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 分魂 39
    一套检查下来,时间已接近中午,万幸的是,颜瑜身体没问题,否则,我真心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她。

    从医院出来后,我想直接旅馆,那颜瑜说是吃完中饭再回去。

    对此,我也没提出异议,只是,令我皱眉的是,今天的颜瑜怎么怪怪的,好似不太愿意回旅馆,难道是玻璃碎片的事,让她心有余悸?

    吃中饭时,我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

    她冲我吐了吐舌头,“这都让你现了。”

    说着,她将凳子朝我这边移了移,又说:“陈八仙,要不,咱们换个旅馆吧?我怕…”

    我一想,她一个女孩家家,本身对灵异事件就比较敏感,害怕也是情理当中的事,只是,我囊中羞涩,哪有钱再租房间。

    当下,我支吾了一会儿。

    那颜瑜应该是看出我的窘境,就说:“你放心,你的一切开支我包了!”

    她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啥,就说:“等我赚到钱了,还你!”

    她笑了笑,“实在没钱,肉偿也行!”

    我苦笑一声,也没接话,闷着头吃了中餐。

    饭后,那颜瑜领着我找了一家还算可以的酒店,又开了两间房,当我提出去旅馆拿东西时,那颜瑜立马说,“你脚受伤了,行走不便利,我去替你拿吧!”

    不待我同意下来,那颜瑜径直走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总感觉的怪怪的,这一切看似颜瑜特别关心我,可,我总感觉这一切好似在预谋着什么。

    这倒不是我多疑,而是颜瑜表现的太明显了,特别是在医院时,我多次提出回旅馆,她一拖再拖,甚至说,“你若现在回去,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想了一会儿,我实在是想不明白颜瑜的动机。

    呼!

    我重重地叹出一口气,打算给王信打个电话,那家伙脑子聪明,问他应该能知道结果,还有就是,也不知道游天鸣有没有跟他们在一起了。

    掏出手机,我摁了几个数字,失望的是,王信的电话一直提示关系。

    我又给王相打了过去,同样的关机。

    “玛德,咋回事?莫不成他们在京都出事了?”

    我嘀咕一句,又给王静儿打了一个电话,就连她的手机都关机了。

    这下,我有些急了,立马给游天鸣打了一个电话,好在他的电话通了,就听到他说,“九哥,咋了?”

    我说了一句没事,又问了一下他在京都的情况,令我没想到的是,他说,王信几人因为王老爷子的事,不肯接纳他。

    大概聊了十来句的样子,那游天鸣告诉我,王相他们最近过的特别滋润,已经在预谋报复白莲教的事。

    听完他的话,我也是松了一口气,只要王相他们没事就好,至于白莲教的事,就由他们几个人去弄了。

    “九哥,你是不是有事?”扯了三四分钟的样子,那游天鸣忽然问了一句。

    我嗯了一声,就问他:“你怎么知道的?”

    他笑了笑,“这个不难知道,若是你想问王相他们的事,在我说完后,你便会挂电话,而事实是,你没挂断电话,反而跟我拉了一大堆东西,这不像你的性格,所以,我猜测你应该有事。”

    好吧,的确是这样。

    平常打电话,一般都是直接说事,很少扯家常,主要是电话贵,就说:“的确有事找你!”

    “说吧!刚好我现在有时间。”那游天鸣回了一句。

    我也没客气,就把目前遇到的事情跟他说了出来。

    他听后,沉默了好长一会儿时间,缓缓开口道:“九哥,你意思是,你怀疑那马锁匠是鬼?”

    我嗯了一声,又把颜瑜遇到的事说了出来。

    他一听,声音变得沉重起来了,“九哥,你走进了一个误区,换位思考一下,倘若你是马锁匠,有人捣毁了你的制毒窝点,你会如何做?”

    我想了一下,“报仇!”

    “对,报仇!而听你刚才的话,那马锁匠并没有找你报仇,反倒找你和谈,这明显不正常,再有就是,你身边那女人,最好小心点。”他说。

    听着这话,我浑身一怔,立马问他:“你意思是颜瑜有问题?”

    他说:“说不上有问题,只是觉得有问题了,对了,九哥,你刚才说,在锁店时,一名中年男子陡然出现在锁店,仅仅是露了一面便走了,你能确定他是鬼么?”

    我想了想,说:“应该是吧!我一共见了他三次,一次是在鬼楼,还有一次是在84门口,他的照片灵位摆在门口,再有就是昨天夜里。”

    说着,我顿了顿,隐隐约约好似抓到什么线索,就听到游天鸣说,“你凭什么断定他是鬼?”

    我微微一怔,这游天鸣没事吧?这个需要断定么?再者说,那每次那人出现时,颜瑜都看不见他。

    等等!

    颜瑜看不见他?

    难道…那人没死,而是颜瑜在骗我。

    如果真是这样,也就是说,颜瑜从一开始就是在骗我,甚至可以说,自从颜瑜出现后,我已经陷入这个局当中。

    不可能,不可能!

    颜瑜绝对不是这种人,她不可能骗我!

    那游天鸣见我没说话,淡声道:“九哥,你应该想到了,我只能告诉你,这种事,很多人都会注重对方,而你正是走进了这个误区,把怀疑对象锁定在固定的人身上,从而忽略了身边的人。”

    说着,他叹了一口气,继续道:“九哥,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颜瑜时,我跟你说的话吗?”

    我嗯了一声,“记得!”

    “我当时就跟你说了,这女人不简单,让你上心点,没想到你还是…唉,九哥,我给你的意见是,暂时别惊动那女人,静观其变。”说着,他那边传来一道敲门声,紧接着,那游天鸣说有事,先挂电话了,让我遇到难题时再打给他。

    挂断电话,我整个人宛如虚脱一般,始终无法相信颜瑜在骗我。

    我这样想,也是有我的理由,其一,颜瑜是我小姨介绍过来的,就算颜瑜有心骗我,但我小姨不会,除非她从一开始便骗了我小姨。

    其二,昨天晚上,颜瑜在酒店的舞台上宣布,我是男朋友,倘若她真从一开始就骗我,完全没必要赌上自己的名声。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门口的位置传来一阵响动,不到几秒钟,门开了,进来的是颜瑜,她一手提着我的行李箱,一手提了两只矿泉水,见我望着她,她冲我俏皮一笑,“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么?”

    我皱了皱眉头,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从面相来看,这女人不像是有心计的人啊!

    就在这时,那颜瑜提着行李箱走了进来,见我坐着没动,她嗔道:“陈八仙,我现你这人太不绅士了,你忍心看着我这么娇滴滴的美女搬这么重的东西么?”

    我干笑两声,起身朝她走了过去,淡声道:“颜姐,我想给你讲个故事,不知道你可时间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