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四章 分魂 37
    一想到这个,我立马掏出他:“刘副局长,上午去鬼楼时,当真没看到一个老头?”

    他给我的解释很肯定,“没有!”

    这让我整颗心悬了起来,倘若我心中那个猜想是真的,那么这一切都说的通了,甚至可以说,颜瑜之所以会这样,很有可能就是马锁匠弄得。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那马锁匠有什么本事能在我身边出现,而不让我现。

    那颜瑜见我脸色不对,挪了挪身子,问我:“陈九,你在想什么呢!”

    我看了看她,沉声道:“颜姐,你有没有感觉,我们见到马锁匠时,有点异样感!”

    “异样感?”她疑惑道!

    我嗯了一声,“我一直在想一件事,为什么我进入鬼楼时,会被什么东西撞几下,假如…”

    “假如什么?”她问。

    我深呼一口气,“假如马锁匠从一开始便是死的,这所有的一切都能说的通了。”

    她一愣,颤音道:“你意思是,马锁匠是鬼?”

    我微微点头,“否则,这一切都解释不通,还有就是在你昏迷时,你曾经说过话,而声音却是马锁匠的!”

    说完这话,为了证实我的猜想,我又给刘颀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帮忙查下那锁店的资料。

    很快,刘颀给我回了一个电话,说是那锁店的负责任叫刘锦秀。

    要是没猜错,那刘锦秀应该就是马锁匠的媳妇了,我又让她帮忙查一下刘锦秀的资料。

    那刘颀的办事效果很快,不到一分钟时间,回话了,只是,他的一句话,令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他说:“小九,你让我查的那个刘锦秀,已经查了出来,这人大概是十年前死了老公,现在是个寡妇,这些年一直守着锁店,也没再嫁。”

    我心沉如铁,寡妇?

    难道马锁匠早死死了?

    一想到这个,我猛然想起马锁匠的一句,他说,他媳妇救过他一命。

    难道他当时的意思并不是指,救了一条命,而是把他魂魄留在锁店?

    不可能,不可能,倘若马锁匠真死了,颜瑜怎么能见到他?

    除非…。

    当下,我朝颜瑜看了过去,就问她:“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现在能走路么?”

    她挪了挪身子,点点头,“应该可以!”

    闻言,我面色一喜,就准备去扶她。

    陡然,房间的灯闪了一下,紧接着,整个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我暗骂一句,“玛德,当真是阴魂不散!”

    说着,我伸手朝颜瑜摸了过去,将她扶了起来,就听到颜瑜说,“往哪摸呢!”

    我干笑两声,也不说话,掏出手机,摁亮手机屏幕,朝颜瑜照了过去,这一照,我双腿一阵哆嗦,差点没把手机甩掉。

    只见,颜瑜背后站着一道黑影,那黑影是背对着我们,从背型来看,像足了马锁匠。

    一见这情况,我哪里顾得上那么多,连忙将颜瑜拉到我身后,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背影,就现那背影缓缓扭过头,冲我一笑,再一看,什么也没有!

    玛德,怎么回事,难道刚才是幻觉?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颜瑜又开始吐了起来,这次,她吐出来的是依旧玻璃碎片,只是,这次的玻璃碎片没有先前那么血腥,而是一些比较纯粹的碎片。

    奇怪的是,那颜瑜呕吐时,整张脸呈现出来的是淡蓝色,隐约有一层黑色在脸颊的位置。

    这让我疑惑的,玛德,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怎么回事,还有就是刚才那道背影,又是怎么回事?

    一时之间,我实在想不明白,就觉得这一切太特么诡异了。

    那颜瑜大概吐了十来秒钟的样子,整个人好似轻松了不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玛德,顾不上那么多了。

    我不敢再在这里待下去,借着手机屏幕的光线,摸索的找了几件衣服给颜瑜,让她把衣服穿好。

    待她穿好衣服,我拉着她就朝门口跑了过去,她问我去干吗,我说去锁店,只要找锁店找到一样东西,便能证实马锁匠的事。

    她又问我找什么。

    我也没瞒她,沉声道:“犀牛角!”

    很快,我们俩跑出旅馆,也不晓得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总觉得背后有一条身影跟着我,我问颜瑜有没有这种感觉,她点了点头。

    租了一辆的士,我们俩直奔锁店,由于是半夜的缘故,马路上没啥车子,大概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我们俩人已经出现在锁店门口。

    有些事情说起来也是巧合的很,就在我们刚到锁店门口,还没来得及推门,那锁店门头上的一面招牌,直挺挺地朝我们砸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是朝我们头顶的位置。

    我当时活生生的吓了一大跳,一把推开颜瑜,那招牌砸在我脚上,一阵钻心的疼痛感,从脚上蔓延全身。

    “玛德!”我怒骂一句,若不是我身体比常人好些,刚才那一下,足以要了我们俩的命!

    难道…。

    我掏出手机一看,整颗心都沉了下去,时间正好凌晨1点半,这与马锁匠说的三个小时时限刚好吻合。

    玛德,难道刚才那招牌是马锁匠在捣鬼!

    就在这时,那颜瑜关心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低头检查了一下,就现左脚脚背的位置已经肿了,应该是断了。

    那颜瑜弯腰看了我脚背,差点没哭出来,说是刚才不应该救她。

    我没时间理她,一瘸一拐地推开锁店的门走了进去,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摸索的找到开关,拉亮灯泡,就看到一道人影坐在店铺中间,正是马锁匠。

    一见我,那马锁匠嘴角挂着一抹奇怪的笑容。

    在我看来那笑容格外奇怪,给人一种阴谋得逞的感觉。

    不待我反应过来,从马锁匠背后走出来一女人,定晴一看,我浑身都抖了起来,厉声道:“你怎么会在这?”

    那女人一笑,“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说话间,那人朝我走了过来,在我身上盯了很长一会儿时间,淡笑道:“说实话,我很佩服你的毅力,本以为消失后,你会随颜小姐去香港,没想到你最终还是追了过来。”

    我没有说话,主要是不知道说啥,双眼一直盯着她,想看她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反倒是颜瑜有些沉不住气,冷声道:“那十八名警察是不是你杀得?”

    那女人笑了笑,先是看了看颜瑜,后是看了看我,也没回答颜瑜的问题,淡声道:“陈九,看在天男的份上,我劝你一句,这事你别管,一旦管下去,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倘若我一定管呢?”我直视着她,问了一句。

    她沉默了一下,瞥了我右脚一眼,“言尽于此,祝你好运!”

    说完这话,她朝我马锁匠背后走了过去,也不在说话。

    在我们说话期间,那马锁匠一直盯着我们笑,见陈天男媳妇走到他背后,他缓缓起身,先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摆在面前,后是在我身上盯了片刻,淡声道:“细伢子,你是不是以为我是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