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1章分魂29
    一听这话,我特么也是无语了,不过考虑她一个女孩子,就这样走出去,肯定是不行的。

    无奈之下,只好让她转过去,好在我里面还有一条四角裤,否则,打死我也不会这样干。

    很快,我将裤子丢给她,又给刘颀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下他下面的情况,他的声音特别兴奋,说是抓到大鱼了,又问我咋没下来。

    对于他说的大鱼,我没啥兴趣,我更多的是在于自身凉飕飕的,就让他随便找个犯人剥条裤子来。

    他问我原因。

    这原因能说么?

    肯定不能说啊!就让他别问,赶紧弄套衣服上来,又招呼他只能一个人上来。

    那刘颀现在已经乐坏了,自然不会拒绝我,就说给他一分钟时间。

    大概等了一分钟的时间,那刘颀穿着一身制服走了上来,一见我,在我身上盯了很久,又瞥了我边上的颜瑜一眼,一副欲笑却不笑的表情,令我想揍他,特想。

    “陈九,你们这是?”那刘颀憋了一会儿,总算开口了。

    我瞪了他一眼,也没说话,就朝他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让他把衣物丢过来。

    哪里晓得,那刘颀好似没看到我的手势一般,打趣道:“不错啊,陈九,这才多久没见,又多了一个女人?”

    “别瞎说,这是我下一件丧事的主家,赶紧把衣物丢给我!”我瞪了他一眼。

    那刘颀一笑,一脸羡慕地看着我,“说实话,陈九,看着你,我就在想,要不要辞职去干抬棺匠算了,至少这美女缘不断呐!。”

    他这话一出,原本就红脸的颜瑜,脸色更红,一个劲地掐我后背!

    我特么又不能叫疼,只好不停地给刘颀脸色看。

    好在那刘颀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将手中的衣物朝我丢了过来,“陈九兄弟,等会陪哥哥去喝几杯怎样?”

    穿好衣物,我没心情在天台继续待下去,一边朝楼下走了过去,一边问他:“26楼那个马锁匠抓了没?”

    “什么马锁匠?”他一愣,“我们按照你的意思,直接从27楼,逐渐排查到29楼,好家伙,你猜这里面有多少人么,足足三百人。”

    说着,那刘颀越来越兴奋,“就连本市最大的老板,也就是景泰大厦那个老板也在其中,若不是在现场抓住他,恐怕想找他,还得费一番功夫,没想到老天都帮着我们,我们出现时,那家伙正在2804室。”

    我没理他,主要他说马锁匠不见了,这让我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马锁匠或许会是一个大麻烦。

    说话间,我已经出现在28楼,入眼全是警察,一个个手里拿着抢,地面蹲着一大票人,令我哭笑不得是,那些蹲在地面的人,脸上都涂了一些东西,若是大晚上忽然见到这一幕,会给人一种见鬼的感觉。

    要是没猜错,这群人之所以涂的像鬼,目的是吓得别人不敢靠近鬼楼,以此达到隐瞒的效果,也正好应了那句,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

    就在这时,一道愤怒声传了过来,“陈九,我就知道是你这杂碎在搞鬼!”

    循声一看,说话那人是马自清,他狰狞地盯着我,不停地狂叫,好似想将我活撕了一般。

    我冷笑一声,“马老板,还记得一个叫郭耀祖的人?”

    “郭耀祖?”他一愣,好似想到什么,厉声道:“你是说那个傻币胖子?”

    我没有理他,他果然认识郭胖子,正准备走,就听到马自清的狂笑声,“哈哈,你就是那个死胖子的兄弟,哈哈哈,老子在黄泉路上不寂寞了,陈九,我等你!黄泉路上咱们好好算账。”

    说话间,他猛地站起身,一把夺过他边上那警察的枪,就朝我开枪。

    好在刘颀在我边上,一见情况不对,立马掏枪,对着那马自清眉心就是连续三枪,三枪打在同一个地方,那马自清应声倒地,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倒下时,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嘴角有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陈九,你没事吧?”刘颀关系地问了一句。

    我摇了摇头,淡声说了一句没事,眼睛却一直盯着那马自清的尸体,他刚才那话什么意思,说到郭胖子时,他说在黄泉路上等我?他这话是指他会杀了我,还是指郭胖子会杀我?

    我死劲晃了晃脑袋,肯定是前者,毕竟,他说完这话,便从警察手里抢枪了。

    当下,我朝那马自清的尸体走了过去,边上两名警察拦住我,说是外人不能靠近凶案现场,直到刘颀对那俩人说了几句话,他们才放我进去。

    刚靠近马自清的尸体,我表情一怔,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这马自清抢枪了不假,但是,他手指却没有放在扳机的位置,而是紧紧地握住枪,没有射杀我的意思。

    难道他那句话是指郭胖子会杀我?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可,眼前的事实摆在我面前,令我不得不多一份心。

    难道是郭胖子曾经对他说过什么?

    又或者说,郭胖子在吸毒的情况下,无意之中透露过什么?

    我在原地愣了好长一会儿,直到刘颀推了我几下,“陈九,你发什么愣啊,是不是被刚才那一幕吓到了?”

    我回过神来,罢了罢手,说了一句没事,便领着颜瑜径直朝楼下走了过去,那刘颀在后面喊了一声,“陈九,晚上一起吃个晚饭,记得带上你的小女朋友,不见不散呐!”

    我沉着脸直接下了楼,在路上时,那颜瑜好似发现我情况有点不对,就问我:“陈八仙,你到底怎么了,在天台就感觉你脸色有点不对劲。”

    “没事!”我淡声道,“对了,颜姐,你先回旅馆,我要去一趟锁店,总觉得这马锁匠在暗中观察我,我怕他会对你不利。”

    “不行!”她摇了摇头,“你朋友刚才还说,等会一起吃完饭,我哪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我没心情跟她开玩笑,就说:“颜姐,我没跟你开玩笑,这事牵扯面有点大,我不想让你陷入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