔溃,假的,假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

    为什么啊!

    到底是为什么啊!

    先是玄学协会想杀我,后是陈天男媳妇要杀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我紧握拳头,猛地朝墙壁砸了过去,丝丝血液渗了出来。

    那颜瑜走了过来,从后面抱着我,声音有几分沧桑感,“每个人活在这世间上,皆为名誉、利益、女色而来,你的一些行为已经触及到某些人的利益,听马锁匠说,陈天男本是玄学协会之人,他父母在玄学协会的地位更是高层,他接近你是牵扯到一个关乎玄学协会能否继续生存下去的计划,在这个计划中,你是他们的绊脚石,但碍于你师傅的关系,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你动手,只能耍点小心机。”

    我没有说话,双眼无神地盯着墙壁,从她的话中,我能听出来,从一入行便身陷局中,令人不能自拔,甚至分不清谁是真心待我,谁是有目的接近我。

    在这一刻,我万念俱灰!

    令我想不明白的是,我仅仅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有什么值得他们如此大费周章?

    难道仅仅是因为那个从未谋面的师傅?

    那颜瑜见我没说话,又说:“陈八仙,我有个建议…”

    “说!”我头也没回。

    “找个深山老林,我陪你归隐,从此不问世事!”说这话的时候,她手头上的力气重了几分。

    我扭头瞥了她一眼,冷笑一声,“你的身份,恐怕并非表面上这么简单吧?”

    她一愣,“别管我什么身份,我只能告诉你,我是真心实意陪你归隐山林!”

    我一把推开她,也没理她,挨着墙壁蹲了下去,或许是酒精发作,脑袋隐隐有些作痛,令我下意识抓紧自己的头发,双眼空洞地盯着窗外。

    我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路在哪,更不知道自己活下去的意义在哪。

    如果说,在这之前,我是为抬棺而活,那么,现在的我,开始迷茫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一瞬间,又或许是一个世纪,刚睁开眼,就发现颜瑜挽着我手臂睡了过去,窗外射进来一道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有股说不出的暖意。

    抽出手臂,我缓缓起身,走到窗前,抽出烟,点燃,深吸一口,任由烟雾通过食道直入肺部,脑子不由想起昨天夜里的话。

    或许就如颜瑜说的那般,这所谓的分魂,分的不是阴阳二魂,而是善与恶,真与伪,那么,从这一刻开始,我便要跳出这个局,不再受人控制。

    不过,有一点,我始终想不明白,这颜瑜到底是什么身份,还有就是她的归隐山林又是什么意思?

    一支烟过后,我再次掏出烟,点燃,还没来得及吸一口,颜瑜的声音传了过来,“陈八仙,我昨天的话,你考虑的怎样?”

    我扭头瞥了她一眼,她脸色有些苍白,淡声道:“不用了,你不是我喜欢的那款!”

    她一听,立马站起身,诧异道:“为什么?”

    我笑了笑,“你很美,声音也温柔,又是大明星,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对象,但这种斗升小**配不上你。”

    “我不嫌弃你!”她拽住我手臂,紧了紧。

    我抽出手臂,“就如你昨天说的,每个人活在世间,皆是为名利色,可,于我来说,没那么多心思,我只想好好地干好这个行业,然后找个既不漂亮,也不丑的女人结婚生子,等老了以后,种种菜,带带孙子,这便是我以后的人生。”

    听完这话,她神色一怔,直勾勾地盯着我,“陈八仙,你知道这番话意味着什么吗?”

    我回过神来,摇头道:“意味着从今以后你我将是两个世界的人,对了,你给马锁匠带句话,不,应该说,你给玄学协会那些老不死的带句话,既然他们不仁在先,也怪不得我不义了,我陈九当天发誓,此生不覆灭玄学协会,自当五雷轰顶,不得善终。”

    “你…你这是何苦啊!”她拉了我一下,紧张道:“有些人不是你能招惹的,倒不如跟我归隐山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