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2章分魂40
    那颜瑜听我这么一说,将手中的行李箱放在一边,又给我递了一支矿泉水,疑惑道:“大白天的讲什么故事?不会是鬼故事吧?”

    说着,她好似想到什么,警惕地瞥了我一眼,“天呐,陈八仙,你怎么是这种人呐,一定是想讲鬼故事吓到我,然后我就会抱你,你就会…”

    不待她说完,我连忙罢了罢手,这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话痨,只是,此时的我,没心情跟她开玩笑,便在沙发上坐了下去,又示意她在我边上坐了下去。

    刚坐定,我怔了怔神色,淡声道:“大概是两年前,有一名女人接近我,当时那女人很好,很漂亮,家境也不错,我以为那女人是真的对我,谁曾想到那女人接近我,竟是跟外人合谋害我,好在那女人后来觉悟了,不但没害我,反倒救了我一命,没过多久,那女人就…。”

    说到这里,我声音有点哽塞,抬头瞥了颜瑜一眼,就发现她好似没啥感觉,眼睛一直盯着我看,好似在等我说下文。

    我呼出一口气,继续道:“大概是一年前,还是一名女人,她当时算是我的向导,一直跟在我身边,当时对她感觉还不错,只可惜,她接近我,同样是有目的。”

    那颜瑜一听,柳眉微蹙,“陈八仙,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是我接近你也是有目的?”

    我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淡声道:“大概是半个月前,我又认识一名女人,她很漂亮,只是…”

    “只是什么?”她凑了过来,直勾勾地盯着我。

    “没什么,言尽于此,”我罢了罢手,按照我原本意思是跟她坦白,但在看到她脸色不对后,我选择沉默,我怕一旦说破了,我们俩会反目成仇。

    哪里晓得,那颜瑜一把抓住我衣领,“陈八仙,你今天给我把话说清楚,否则,别怪我发飙。”

    我淡淡瞥了她一眼,就说:“颜瑜,我问你,在鬼楼时,你真的没见到那名中年男子?”

    她一愣,摇了摇头,“没有啊!”

    我冷笑一声,“昨天在锁店,你也没见到那名中年男子?”

    她还是摇了摇头,说了一句没有。

    我呵呵一笑,盯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我一直以为我见鬼了,也一直认为马锁匠就是鬼,没想到真正的鬼是你,你就是那个内鬼,之所以跟在我身边,一是为了干扰我的思路,二是给马锁匠他们探风声吧!”

    这话一出,那颜瑜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整个人都抖了起来,“陈八仙,我才发现你是这种人,我怎么可能是内鬼,不是你,我跟马锁匠根本不认识啊!”

    看着她,我心沉如铁,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就在想她会是什么反应,是矢口否定,还是说出她的苦衷,若是前者,就说明她依旧痴迷不悟,若是后者,我应该会原谅她,毕竟,每个人活着,谁没为难的时候。

    但,她现在的反应,令我太失望了。

    当下,我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站起身,提过行李箱朝门口走了过去。

    临出门时,我停了下来,也没回头,淡声道:“颜姐,在心里,我已经拿你当我姐,希望你好自为之,马锁匠那一伙人不是你能招惹的,无论出于何种目的,我给你的忠告是,尽快回香港,别再待下去了,否则,早晚会出事。”

    言毕,我径直走了过去,那颜瑜在后面喊了一声,“陈八仙!”

    出了门后,我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心里某样东西被割裂了一般,好在那颜瑜现在还没酿成大错,否则,我真心不知道怎么面对她,我甚至怀疑自己会对她动手。

    很快,我走出酒店,望着川流不息的大马路,重重地叹出一口气,摸了摸口袋,只有三十来块钱,个中辛酸,不足为外人道矣。

    在街头游荡了一会儿,随便找了一家报刊亭买了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一饮而尽,又在马路边上蹲了下去。

    坦诚说,在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流浪汉,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呼,要不回家吧!”我嘀咕一句,摸了摸口袋,这点钱应该够我回家的路费,只是,一想到父母的眼神,我有些胆怯,别人家孩子回家都是风风光光的,而我回去…。

    当下,我立马否定这个念头,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没有足够的钱,绝对不回去。

    “陈八仙!”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扭头一看,是颜瑜。

    我一愣,她怎么知道我在这?

    那颜瑜见我没说话,走了过来,在我边上蹲了下来,轻声道:“我想跟你说个事,我们找个清静点地方吧?”

    我罢了罢手,“就这吧,你想说啥?”

    她沉默了一下,一把拽住我手臂就朝后拉了过去。

    我一把甩开她手臂,脸色沉了下去,“就在这说,我怕跟你走了,连命都没了。”

    我这样说,也是气急了,主要是这种被自己人出卖的感觉,真心不好受。

    她微微一怔,也不说话,拉着我就走。

    就这样的,我们俩拉扯了一会儿,那颜瑜也不知道是想到什么了,还是怎么回事,沉声道:“陈八仙,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身边?”

    我诧异地瞥了她一眼,下意识问了一句,“为什么?”

    “跟我走!”

    说着,她拉住我手臂,拦了一辆的士,对司机说了一句,“回天酒店!”

    路上,我们俩谁也没有说话,大概过了五分钟的样子,我们俩下了车,那颜瑜拽着就朝酒店内走了进去。

    当我们回到房间时,就发现台面上多了两箱啤酒,那颜瑜走了过去,直接拿出两支瓶酒,一支给我,一支留给自己,说:“陈八仙,只要你今天能喝过我,我把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当真?”我立马回了一句,我一个大老爷们能喝过她一个女人,扯淡吧!

    等等,这颜瑜怎么会忽然想着喝酒,莫不成是她不好意思直接说,而是打算借着酒劲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