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5章分魂33
    颜瑜听完刘颀的话,笑了笑,“没事,我就喜欢他身上那股憨厚劲!”

    我皱了皱眉头,玛德,你们俩聊天,别让我躺枪行不,再说,我特么哪里憨厚了,这特么典型的睁眼说瞎话啊!

    当下,我瞪了颜瑜一眼,就问她:“你到底干吗的?”

    她笑了笑,正准备说话,边上的刘颀连忙说:“陈九,你听过《我与他不得不说的秘密》没?”

    我摇了摇头,我特么一天到晚都在忙着棺材的事,哪有心情听歌,再说,一听这歌名,就知道不是啥好歌。

    “那你听过《无需礼让》没?”那刘颀又问。

    我还是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那刘颀皱眉道:“《火车》总听过吧?”

    我嗯了一声,连忙说:“何止听过,还坐过!”

    “卧槽,陈九,你是不是跟我生活在同一个国家啊!《火车》是一首歌,并不是你坐的那种火车!”

    说着,他死劲掐了掐脸蛋,“玛德,老子没做梦啊!怎么会遇到陈九这种外星来的物种!”

    这话一出,边上的颜瑜掩嘴欢笑,“行了,刘大哥,你就别逗他了,他啊,一门心思都在棺材上,跟他在一起大半个月,还能不了解他,他的生活还停留在80年代。”

    我尴尬的笑了笑,她这话是真的,我的生活的确简单,像刘颀说的这三首歌,别说听了,就连歌名都没听过,于我来说,好听的歌,也就是黄家驹的那首经典歌曲了。

    “你是唱歌的?”我朝颜瑜问了一句。

    她点点头,“唱过几首歌!”

    “你很有名?”我又问!

    她笑了笑,“有点名气吧!”

    “那你跟你跟我在一起这么久,这么没见人认出你啊!”这是我最大的疑惑,在我印象中,那些明星只有一出场,先不说他们身边跟了一大票人,光一票粉丝,就能吓死人了。

    而这颜瑜,我跟她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别说大票粉丝了,就连能认出来她的人,也没一个,当然,刘颀得除外。

    那颜瑜尴尬的笑了笑,“可能是我长的太普通了吧!”

    我瞪了她一眼,就她这种级别的美女还算普通,我特么还要不要活了。

    她好似看出我的疑惑,在包里摸出一张照片朝我递了过来,“这是我的艺术照,也算是给大家展示的面目!”

    我接过照片一看,有些愣神了,这照片上的女人太美了,她的美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好似从画里走出来的。

    拿这照片跟颜瑜一对比,颜瑜长的漂亮,这是真的,但与照片上的女人相比,要狲色不少,若不是仔细看,甚至看不出来是同一个人。

    这让我不得不感叹化妆的神奇,这简直比古时候的化妆术还要神奇。

    当下,我把照片给她递了过去,她罢了罢手,“那照片送给你留个纪念吧!”

    我不是追星族,对所谓的明星没啥兴趣,于我来说,与其追星还不如多看点书学点知识,毕竟,再漂亮的明星,也仅仅是看看而已,而学的知识,却能受用一辈子。

    于是乎,我把照片丢给她,“你自己收着!”

    那颜瑜显然没想到我会拒绝她,微微蹙眉,“陈八仙,你确定不要!”

    “不要!”我果断的拒绝。

    就在这时,那刘颀凑了过来,“颜小姐,他不要,你送给我吧!”

    “抱歉,这照片我只送给我男朋友!”那颜瑜朝刘颀歉意的笑了笑,又朝我看了过去,有股秋后算账的感觉。

    我直觉无视她的眼光,又催了服务员几句,让他们赶紧上菜。

    也不晓得那颜瑜在想什么,忽然站起身,径直走了出去,我问她去干吗,她白了我一眼,走了出去。

    待她走后,那刘颀立马凑了过来,“小九,商量个事呗!”

    “你说!”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我先前买了六十来张颜瑜的唱片,想让她帮忙签名,送给我以前那些战友,他们都挺喜欢颜瑜的歌。”

    我一愣,忽然觉得这刘颀请我吃饭,并不是因为帮他捣毁一个制毒窝点,而是奔颜瑜来的。

    当下,我立马罢了罢手,“你自己找她商量去!”

    “艾玛,别这样噻,要是一张,两张,我肯定会自己去找她,她看在你的面子上,肯定会帮忙签名,只是六十多张唱片,恐怕会招来她的反感!”

    说着,那刘颀拉了我一下,“小九,帮帮忙呗!”

    我摇了摇头,玛德,堂堂一个刘所长,不对,应该是堂堂刘副局长居然追星,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就说:“你自己去找。”

    说完这话,那刘颀又说了一大堆话,大致上是让我帮忙。

    我一直闷着头喝茶,难得理他。

    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时间,那颜瑜还没回来,我有些担心,主要是像她这么漂亮的女人,还是个明星,我怕她遇到一些不好的事,就准备给她打电话。

    就在这时,酒店内响起一道欢快的声音,“重磅消息,告诉大家一个天大的喜讯,今日香港著名音乐家颜瑜小姐莅临本酒店,令本店蓬荜生辉,应颜瑜小姐的请求,本酒店特意空出三楼,组建一个临时演唱会现场,敬请各位食客到本酒店三楼一睹颜瑜小姐真容,时间仅限三十分钟。另外,为了感谢颜瑜小姐对本酒店无偿的支持,本酒店决定,今日一切饭菜免单,酒水类一律七折。”

    这消息一出,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刘颀,他一跃而起,拼命敲桌子,状如疯癫,嘴里一直嘀咕着,“天呐,今天能亲耳听到颜瑜小姐现场唱歌了。”

    那家伙足足疯了一分钟,跑到我边上,“陈九,你掐我一下!”

    我也没客气,一把抓住他脸皮,狠狠地掐了一下!

    奇怪的是,那家伙仅仅是吃疼一声,立马发起疯来,这让实在想不明白,只是一个唱歌的,至于这样么?相比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民工来讲,我觉得他们才是真正的伟大。

    至于那些唱歌的,在心里喜欢就行了,完全没必要表现这么疯狂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