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0章分魂28
    听着马锁匠的话,我没有应声,极速跑到天台,那颜瑜跟先前一样,依靠在墙边,见我上来,她笑了笑,“陈八仙,你不会是打算真用童子尿淋我吧?”

    我想了想,心中有些拿不定主意,若说她是演戏的,可,先前那一幕幕,绝非能演出来的。

    若说她不是演戏,可,现在的颜瑜看上去又跟平常没啥差别。

    一时之间,我盯着她,也没说话。

    那颜瑜见我盯着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陈八仙,我发现你这人很有趣耶,我们好歹也相处大半个月了吧,你难道还不了解我?”

    我有些意动,正是跟她相处了大半个月,才怀疑她,平常的颜瑜给人一副楚楚动人的感觉,而现在颜瑜虽说也给人这种感觉,但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劲,我却是说不出来。

    权衡一番后,我也顾不上那么多,就打算把童子尿泼到她身上去,毕竟,童子尿不同于其它东西,对一些脏东西有很强的克制作用,如果颜瑜真是演戏的,大不了事后补偿她一下。

    如果不是演戏,这童子尿能将她身上的脏东西赶走。

    没有任何犹豫,我举起童子尿朝颜瑜缓步走了过去。

    “陈八仙!”那颜瑜脸色巨变,死死地盯着我,“你要是敢泼,我跟你绝交!”

    “对不起了!”我沉着脸说了一句,手中的童子尿猛地朝她泼了过去。

    那童子尿刚泼到颜瑜身上,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咋回事,她尖叫一声,双眼瞪得大而圆,脸色在这一刻变得惨白一片,没有任何血色,整个人直挺挺地倒了下来。

    见此,我暗骂一句,果真有脏东西,一个箭步走了过去,一把扶住她。

    大概过了三分钟的样子,那颜瑜悠悠醒过来,微微蹙眉,“怎么这么臭。”

    说完,她好似反应过来,尖叫一声,“陈八仙,你个大流氓,抱着我干吗,是不是想对我图谋不轨,是不是贪图我的美色,我就知道你是色狼,天呐,我怎么会跟你这种人…”(此处省略五百字)

    那颜瑜自问自答地说了足足三四分钟,语速方才慢了下来。

    我特么也是醉了,这女人绝对是话痨,一旦触到她某个点,说起话来就是没完没了。

    “大姐,你听我解释行不!”我无奈道。

    “你肯定会说,你是为了救我,然而趁机擦油,我的天呐,陈八仙,你简直就是禽兽,我可是你小姨子介绍的人,你怎么下得了手啊,你…”(此处再省略五百字!)

    我不想理她,特不想,玛德,什么人啊,第一次遇到这么极品的女人。

    当下,我站起身,也懒得搭理她,掏出烟,点燃,吸了一口,又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离3点仅剩十分钟的时间,想必刘颀应该快到了,而我也该走了。

    毕竟,我来这是为了陈天男媳妇的事,至于这鬼楼,算是意外之喜吧!

    我抽烟这会功夫,那颜瑜嘴巴一直没听,一直在那唠叨着,我大致的听了一下,她说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愣是没一个重复的字眼,大致上是说我衣冠禽兽之类的话。

    听到最后,我实在是听不进去了,玛德,第一次被一个女人骂这么惨,沉声道:“大姐,你要是觉得我侵犯了你,你特么自己脱掉裤子,检查下!”

    这话一出,那颜瑜算是反了天,不但嘴巴不停歇,手头上也开始动起来,死死拽住我衣袖,就说:“你是不是想让我脱掉裤子,然后…然后…。”

    玛德,这女人的思想太特么天马行空了。

    我有种想揍她的冲动,这特么就是一个泼妇啊,我怎么会答应帮这种人帮丧事。

    就在这时,我手机响了起来,掏出一看,是刘颀的电话,我连忙沉着脸对颜瑜说,“别闹了,该办正事了。”

    那颜瑜回过神来,特别不情愿地松开我衣袖,眼神中满是威胁之意,大有秋后算账的意思。

    我也没理她,摁了一下接听键,就听到刘颀的声音传了过来,“陈九,你现在在哪个位置,我领着一票兄弟在鬼楼楼下,另外,这次市局也来了数百名警察,若是没找到制毒窝点,恐怕你我都会招惹官司。”

    若是以前,我肯定不敢确定,但现在,我信心十足,就说:“上来吧!重点是2804室,对了,我跟我朋友在天台,27、28、29三层的门没锁,你们速度最好快点,别让他们有逃跑的机会!”

    那刘颀也没说话,直接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那颜瑜朝我看了过来,好似想找我说话,在看到我脸色不对后,也没开口。

    我哪里不明白她意思,估计是觉得一身臭味,没脸见人,让我给她想办法。

    当下,我将身上的衣物脱了下来,递给她,“擦擦,实在不行,那边有面墙壁,你换上我身上的衣服,应该能减少身上的异味。”

    “那你呢?”她瞥了我一眼,诧异道。

    “没事,我一个大老爷们光着膀子也没啥。”我随意的罢了罢手。

    她哦了一声,眼睛在我胸口盯了一会儿,转身朝另一边走了过去,应该是去换衣服了。

    待她走后,我下意识看了看胸口,这里有个纹身,像是燕子,当初在万名塔时留下的,而苏梦珂胸口的位置,同样有这么一个纹身。

    一想到苏梦珂,我心里隐隐作痛,若说入行接近三年时间,最后悔的是什么事,苏梦珂的事当排第一,那是我一辈子的痛,如果有得选择,我宁愿当初死的是自己。

    “梦珂,你是真的死了,还是附身了。”

    我嘀咕一句,紧了紧拳头,不由思绪飘远,眼角隐约有些湿润。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颜瑜已经换好衣服走了出来,令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只穿了一件衣服就走了出来,身下空荡荡的,好在我那衣服足够长,刚好掩盖到她大腿的位置。

    一见我,她脸色绯红,支吾道:“我…我…我那个是连衣裙,不…不能穿了,你能不能把裤子也脱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