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6章分魂34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刘颀总算恢复正常了,一把拉起我,兴奋道:“走,我们去三楼!”

    “你去吧,我要吃饭了,另外,等颜瑜结束,你让她尽量早些回来,我回旅店还有事处理!”我罢了罢手!

    “卧槽,陈九,我想揍你,特想,你知道颜小姐演唱会的门票多难买吗?别废话了赶紧去!”

    说着,那刘颀也没管我同意与否,拽住我就朝门口走。

    刚出门,我有些发麻了,玛德,原本还算冷清的过道,也不知道啥时候挤满人,特别是楼梯口的位置,已经是人山人海,连带那些服务员都在拼命朝楼上挤。

    “陈九,都怪你,刚才要不是你耽搁时间,此时我们已经在三楼了。”那刘颀抱怨朝我抱怨一句。

    我皱了皱眉头,也不想搭理他,这家伙平常看上去挺正常的,自从见到颜瑜过,整个人都变了,难道那些明星真有这么大的魅力?

    就在这时,楼梯口出现七八名保安样式的人,他们拨开人群,朝我们这边走了过去,一见我,领头人那人先是跟我握了握手,“请问您是陈九先生吗?”

    我点了点头,“有事?”

    “颜瑜小姐请您到三楼!”说着,他开始吩咐那些人手下,给我们弄出一条通道,又对我说:“请您跟随我们走员工通道,那边没什么人。”

    我哦了一声,也没说话,倒是刘颀一脸兴奋。

    很快,我们来到三楼,这三楼大概两百来个方,中间的位置,正在搭建一个圆盘似得东西,四周摆满了椅子,都是我们吃饭那种椅子,每条椅子之间的距离挨得特别近。

    三楼入口的位置,设了两条过道,边上守了几十名保安,再往前面一点是一张收银台,要是没猜错,酒店方面应该是打算收费。

    这时,酒店又响起一道声音,“应颜瑜小姐的要求,这次演唱会为半小时,收取费用200元,另外,这次演唱会所获得的所有利润,颜瑜小姐决定会以陈九先生的名义,赞助给东兴镇。”

    听着这话,我眉头皱的更深了,这颜瑜到底在搞什么,若是真把这些钱赞助给东兴镇,那里的人还以为我变有钱人了。

    而我们这种职业的人,想要变成有钱人,只有两条路子,一是往死里坑主家,二是多死点人。

    无论两种,这对我来说,都不是好事。

    当下,我立马拨通颜瑜的电话,只说了一句话,“你闹够了没?”

    她回了一句,没有,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这让甚是郁闷,她这是发哪门子脾气。

    那刘颀见我脸色不对,应该是想到这次赞助背后的事,就说:“小九,你没必要这样担心,我相信以颜瑜小姐的心思,应该也能考虑到这点,她绝对不会置你于难堪之境。”

    “希望吧!”我淡声回了一句。

    很快,那圆形的的台子搭好了,挺好看,而原本空荡荡的也逐渐有人进来了,不到三分钟时间,整个三楼已经坐满人了,估计有三百人左右,就连门口挤满人,将整个三楼围的水泄不通。

    而我的位置被安排在那个圆台上,刘颀则被安排在第一个位置。

    我有些不愿意坐上去,总感觉坐在那上面有种被人当猴子看的感觉,直到酒店方面说,“陈九先生,你若不坐上去,颜瑜小姐会拒绝演出,而现在门票已经卖了出去,若是颜瑜小姐不演出,这不但影响颜瑜小姐的名声,还会令本酒店名誉扫地。”

    好吧!每一行都不容易!

    我极度不情愿地坐了上去。

    我这边刚坐下,整个三楼的灯光忽然暗了起来,紧接着,我坐的这个位置射过来一道强劲的五彩光,坐在下面那些人则疯狂呐喊颜瑜的名字。

    我是第一次感受这场面,心里忐忑的很,特别是看到那么人头,细微的汗水从额头冒了出来。

    玛德,这颜瑜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这不是置我于难堪之地么。

    就在这时,那颜瑜一袭白衣长裙,手中拿着一个麦克风,缓步走了过来。

    随着她的出现,台下更疯狂了,所有人齐声呐喊颜瑜的名字,一波高过一波,就好似不喊这名字,他们会窒息一般。

    待那颜瑜走到我边上时,我不由有些愣神,下意识叹了一句,好漂亮。

    这样的颜瑜,与我平时接触的颜瑜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她好似很满意我的反应,微微一笑,一手挽住我手臂,由于我是坐着的,她挽我手臂时,将身子压得特别低。

    我有些忐忑,她到底打算干吗?

    当下压低声音问,“颜瑜你要干吗啊,别闹了行么?”

    她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麦克风关闭,轻声道:“你不是拒绝我的照片,今天我便送你一份无法拒绝的礼物!”

    “你到底要干吗?”我沉着脸问。

    她神秘一笑,“等会你就知道了!”

    说着,她朝我瞥了一眼,“陈九,下面这么多人,你要让我难堪吗?”

    我懂她意思,她是让我站起来,就说:“颜瑜,你给我适合而止!”

    “遵命!”她俏皮地冲我眨了眨眼睛。

    无奈之下,我只好顺着她的拉扯站了起来,那颜瑜则打开麦克风,轻轻地吹了几声,缓缓开口道:“大家好,我是颜瑜!”

    此言一出,台下沸腾了!

    足足过了三分钟,才静了下来!

    令我没想到的是,那颜瑜好似挺反感这种沸腾声,微微蹙眉,待沸腾声停下来,她微微一笑,缓缓道:“今天借一品红酒店这个平台,我向大家宣布一个喜讯,我找到今生挚爱了,也就是我身边这位陈九先生,恳请大家祝福我们俩”

    说完,她朝我靠了过来,嘴唇在我脸上碰了一下。

    台下一片哗然,随之而来就是一片争议声。

    “我擦,那小子谁啊,长的也不怎么样啊!”

    “是啊,颜瑜小姐眼光没问题吧?怎么会找那么土鳖的男人!”

    “特别那脑白头发,一看就是装逼青年。”

    类似这样的话,不绝于耳!

    我皱了皱眉头,这颜瑜脑子没问题吧,她这样宣布,无疑是将我推到风尖浪口上,若是我的一些仇人知道后,绝对会找颜瑜麻烦,要知道那些人可不管什么明星,特别是马锁匠,他现在已经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

    我甚至怀疑马锁匠就在台下某个地方盯着我们。

    当下,我低声道:“你闹够了没?”

    她没理我,拿起麦克风继续道:“我宣布,从此安安心心跟在陈九先生身边,做他的小女人,因此,我要遗憾的告诉大家,恐怕自今日起,颜瑜无法给大家唱歌了,在此慎重说声抱歉!”

    这句话无异于一颗重型炸弹,台下一下子就炸开了。

    “你这个决定是不是草率了点!”我皱眉道。

    她笑了笑,低声道:“我心里有分寸,或者说,你不愿意做我男朋友?”

    我死劲摇了摇头,立马说:“我有女朋友了。”

    “没事,我能从她手里把你抢回来。”

    说完这话,颜瑜怔了怔神色,一手挽住我,朝前移了三步,“一首《我与他不得不说的秘密》送给大家。”

    那一年,我们依靠在河边。

    那一年,我们手牵手游走世界各地。

    ……。

    那颜瑜的歌声很好听,令人不由自主地沉醉其中,即便是我,也不例外。

    一首歌结束,那颜瑜又唱了三首,这场闹剧式的演唱会才算结束。

    一个小时后,我、颜瑜、刘颀出现在回旅馆的路上,由刘颀开颜瑜的车,我跟颜瑜坐在后面。

    由于演唱会那一幕,我一直沉着脸没有说话,那颜瑜则一脸笑嘻嘻的表情盯着我。

    “颜瑜,你知不道这事的后果?”我瞪了她一眼,

    “知道吖!明天的头条会说两条消息,一条是我有男朋友了,另一条是我退出,这没啥啊,我早已厌倦了唱歌,只想做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一个被自己心爱的男人疼爱的小女人,而你就是我选择的那个男人。”

    她笑嘻嘻地说。

    她没想到的是,她这场闹剧令我原本安静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我的身世,家底,过往的一切全部挖掘出来,特别是在香港时,因为她的这番话,险些丧命,就连她自己也差点与世长逝。

    然而,她当时没有想到这一点,用她自己的话来,无论女人还是男人,只要遇到自己钟爱的对象,不顾一切去追求,便是对的,哪怕下一秒地球毁灭,只要自己争取了,便是无悔,无愧于在人世间走上一遭。

    当我们回到旅馆时,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我心情糟糕透了,先是让颜瑜回到自己房间,我则坐在沙发上发呆。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洗手间那边忽然传来咔嚓一声。

    这声音令我原本就糟糕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了,刚才一直考虑颜瑜的事,居然忘了洗手间还关着脏东西。

    当下,我死劲搓了搓脸,重叹一口气,无论颜瑜出于任何目的说的那番话,这些都是后事了,眼前最重要的是,查清楚洗手间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站起身,我朝洗手间走了过去,先是将事先放在门口的假人搬开,后是查看了一下门把手的位置,令我疑惑的是,出门时,我在门把手的位置涂了一滴鲜血,而现在那鲜血居然不见了。

    难道有人来过?

    刚闪过这念头,洗手间内传出一道格外怪异的声音,那声音像是某种摩擦声,又像是锁链的晃动声,是那样低沉、幽怨、诡异、令人全身的毛细血管在这一刻瞬间张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