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3章分魂31
    那妇人好似很满意我的反应,笑道:“细伢子,你认识她么?”

    玛德,何止认识啊,我来这就是找她,只是,她怎么会成为这妇人的儿媳妇?

    等等…。

    儿媳妇?

    不对啊,倘若那马自清不是他们的儿子,这所谓的儿媳妇也就是不存在的,但,这妇人却说儿媳妇,难道是在暗示什么?

    念头至此,我立马明白过来,要是没猜错,她应该是暗指,照片上那女人是她女儿。

    唯有这样才能说的通。

    当下,我立马说:“不认识。”

    “不认识?”她一愣,好似没想到会这样说,在我脸上盯了好长一会儿,方才开口道:“既然不认识,想必是老妇弄错了。”

    我有些摸不准她的意思,便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马婶,您老儿子马叔叔已经死了,不知您打算怎样安排你儿媳妇。”

    我这样问,就是想知道她怎么安排陈天男媳妇。

    她一笑,“听天由命呗,她从哪里来,便送她到哪里去。”

    我一听,还是摸不准她意思,就准备再问,偏偏在这时候,那刘颀领着五六名警察过来了,一见我,那刘颀笑了笑,直接朝身后那些警察挥了挥手,“带回去调查!”

    本以为那妇人会反抗,哪里晓得,她不但没反抗,相反,她还非常配合警察,直挺挺地将手臂伸了出来,笑眯眯的看着我,“细伢子,中国有句老话,叫恩怨循环,今日你种了这颗仇恨的种子,它日,这颗种子长成了森天大树,便是你得到的报应的时候。”

    我有些不明白她意思,还以为她在说胡话,就说:“先管好你自己再说!”

    她笑了笑,也不再说话,眼睛却一直盯着我看,盯得我有些发毛。

    很快,刘颀将那妇人押上警车,我则麻木地站在锁店门口,直觉告诉我,马锁匠绝对就在这附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不到他人。

    那刘颀见我脸色不对,就问我:“陈九,看你心绪不宁的,是不是在担心什么?”

    我嗯了一声,“还有个马锁匠没抓着,总觉得会出事,对了,刚才那妇人,你们能给她定罪么?”

    他想了想,解释道:“光凭你们刚才的对话,恐怕无法定罪,最多时拘留她四十八个小时,当然,若是查到她跟制毒窝点有关,她这辈子估计也不长了。”

    我哦了一声,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隐约觉得刘颀他们不能将那妇人定罪,至于原因,很简单,刚才那妇人的表情一丝害怕都没有,显然是胸有成竹,否则,她绝对不会如此配合。

    玛德,她到底有什么凭仗。

    想了一下,我实在是想不明白,索性也懒得想,便打算去附近转转,顺便找找马锁匠,而那刘颀说,他回警局有事,不能陪我一起找了。

    离开之前,他再次招呼我晚上一起吃饭。

    待他离开后,我一个人在附近转了接近两小时,任何发现都没有,反倒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我看,每次回头,那双眼睛又会消失。

    这让我差点没抓狂,又转了一会儿,大概是傍晚6点半的样子,刘颀的电话来了,说是一起吃饭,他选择的酒店,有点奢侈,是一家星级酒店,用他的话来说,他活了一辈子,就属这次长脸,必须奢侈一次。

    按照我的想法是一个人去,但刘颀一而再的招呼我,让我务必要带上我边上那个小女朋友颜瑜。

    我再三跟他解释,我跟颜瑜只是朋友关系,他死活不信,说到最后,他干脆来了一句,“陈九,还拿我当你哥哥,就把你那小女朋友带来,否则,别怪我跟你翻脸。”

    对于刘颀的坚持,我实在想不明白,以他以往的性格,我说不带,他绝对不会这样坚持,但这次,他偏偏这样坚持了。

    带着满腹疑惑,我给颜瑜打了一个电话,大致上跟她说了一下吃饭的事,又告诉她,我等会回去要换衣服,毕竟是去星级酒店,总要穿的人模狗样对吧!

    当我回到旅馆时,时间是晚上7点,那颜瑜正坐在我房内等我,一见我,她先是问了一句,有啥收获没,我摇了摇头,也没再说话,径直走进房间,就准备换衣服。

    那颜瑜凑了过来,“陈八仙,我给你买了一套衣服,你换上试试。”

    说话间,她像变戏法般的扔出来一套蓝色西服。

    我想也没想,直接换上西服,主要是我平常都是运动装,像这种西服几乎没买。

    换好衣服,我又洗了一把脸,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就准备出门。

    就在我出门的一瞬间,我感觉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皱了皱眉头,扭头朝房内看了过去,总感觉房内好似多了一些什么东西。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朝房内走了进去,那颜瑜问我干吗呢。

    我让她等我一下,大步踏进房内,四处瞄了瞄,没啥异常,难道是我感觉错了?

    有些事情说起来也是巧的很,我本来已经想出门了,偏偏在这时候,洗手间的位置传来一道咔嚓的清脆声。

    我想也没想,立马朝厕所跑了过去,定晴一看,没异象,再一看,又觉得洗手间有些不对劲,具体是哪不对劲却说不出来。

    玛德,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皱了皱眉头,从入行以来,这种异样感很少在我身上出现,可,自从进了鬼楼后,这种感觉一而再的出现,第一次是在鬼楼时,我感觉被人撞了一下,第二次是我跟颜瑜打算上27层时,又被人撞了一下,第三次也就是刚才,又被撞了一下!

    若说一次是错觉,两次是错觉,第三次再是错觉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当下,我在洗手间内盯了好长一会儿时间,失望的是,没有任何发现。

    “陈八仙,你快点啊!”那颜瑜在门口催了一句。

    我嗯了一声,正准备走,陡然,一道咔嚓声再次想了起来。

    这次,那声音离我特别近,寻声看去,就发现这声音来自洗手间的一面镜子,定晴一看,那镜子裂开一道缝隙,渐渐地那缝隙越来越大。

    紧接着,只听到哗啦一声响,那镜子应声而碎,玻璃碎片朝我砸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