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2章分魂30
    那颜瑜听我这么一说,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陈八仙,在你眼里,我是怕死的人么?”

    我很想回一句,是。

    但,她接下来的一句,却令我将到嘴边的话,活生生的咽了下去,她说:“就在下楼时,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我先前可能是真中邪了,可,奇怪的是,那种中邪有点奇怪,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也能感觉到你对我做的事,脑子里还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些事。”

    “多了什么?”我连忙问。

    “我看到一间房子,里面摆了一条长型的桌子,边上坐了坐了**个人,马锁匠的媳妇坐在最上面,马锁匠坐在第二排,那马自清坐在最下面,还有一人,有点眼熟,那人跟马自清坐在一起。”

    说着,她脸色巨变,惊呼道:“我想起来了,那人就是2804室照片上那人。”

    听着这话,我心里咯噔一声,按照我的想法,马自清只是小喽喽,真正的头目很有可能是马锁匠,而现在听颜瑜这么一说,很有可能真正的头目是马锁匠的媳妇,也就是那个看上去比较胖的妇人。

    “你是什么时候看到的这画面?”我立马问了一句。

    她想了一下,“先前中邪时看到的,我以为自己在演中邪,实则是我已经中邪了,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嗯了一声,沉声道:“颜姐,你也看到了,这事挺大,你最好别牵扯进来,尽早脱身,等搞定这事,我一定随你去香港!”

    “不行!”她摇了摇头,“陈八仙,你休想就这样甩开我,反正我是跟定你了,你去哪,我去哪!”

    “为什么啊!”我疑惑道。

    “我中邪时,你不嫌弃我嘴脏,亲了我,我要跳楼时,你不顾自身安全救了我,先前在天台时,我…,你又把衣服给我…,我…。”她红着脸说。

    我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大姐,在天台时,您老可不是这样说啊,把我骂的那个狠啊!差点没骂到祖上十八代去!”

    她尴尬的笑了笑,也不说话,死死地拽住我。

    见此,我特么也是醉了,这女人莫不是看上我了吧!

    不行!我已经欠了感情债,不能再招惹感情了。

    当下,我一把打开她手臂,脸色也沉了下去,“行了,别废话了,赶紧回旅馆,否则,别怪我了!”

    那颜瑜显然没想到我的变化会这么大,诧异地盯着我,足足过了好长时间,她才依依不舍地朝旅馆那个方向走了过去,临走时,一而再的招呼我,吃晚饭一定要带上她。

    我现在只想着她早点走,自然不会拒绝她,就同意下来。

    待她离开后,我径直朝马锁匠的店铺走了过去,令我诧异的是,锁店居然没关门,那妇人正坐在店门口,一双眼睛贼溜溜地盯着过往的人。

    一见我,她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这表情仅仅是一闪即逝,旋即,又被她很好的掩饰下去了,笑道:“细伢子,咋你一个人回来了,我们家老头呢!”

    我冷笑一声,玛德,若不是刚才看到她脸色沉了一下,我很有可能会上当,会当作她真的不知道,但现在么。

    呵呵!

    我冷笑连连,朝她走了过去,故作疲惫道:“不清楚,我下来时,马锁匠就不见了,对了,马婶,怎么会来那么多警察,还有那27、28、29楼怎么会有人啊!”

    说这话的时候,我在她边上坐了下去,顺手捞起一个一次性杯子,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继续道:“马婶,听刚才那些警察说,那三层楼是制毒窝点,这事会不会牵扯到马锁匠。”

    她笑了笑,罢手道:“我们家老头,也就是一个开锁匠,哪里会牵扯到毒品上面。”

    玛德,装得挺像的。

    我暗骂一句,不动声息道:“可,我刚才在上面看到马叔叔也在其中,你们不是马叔叔的父母么,他制毒,你们不知道吗?”

    我这话已经算是将话点明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那妇人深叹一口气,“都说儿大不由娘,艾,这些年我以为他做房地长赚到钱了,没想到这个天杀的居然跑去制毒,叫警察抓了好,免得毒害世人。”

    说这话的时候,那妇人的表情当真是惟妙惟肖,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看到这里,我又试探性地说了一句,“马婶,刚才那些警察问我话了,我已经告诉他们,你与马叔叔的关系了。”

    我说这话有两层意思,一是暗示那妇人,别想着对我不利,那些警察就在我后面,二是想看看那妇人的反应,想看她到底能演到什么时候。

    说完这话,我手里塞进口袋,熟练地摁了一下通话键,要是没出错,这电话应该是打给了刘颀。

    那妇人好似听出我的言外之意,笑道:“现在不比旧社会了,旧社会是一人犯法,牵扯全家,现在的社会,就算是儿子犯法,恐怕也牵扯不到父母,细伢子,你觉得呢?”

    “那是,的确不会牵扯到父母,只是,父母恐怕难免要到警局做份口供吧!”我笑了笑,继续道。

    “作为一名合法公民,这个自然。”她微微一笑,手头上开始摸索起来。

    我以为她要对我不利,警惕地盯着她,丝毫不敢松懈!

    令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掏出一张照片在我面前扬了扬,“细伢子,老妇上了年龄,眼睛有些便利了,你帮我看看这照片上是不是我儿媳。”

    一见照片,我松了一口气,接过照片一看,瞳孔陡然放大,这…这…这怎么回事,怎么会是她。

    当下,我颤音道:“你确定她是你儿媳妇?”

    她一笑,“老妇上了年纪,眼睛不便利,可心里却跟明镜似得,难道还能拿错照片不成,倒是你,还没告诉我,照片上那人是不是我儿媳妇呢!”

    我紧了紧手中的照片,我一直在疑惑,陈天男媳妇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杀人,直到看见这照片,我才明白过来,她不是特意跑来这里,而是回家,算是真正意义的回家。

    原因在于,这照片的女子正是陈天男媳妇。

    玛德,怎么会这样啊!!!

    我内心不停地狂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